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暖君 > 第80章 行走在路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车子走的不快不慢。

    正午前后,车子停在一处已经清空了的路边小脚店外。

    “你去洗洗,换换衣服。”谢泽看着李苒道。

    李苒嗯了一声,下了车,站在旁边,看着两个护卫卸下马,将车往前放倒,搭上两块板子,白虎慢吞吞站起来,慢吞吞下了车,和谢泽一起,沿着草盛花艳的小路,走的极慢,时不时停下来,用头蹭着谢泽。

    几个虎侍,从脚店里端出来肉沫肉汤,以及剁碎的新鲜鸡肉,等在脚店外。

    李苒看了一会儿,进了脚店,周娥指了指脚店一角,现围出来的一个小小帷幔间,“衣服也放进去了。”

    李苒进去,里面热水帕子澡豆,摆放的十分齐全妥当。

    李苒动作很快,匆匆洗了,连头发也洗干净了,换了衣服,将头发擦到不滴水,抓着金钗发绳等出来。

    谢泽正蹲在脚店门口,托着那盆肉沫肉汤喂白虎。

    白虎趴在地上,缓慢的伸出舌头,舔上一口,片刻,看看谢泽,再舔上一口。

    李苒站在脚店门里,看的心酸,白虎吃这肉汤,不是为了要吃,而是为了不让谢泽难过吧。

    谢泽喂好白虎,站起来,净了手,踏进脚店门槛,站住,从李苒那条松花绿的裙子,看到她满头散乱的湿发,再看了一遍,一脸无奈,“先吃饭吧。”

    脚店中间那张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龙井虾仁,烤羊肉,炒青菜,凉拌野菜,以及两碗鸡汤馄饨。

    谢泽吃的不快,时不时看一眼趴在脚店门口的白虎。

    李苒一边吃,一边看看着心不在焉吃着馄饨的谢泽,那几样菜,他一动没动,他没动,她也没动。

    吃好饭,谢泽蹲在白虎旁边,抚着白虎的头,和它说了好一会儿话,白虎站起来,慢吞吞上了车。

    李苒照旧坐在谢泽另一边。

    夏日正午,李苒的头发干的很快,好在,她这一头头发实在是好,乌黑柔顺,就那么散乱着,也没有太多披头散发的狼狈观感。

    这样散着,迎面的风吹过头发,李苒倒觉得比梳的紧紧的,插上这个簪那个钗时,舒服自在多了。

    谢泽侧头看着李苒散落在后背的长发。

    李苒顺着他的目光,斜瞥着自己的头发,伸手拎起一缕,看了看,放下头发,将刚才顺手塞进袖管的什么金钗发绳一大把东西,一样样摸出来,放在面前,挑了根发绳,抬手拢起头发,准备捆起来。

    谢泽想着她上回对着溪水,用茅草把头发捆的没法看的样子,叹了口气,用手里的梳子敲了下李苒正拢着头发的手,挪了挪,正要给她梳头,看了眼手里的梳子,再叹了口气,抬头看向周娥。

    周娥骑在马上,就是信马由缰的状态,时不时斜一眼大车上的两人,谢泽看向她,正好迎上周娥斜瞥过来的目光。

    周娥迎着谢泽那明显有事儿的目光,莫名其妙,低头看了眼自己,再顺着谢泽的目光左看右看。

    怎么了?他看她干什么?

    好在紧挨周娥的石南是个明白人,立刻一鞭梢甩上侧前的小厮后背,迎着小厮的目光,用口型说了梳子两个字。

    周娥看不到石南的脸,就看到小厮扔了个什么过来,石南接住,拨马欠身,递到谢泽手里,周娥盯着谢泽的手,看着他接过,在手里转了下,这才看清楚,那是一把牛角梳子。

    周娥呆了一瞬,眨巴着眼,自己和自己噢了一声。

    敢情,那一眼是跟她要梳子。

    她早说过,她不会侍候人!

    就不能说句话么?

    周娥同情的斜看着石南,她头一回觉得,侍候人这事,特别是侍候像车上这样的,比打仗难多了。

    谢泽用梳子再捅了下大瞪着双眼看着他的李苒,示意她转过去,用梳子慢慢给她梳透了头发,对着李苒那满头乌亮,十分头痛。

    他也不会梳头,他只见过他们编马尾和马鬃毛。

    谢泽拧眉仔细想了想他看到过的那些马尾和鬃毛的编法,再次叹了口气,放下梳子,两只手抓起李苒的头发,左一下右一下,拧了一段出来,拧眉斜看着,一脸不忍,实在难看,还是换一种吧。

    谢泽松开李苒的头发,再分成三缕,拧了一段,还是难看。

    试了三四回,分成三缕,编成辫子,谢泽看了看,再上身往后,离远些看了看,叹了口气,还是难看,不过比起前面几种,还算强了点,就这样吧,他已经技穷了。

    谢泽编了一回,手熟练了,松开头发,梳顺滑了,再编出来,那条发辫,就十分象样了。

    谢泽仔细看了看,还算满意,伸手点了点李苒手里那根发绳,李苒递上发绳,谢泽用发绳仔细缠紧系住,再看了看,舒了口气。

    李苒将辫子拎到前面,看了看,眉开眼笑。

    他竟然会编辫子,还编的这样好!

    周娥不错眼的看着谢泽从梳头,到照他们编马尾马鬃的法子,折腾李苒那一头头发,看的眼睛一点点瞪大。

    石南不敢象周娥那样不错眼的瞪着,端端正正骑在马上,神情严肃,面朝前方,只用力斜着眼珠,用眼角余光斜看过去,只斜的眼珠都酸了。

    谢泽再次审视了一遍李苒的辫子,不满意,可也只能这样了。

    谢泽将梳子递给石南,又示意李苒,将她面前那根金钗和其它几件东西,也收起来交给石南,挪过去些坐的舒服些,慢慢抚着似有似无的呼噜着,似睡非睡的白虎。

    远处的山林一点点向他们靠近,炙热的太阳一点点坠落下去,一阵阵山风带着越来越明显的凉意,扑面过来。

    李苒的目光从远山,看回到身边的谢泽,和那只白虎,满足的叹了口气,要是时间就此凝固,从此定格在这里,那是多么美好的收梢。

    “我头一次遇到它的时候,它只有这么大,我还以为它是一只猫。”

    谢泽轻轻抚着白虎,目无焦距的看着远方的山林,轻缓的声音透着酸楚。

    “嗯。”李苒曲起一条腿,抵着下巴,侧头看着谢泽。

    “那时候,它这里烂了一大块。”

    谢泽低头,抚着白虎的前腿,示意给李苒。

    “又脏又瘦,一瘸一拐,走到我面前,仰头看着我,象只小猫那样冲我叫,一边叫,一边往我怀里钻,我当时,真以为它是一只猫。

    我把它抱起来,它身上很凉,冷的发抖,我把它抱在怀里,它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谢泽温柔的抚着白虎的腿,沉默了良久,才接着道:“那时候,很乱,到处都是死人,活人比死人更可怕。我抱着它,我吃树上的野果子,找新鲜的人肉,割下来喂它。”

    李苒低低叹了一声。

    她经历过的,是人世间的艰难,而他,这是游走在地狱之中。

    “它的伤好的很快,有一天,它找到了一窝小兔子,一共八只,每一只都是巴掌大,它吃了四只,我生了火,烤着吃了四只。

    那是我们俩头一次猎到活物。

    后来,它越来越强壮,我也是。

    它聪明极了,我说什么,它都能懂,我们两个一起打猎,从未失手过。”

    谢泽的话顿住,眼睛微眯,好一会儿,才接着道:“我们经常伏击落单的散兵游勇,它最喜欢这样的伏击,我也是。

    它很喜欢吃人肉,强壮的腱子肉。”

    谢泽声音冷冷,透着阴森的寒气。

    李苒下意识的往谢泽身边靠了靠,伸手指抓住他的衣袖。

    “你遇到皇上……也是伏击么?”李苒看着谢泽抚着白虎的细长有力的手指。

    “嗯,那一次,它受了伤,在这里。”谢泽准确的摸到白虎肩上的一块疤痕。

    这会儿的白虎,毛发稀疏到已经盖不住那块疤痕了。

    “周娥用刀刺的。”谢泽侧头,斜睨了周娥一眼。

    “呃。”李苒也看向周娥。

    周娥摊着手,迎着谢泽斜过去的目光,一脸无语,就因为这一刀,刚开始,她有将近一年不敢让他看到她。

    这都过去十几年了,他还记得这么清楚!

    唉,也是,这虎就要归老了。

    “周将军这么厉害!”李苒看着周娥感叹道。

    “是我大意了。”谢泽的声音里透着愧疚。

    “那是第二回了,他俩头一回伏击我们,折了我们三个兄弟,就一眨眼的功夫,还……”

    周娥猛咳了一声,咳回还字后面的话。

    “幸好我们人多,又有几个老猎户,追了他们三天,设了陷阱,那一刀本来是能结果……咳,谢将军不要命的扑上去挡刀,我心一软,刀往回收,这里,被虎将军一爪子捋下来一块肉,这里,挨了谢将军一匕首。

    那一回,我是吃了大亏,不是占了便宜!”

    周娥重重咬着吃了大亏几个字,这话,她早就想跟谢将军说道说道了。

    明明是她吃了大亏,他们吃了大亏,怎么反倒像是她亏欠了他和白虎?

    就因为他长的好看?嗯,就因为他长的好看!

    周娥这么一想,顿时觉得心气平和了,当时,她那一刀硬生生往回收,不就是看他实在太好看舍不得了么……

    唉,这人哪。

    谢泽斜睨着周娥,哼了一声。

    “那时候,白虎已经长大了。”李苒想着那个时候的白虎,和谢泽。

    “嗯,那时候,它威风极了,它长大的很快……唉。”

    谢泽一声叹息里充满了难过不舍。

    它长大的太快,也老的太快了。

    “它今年多大了?虎能活多少年?”李苒看着白虎问道。

    “二十岁了,十五六年吧,那些虎侍这么说。”谢泽温柔的抚着白虎的头。

    “太短了。”李苒低低道。

    “嗯,它已经很长寿了,我不该难过,生死病死,人如此,万物皆如此。”

    “你今年多大了?”李苒侧头看着谢泽。

    谢泽斜着李苒,李苒迎着他的目光,默然看着他。

    “你想的太远了。”谢泽收回目光,哼了一声。

    谢泽不再说话,李苒也不说话。

    车子走的不紧不慢,夕阳落的不紧不慢。

    车子在一座小小的军驿前停下,几个虎侍象中午那样,卸下车子,白虎却趴在车上,不过抬了抬眼,一动没动。

    谢泽接过虎侍递过的碎肉和肉汤,送到白虎嘴边,白虎呼噜了几声,闭着眼睛,没睁眼,也没张嘴。

    谢泽站在车前,端着肉汤,呆呆看着白虎,好半天才慢慢吐出口气,将肉汤递给虎侍,慢慢走到驿站门口,刚要抬脚跨过门槛,却又顿住,呆了片刻,转身走到大车旁,重又坐到白虎身边。

    一直站在驿站门口看着的李苒,看向石南,“有包子么?”

    “有。”石南应声时,已经抬手示意小厮。

    小厮飞奔进去,托着一小筐包子出来,捧送给李苒。

    李苒端着那一小筐包子,走到车前,拉了拉谢泽的衣袖,将包子举到他面前。

    谢泽拿了只包子咬着,李苒也拿了一只慢慢咬。

    吃完包子,石南急忙上前,从李苒手里拿走小筐,递了碗粥给李苒,李苒将粥递给谢泽,自己再接过一碗,双手捧着,一口一口慢慢的喝。

    周娥已经吃好饭,站在驿站门口,手里转着马鞭,看着大车上一坐一站的两人,看了好一会儿,甩了下马鞭,背着手往自己那匹马过去。

    车子很快就再次启程。

    夜色一点点垂落下来,天黑透时,队伍最前面,点起了七八支火把。

    “睡一会儿吧。”谢泽从石南手里接过薄被,递给李苒。

    李苒接过抖开,裹在身上,侧身睡在谢泽旁边。

    谢泽一只手抚在白虎头上,听着耳边白虎的呼噜声,和李苒细缓的呼吸声,茫然看着远远的星空,心里塞满了说不清的情绪。

    李苒一觉醒来,周围还在一片黑暗中,车子还在不紧不慢的走着,周围山风飒飒,偶尔有几声狼嚎远远传来。

    李苒裹着薄被坐起来,揉了揉眼,看着前面那七八支火把,再看向谢泽,“什么时候了?”

    “寅初。”谢泽拉着薄被一只角,搭过李苒的肩膀。

    “你没睡?”李苒从谢泽看到白虎,白虎睁着眼,看起来比白天精神了不少。

    “嗯。”谢泽也看向白虎,抬手抚过白虎的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