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拖着倒数同桌上清华 > 第19章 chapter 1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施梦琪一下就慌了,她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事实上,就连这游戏都是她第一次玩。怎么办,她的身份被查出来了。

    难道就这样就会输了么?不行,这样的话江逐月也会被她连累在一起输掉。施梦琪的心中上演了一部年度大戏,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让其他人看不出倪端。

    现在还不到她发言,场上现在还剩下5个人,两狼三人类。她的那个狼人队友也是随便讲了两句糊弄过去,施梦琪也只好咬死了自己不是狼,说自己是无辜的平民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一个是江逐月,施梦琪心加快了速度,她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江逐月,江逐月玩游戏经验那么丰富,一定能救她的吧。

    终于到了江逐月开口,脸上写满了自信,虽然她特地回避目光没有看着施梦琪,但是施梦琪知道这自信的笑容是给她的。

    “我才是预言家,第一晚我就查了施梦琪,她是良民。昨晚我找到一只狼,就是吴岚。”说着,她指向了那个小个子女生。

    施梦琪心里忽然有一块大石头落下,在第一天大家刚睁眼的时候,她就向江逐月眨眼睛透露了狼人都是谁,现在果然用上了。

    “大家要是信我就投吴岚,她一死就能证明我的身份,如果她是狼人的话,希望今晚守卫能保护我,这样就能稳赢了。”江逐月这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骗过了所有人。

    最后的投票,被江逐月指认的狼得了三票,施梦琪一票,吴岚她只好弃权翻了身份,果然是狼人。

    今天夜里,只剩下施梦琪一个狼人了,她把白天的预言家杀掉。施梦琪知道,现在她和江逐月已经赢了。

    等在天亮的时候,只剩下施梦琪和江逐月和另一个平民,投票的时候,二人把那个平民一杀,游戏结果就出来了。

    “游戏结束,获胜者为恋人,施梦琪身份狼人,江逐月身份平民。”随着这个结果一公布,大家也开始闹腾起来。

    “什么!你居然是和狼人一伙的?”被江逐月骗了的可怜平民惊讶的指着她。这女生可是被骗的不轻。

    “我就说我是预言家你们怎么都不信呢?”爆预言家的女生气的跳起脚,明明她说的都是对的,可是根本没有人信。

    而江逐月则凑到了邢老四面前,把手肘搭在他的肩膀上,脸上似笑非笑:“小老弟,你这还挺有眼力价的?居然把我和施梦琪绑在一起了。”

    “老大,都不都是为了你么。”邢老四一脸讨好。

    江逐月伸出手,开玩笑啪的一下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说着玩玩你还真把我当老大了?”

    江逐月无论在武力还是气场上,基本把班里的男生吊着打,虽然她完全没有拉帮结派的心思,但是不小心多了个小老弟倒也是情理之中。

    施梦琪则在一边捂着嘴嗤嗤的笑。

    终于刚才输掉的人,去班长那里抽了真心话大冒险的惩罚。他们班里的人一个比一个坏,出的题全是大冒险,一个问题都没有。

    最后除了施梦琪和江逐月两个,其他人全员冒险,有的俯卧撑,有的青蛙跳,最倒霉的还有个人,在校门口跟过往的行人要电话号码。

    而江逐月终于准备开始庆祝独属于她和施梦琪之间的胜利。只见她拿出了一瓶刚才的RIO,拉开拉环递过去,“同桌,我们都赢了,庆祝一下嘛。”

    施梦琪也一会也是因为游戏的原因,心情起伏不止。江逐月的手就这样把这鸡尾酒饮料举在她面前。颜色鲜艳的罐体,看起来莫名的诱人。

    施梦琪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有些瑟缩的接到自己的手中。旁边江逐月一脸阴谋得逞的样子,得意的坏笑。

    施梦琪先凑过去用鼻子嗅了嗅,闻起来像是普通饮料的味道。她又探出舌尖,轻点了一下。清甜的葡萄味道,夹杂着爽口的气泡。一口下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还挺好喝的嘛,施梦琪把心放下了一半,似乎没尝出来什么酒精味,看起来确实度数不高的样子。

    可是施梦琪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她之前从来没有喝过酒,就算真有酒味她也尝不出来。

    等半瓶都被施梦琪喝光的时候,江逐月才反映过劲来,她赶忙把瓶子拿走,而施梦琪的脸已经有些发红了。

    只见她呆呆的睁大眼睛盯着江逐月,甚至还歪了个头。动作明显比平常慢了半拍,看上去呆萌呆萌地。

    江逐月看到这一幕,内心都在尖叫,她蹲在施梦琪面前,两只手一同捧住施梦琪的脸。

    而施梦琪完全没有平时死傲娇的样子,就这样看着她,还眨了眨眼,纤长的睫毛和娃娃一般的眼眸,简直是太犯规了。

    两个人“深情”对望了整整两分钟。终于刚才受到惩罚的同学全部回来,也准备开始新一局的游戏。

    上一局是施梦琪和江逐月赢了,这局的裁判应该从她们两人中间出,江逐月赶忙让施梦琪去念游戏流程,她这样迷迷糊糊脑子慢半拍,如果去玩游戏肯定会被发现。

    大家讨论了一番,确定把扩展包里的身份全部取消,大家都不是老手,弄那么多身份反而会头晕。

    “大家围成一圈坐好,游戏开始。首先领取自己的身份牌。”施梦琪清冷的音线响起,所有人乖乖的按顺序拿了身份牌。不得不说,施梦琪认真的做裁判时,一点表情没有,就像是个人工智能机器人。

    “天黑了请闭眼,狼人请睁眼。”江逐月卢小宇和邢老四一起睁开了眼,也不知道是不是臭味相投的缘分,几人竟然一齐成了狼人。

    只见几人指手画脚了一番,最终江逐月选择淘汰掉邢老四右手边的人,这样最后一个发言的是狼人,只要能说会道一点就能洗脱自己的怀疑。

    这天晚上女巫也选择不救不毒。天亮以后开始投票,这群村民竟然一同决定先把江逐月投出去。

    在玩游戏的这些人中,只有她经验最丰富,大家一致认为,就算是一群菜鸡互啄,也能不让江逐月带节奏。

    江逐月最后一句话也没说,就这样灰溜溜的被撵下了场,她从围成一圈的人中退了出来,给她们空出地方,她则挨着坐在施梦琪旁边围观起来。

    显而易见的,没有了江逐月,狼人组很快就败下阵来,这局也没有奇奇怪怪的身份牌,村民就这样获得了胜利。

    “狼人们去抽惩罚喽!”胜利的人群开始热热闹闹的起哄。江逐月用手撑地站起身,刚要去抽自己的惩罚,结果一只手把她拉住。

    施梦琪看着她笑,两只手合掌一齐把她的右手夹住,口中念念有词:“把我的运气分给你呀,祝你抽到简单的惩罚。”之后她松开了手,坐在原地等江逐月抽签回来。

    江逐月看着自己的右手有些失神,被施梦琪祝福过的手仿佛真被附上了欧气,有些隐隐发热,她走上前去,班长早已把抽签盒递在她面前,前桌的二人组已经抽过签了,现在只剩下她了。

    她把手伸到塑料袋了,无数的纸片在她手中划过,她本来还想找自己坐了记号的纸条,结果在纸条的海洋中完全找不到。

    她在纸条中摸来摸去有十几秒,班长都开始催她。忽然江逐月心中一动,她有一种预感就应该抽这个,她猛地抓住抽出来,把纸条展开。

    纸条上是完全陌生的字体,上面写着“亲吻在场的任意一人,要求碰嘴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