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深渊报亭 > 第八十九章 长舌为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哑—哑——”

  “哑—哑哑——”

  黑暗中,一只通体黝黑的乌鸦凄凉的叫着,它被关在鸟笼里,尽力的扑闪着翅膀。

  但是,它似乎并不想出去,只是想借用自己嘶哑的嗓音来阐述些什么。

  …………

  家中,

  周成晔凝望着对面的女人,二者中间相隔不远,但却有一条难以逾越的桥锁,

  长长的,红红的。

  对面女人身形僵硬,淡薄的魂体正在悄然逝去,

  她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咧着大嘴,眼神空洞的盯着面前这不知名的长舌断桥。

  不知过了多久,

  周成晔开口了,

  口袋里的深渊令牌突然飞了出来,停在身前,他嘴唇微动,轻声道,

  “你想……留在深渊吗?”

  女人耷拉着脑袋,惨败的脸上居然罕见的浮现出一抹血色,

  尽管稍纵即逝,但就是这一瞬间,从她的嘴巴里居然磕磕巴巴的传出了两个字,

  “深……渊……”

  她重复一遍,然后随着血色消失,阻隔在两人之间的长舌仿佛收到了某种讯号,一层层的黑雾浮在了上空,

  女人停滞的身形动了,

  原本被单怀用丧魂棒打的即将魂飞魄散的灵体已经渐渐的从黑雾中找回了许多,就像是一颗即将萎缩的种子从地里疯狂的摄取着养分。

  “你愿意,留在深渊吗?”

  周成晔又问了一遍,漆黑的双眸凝视着长舌上的深渊,越来越多的雾气在黑夜中横行,最后大部分全都变成了女人的养料。

  这一幕,

  煞是诡异。

  站在一旁的单怀早已经收起了武器,依靠在门边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

  说出来可能不信,

  长舌,

  这个因为完成第二次深渊报亭任务所给的奖励,

  这个得到后一直不知道该如何使用的技能,

  它的具体作用,

  其实,

  是周成晔在某一天早上,做梦时梦到的。

  虽然很奇怪,但事实就是如此。

  就像耳语一样玄幻,长舌的用途更加不可思议。

  在梦里,

  他梦到了一个画面,

  一个看不清容貌的身影,面前悬浮着深渊令牌,而在他的正对面,是一只鬼,中间与之阻隔的,正是长舌,

  那画面,

  就和现在一样。

  之后,

  那只鬼走过了红地毯一般的长舌,身影融进了深渊令牌当中,

  而最后的最后,被收进令牌里的鬼魂,则永远陷入了深渊。

  不是魂飞魄散,也不是死亡,

  他只是,

  归属了深渊,

  就像是,成了深渊里的一个门神,又或是更像一个员工?

  回到现实,

  此刻,

  周成晔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前方,

  “你愿意,留在深渊么……”

  不知道是第几遍发问了,那女人的脸上,终于又一次的闪过一抹血红,从嘴角一直渗透到眉梢。

  女人的眼睛清明了许多,她抬起脑袋,与周成晔四目相对,

  “愿,愿……意……”

  磕磕绊绊的说出两个字后,女人又陷入了无意识状态。

  不过,不同的是,这已是她同意过后的了。

  长舌为引,一缕黑色的雾气从令牌直抵面前,吸引着她向前走。

  女人无视了周围的环境,虚幻的身形此时也恢复到了再开始模样。她飘在空中,游荡着……

  这种感觉,就像是死后踏入黄泉路时所看到的景象,一排排的灵魂,井然有序的肩并肩前行。

  还好,与之不同的是,现在的这条路很短,周成晔与女人之间,仅有两三米……

  女人走得很慢,

  简直和最开始扑向周成晔时的速度天差地别,

  足足用了七八分钟,她来到了周成晔的面前,一人一鬼之间,只相隔着那枚深渊令牌。

  “多言多语,搬弄是非,舌作路引,眼为门扉。”

  念词完毕,

  长舌铺路化为引子,

  渡魂,渡人,

  随着最后一字落下,

  一时间,

  雾气消散,

  云开雨霁。

  刚刚还阴森恐怖潮湿阴冷的环境,刹那间恢复如初。

  女人消失了,

  “啪”的一声,令牌掉在了地上。

  周成晔舔了舔嘴唇,并未感觉到不适,他把令牌捡起来,在黑暗中利用自己强大的视力翻来复起看个不停,

  好像和之前没什么区别。

  令牌还是那个令牌,卧室也还是那个卧室,

  床也没变,床上的东西也没变,

  唯一变的,恐怕就是外面的天气了。

  雨渐小了,

  从子时起的倾盆大作,到现在的淅淅沥沥,

  也才,

  过去了一刻钟而已。

  周成晔把令牌揣进口袋,抬头望着天花板,发呆……

  “啧,没想到你居然有两把刷子。”

  刚恢复平静的空气中突然响起了单怀的声音,他靠在门边,表情戏谑的盯着他,问道,“你既然都学会了长舌,为什么还要找我来帮忙呢?”

  周成晔看了看他,心想那当然是因为自己第一次正面与鬼交锋,没把握啊。只不过一想到这家伙令人反感的笑容,还是忍不住道,“双保险而已。”

  “哦,这样啊……”

  单怀笑着,也不知道有没有看穿他的想法。只双手抱在胸前,无奈的摇摇头道,

  “那好吧,看在你照顾我生意的份上,这个忙也就帮了。但是……”

  他话锋一转,道,“但是我有个要求,你也要帮我一个忙。”

  嗯?

  昨天在花鸟鱼虫店的时候这家伙根本没提过这件事啊。

  很明显,这是临时起的念头,

  想必,

  是与自己的长舌有关吧?

  如此想着,周成晔蹙起眉头,轻声道,“这是另外的价钱。”

  “另外的价钱?”单怀一阵错愕,哈哈笑了两声,叹口气道,“你就不怕以后还有事求我?”

  以后吗……

  尽管不想承认,但他说的确实没错。

  人家可是大名鼎鼎的白无常啊,和他讲条件,属实不那么理智。

  “说吧,帮你什么。”周成晔有些不情愿的问道。

  “还没想好,以后告诉你。”

  这算什么?

  提前预支一份空头支票吗?

  真是打的好算盘。

  虽然内心有无数的吐槽,可毕竟拿人家手短,他也只能硬接下来。

  为此,周成晔也只能保证,以后如果遇到自己能够解决的麻烦,还是别去找这家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