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把蚌精男友宠入怀 > 第12章 第十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玉汝溜回来迎面撞上了喻宥宥,刹那间空气好像弥漫着一股巨型的气压流,只是短短几秒,这种异样很快就消失了。

    “哎小汝。”喻宥宥把胳膊搭在许玉汝的脖子上,随意八卦了下:“我听说,你们公司的饶总要上山去拜访一位大师,这不正好跟我们下午要转移取录拍新景的是同一个地方吗?你是要跟我们公司一起去,还是跟你们饶总去?要不你去问问?”

    “哈?”许玉汝疑惑:“有这回事?”

    当然有这回事,是喻宥宥让姚满星给饶竹介绍的大师,他很想知道姚满星知道他是妖后会有什么反应,正好这有个现成的能替他试试。

    他眼睛一转:“我也不清楚,我从别人那听来的,你还是问问比较好,去辽山又没摄影机跟录,和一群人挤一一块,吵吵闹闹的,还不如跟自己老板身边清净。”

    就算喻宥宥说的都是真的,许玉汝也没用要跟上去的打算,他跟饶竹现在的关系,太客气太疏离,这时候他还刻意往前凑,那不就是故意讨饶竹嫌吗?

    可偏偏有些事情不是许玉汝可以左右的,没多久黎旭又找上门来了。

    “小汝,哥给你交代一个好的差事。”

    许玉汝:“……”

    他们都不如他了解饶竹,黎旭估计以为饶竹对他有意思,一个劲想把他推饶竹身上凑。

    在黎旭这老狐狸眼里看来,银河星途人气攒的再高,也不如抱住饶竹大腿有用。

    许玉汝欲哭无泪。

    ——————

    饶竹正准备出发,找出水箱把黑蝶贝装了进去。

    奇怪的是今日的黑蝶贝蚌口紧闭,蚌身也一动不动,比普通的蚌看起来还要安静,就跟没了生息一样。

    饶竹有点不安,这时候门铃响了,许玉汝后面背着特制的箱子站在门外。

    “怎么是你?”他叫的是公司里的司机跟他陪同,许玉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太阳还没有到最毒辣的时候,即便是这样,许玉汝脱离了蚌壳的保护,在太阳下面色惨白惨白一片。

    许玉汝手指抠着大门上的漆,不敢去看饶竹灼人的视线,他的感觉应该不会有错,饶竹对他人形身份不但不喜欢,还有些厌烦。

    “是黎大哥让我来的……”

    他声音轻如蚊子,尽量缩减自己的存在感。

    饶竹看着时间,现在换人也来不及了,他要在天黑之前上到辽山的寺庙。

    “你进来吧,黎旭有没有跟你说让你背点水?这是苦力活,受不住可以不用勉强。”

    饶竹带着许玉汝进到地下室装泉水的小水库,这些泉水都是饶竹让人从国外山上空运回来的,水质很好,专门用来养黑蝶贝。

    许玉汝趁着饶竹去找水勺的时候,捧了一把水偷偷喝了两口,甘甜又清新,被皲裂的口子也没那么难受了。

    原本饶竹是打算把箱子装的满满的,途中休息的时候可以把黑蝶贝浇灌几次,他看了眼皮肤苍白到透出血管的许玉汝,烦躁的把水减了一小半。

    回到池子边,许玉汝正准备把自己的蚌壳装进去——

    饶竹立即伸手抓住许玉汝的小爪子,拧眉道:“别碰,我自己来就好。”

    许玉汝的手背迅速泛红一片,饶竹猛然松开,他眼睛酸酸的,快要疼哭了,把手背放在唇边自己吹吹。

    饶竹也意识到自己反应太过了,语气生硬说:“你背装水的箱子就行,我这个箱子不用你碰。”

    饶竹把蚌轻放进去,又放了浅浅的水,把箱子盖的严严实实,确保太阳不会晒到黑蝶贝,这才准备启程。

    辽山上只有一座寺庙,正好建在山顶处,山路不太好走,有一半是爬梯子,剩下的一半要攀石,虽然没有危险,难度还是有的,很多人爬不到山顶就回去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越来越热,许玉汝感觉整个蚌都要被蒸发掉了,身上多处皲裂,那些汗水流在伤口上更疼。

    饶竹不怎么关心许玉汝,一路上都没发现什么,找了亭子歇脚后,把箱子放下来,又让许玉汝把箱子也打开,他捧起一把水淅淅沥沥的浇在黑蝶贝的蚌壳上。

    路过的几个游客都纷纷投来怪异的眼神。

    黑蝶贝已经一上午都没动静了,饶竹担忧的心急如焚,是不是昨天跟白蝶贝“打架”把自己也弄伤了?

    早知道他就不应该收姚满星送来的白蝶贝,把好好的小东西弄成这样。

    饶竹正要再浇一捧,许玉汝突然一头栽进了水箱里,把饶竹吓了一跳。

    “你!”

    许玉汝咕噜咕噜大灌几口,竟然是在喝水。

    饶竹气的不行,一把拎起许玉汝的后领,有点哭笑不得:“辽山有景区小卖部,你想喝水去店里买就是了,你把泉水喝了,我的蚌喝什么?”

    还是用这么吓人的喝水方式,头发跟汗液全碰到了泉水,水质都被污染了,这背来的一箱水也没什么用处了。

    许玉汝眼睛通红,忙解释:“饶总,你看这蚌都没有开壳,说明它不渴。”

    饶竹:“你又知道了?”

    “……”

    许玉汝委屈,现在需要水的是他,不是他的壳,在不泡点水,他要被晒蒸发了。

    他不管不顾的把手伸进水里,有丝丝皲裂的虎口得到滋润快速愈合。

    饶竹一看,提着一口气,要把许玉汝的手抓出来,才刚攥住许玉汝的手腕,掌心圈住的那团飞快陷进去又弹回到掌心。

    饶竹愕住,好软……怎么会有那么软的手?跟昨天在日料店碰到的一样。

    “算了。”饶竹松开:“你小心点,别呛到了自己。”

    许玉汝狂喜,吞了口唾沫,把手沾湿,用手去涂抹有伤口的地方。

    饶竹这才注意到,许玉汝的皮肤很多处都裂了,像是晒的太狠了一样,心想这人真是比女人还要娇,晒了会太阳就这样,多晒一会是不是要化了?

    他表情微动,给许玉汝递过手帕。

    手帕看得出来是昂贵的手工品,上面还纹绣有精致的青竹。

    许玉汝上次看到这条手帕的时候,还是饶竹看不下去,在台上拿出来给他擦眼泪用的。

    可他现在又没有哭,饶竹怎么又给他递手帕了?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四肢健全平安长到那么大的?”饶竹失笑。

    见许玉汝一动不动,饶竹自己把手帕浸泡在泉水里弄湿,叠成方块敷在饶竹伤口最明显的耳背上。

    刚被层层泉水渗入,许玉汝下意识舒服的低叫:“唔……”

    看到许玉汝露出无比满足的神色,饶竹尴尬的清咳两声,把手收回,让许玉汝自己按着。

    有那么舒服吗……

    饶竹见许玉汝一路上都不敢跟他说话的样子,语重心长道:“没有哪一个老板会不喜欢认真工作的员工,你好好工作,做好自己的本分。”

    许玉汝似懂非懂的点头。

    歇了会两人继续爬山,爬到山顶的时候许玉汝已经快要虚脱了。

    寺庙看起来跟普通烧香拜佛的地方没什么不同,进去后才发现,这里面居然一座佛像都没有,就算是再破旧的寺庙理应也是供佛的,这座寺庙建筑看起来并不陈旧。

    许玉汝没来过这种地方,走到一间禅房有股力无形的震住他,仿佛这扇禅门里面装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他有点头晕,这时候禅门主动打开,饶竹先进去,许玉汝紧跟在饶竹身后,那股力跟被饶竹破开了一样,让他好受了不少。

    饶竹双腿盘坐在蒲团上,许玉汝见状,也学着饶竹乖乖坐在一旁,手循规蹈矩的放在膝盖上面。

    迎面正在打坐的大师并没有跟所有寺庙里的和尚一样光头,雪白的长发随意披散,手里拿了串跟佛珠完全不同的珠子,容貌看起来才过三十出头。

    饶竹打开水箱,坦向大师的面前:“大师,我……”

    “不必多言。”空修抬手打断饶竹要说的话,手放在水箱口上面,脸色凝重道:“贫僧这里有祖传二十种不带重样的蚌肉菜谱,无论清蒸还是爆炒,施主喜欢的贫僧这里都有,建议搭配孜然粉或胡椒粉食用,味道更佳哦。”

    许玉汝瞪大了眼睛,小心脏都快要骤停了!

    他扑上去快速把水箱的盖子合上,手掌死死压在了盖子上面。

    一副彷徨失措的模样,饶竹要吃他?他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明明前天晚上还抱着他温柔的清洗蚌壳,这才不过两天功夫,这种宠爱就上升成了要吃爆炒还是清蒸了吗?

    饶竹嘴角抽了下,平缓道:“大师,我不是来问这个的。阿星应该有跟你打过招呼,一年前我听到这蚌会说话,这段时间一直都很介怀那天的事。”

    没能成功把菜谱推销出去的空修愁眉苦脸,随意用手里的珠子敲打了下水箱,问:“那施主是想求证,这蚌是什么来历?”

    饶竹湛蓝的眼眸微动。

    空修嘴里神神叨叨了句什么,故作高深:“施主心里已有答案,贫僧便不再好说什么。但有一点,有因必有果,这只蚌精来到你身边,必定有所图谋,贫僧建议施主还是让它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避免伤及心身。”

    许玉汝急了,这什么破大师,就会胡说一通。

    “你说的根本就是你自己凭空想出来的,压根就没有这回事!”许玉汝还真怕饶竹把他丢回海里,那他就再也找不到泉水喝了。

    空修摇摇头:“此言差矣,拾到田螺姑娘还会帮忙做饭做家务,这蚌精烟火气息那么淡,想必没做过吧?救只小狐狸还有美娇娘以身相许来报恩呢,这蚌精连生殖腺都没发育成熟,肯定还是个处子。”

    许玉汝听到后面,越听越离谱,头更晕乎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变得脸红耳热。

    空修又道:“施主又不欠这蚌的,难不成还得玩那套什么不求回报?该蚌如此不会做人,养了也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浪费金钱,不如施主看一眼贫僧祖传的菜谱,考虑一下研发新菜式?”

    不可以!!!许玉汝心里大喊,紧张的看向饶竹,要是饶竹真的要吃掉他,那他就、就连夜溜走,永远都不回来。

    原来精怪里面都有报恩这回事吗?他真的不知道有这个规矩啊。

    不知者无罪,等他们回去了,他也可以偷偷给饶竹做家务的。

    饶竹眼眸微动,启唇道:“我觉得有趣就养着,要是哪天真的跟大师说的那样会伤身心,我会考虑听取大师的建议把它送回去。”

    许玉汝要自闭了,眼睛红了一圈,他才不会伤害饶竹呢……

    现在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晚上走山路不安全,饶竹跟空修商量好在寺庙留宿。

    空修大方的腾出两间禅房:“199一晚,共398元,施主是要刷卡支付还是现金支付?”

    饶竹:“……微信。”

    空修扯出脖子的一根线,把二维码从领口里拿出来。

    付房费后,许玉汝先去了最近的禅房,另一间禅房比较远,要走到最拐角的地方才能到达。

    深夜,饶竹做了一个梦,有个模糊的身影背对着他,空气弥漫着清新的竹子叶味,那人肤色近看白如皎月,身形稍显削弱。

    梦里的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识,走上去从背后抱住了那满身都是竹子叶清新味的可人,柔弱无骨,好软好软。

    饶竹有点心猿意马,怀里的人却在这时转身看他,言行举止有丝怯懦,声音是青葱无比的少年音,对方似乎情绪很低落,带着哭腔,颤颤巍巍嗫嚅出两个字:“饶总……”

    !!!

    饶竹猛地惊醒!

    他下意识抬手做出往外推的动作,发现已经梦醒了。

    受到大师说的话有受影响,所以做了比较旖旎的梦他还能解释的通,可是梦到许玉汝是怎么回事?

    饶竹从床下来走到桌边倒了杯水喝,又去看水箱里面的黑蝶贝,本来白天还紧闭蚌壳的小东西,现在又露出斧足缓慢挪动了。

    他手指伸进去捏住那白嫩的斧足,确认黑蝶贝是精怪听得懂人话后,故意沉声逗弄:“大师说你生殖腺还没发育成熟,是个小朋友。话说回来,你生殖腺在哪个部位?不会被我戳坏了吧?”

    蚌壳边沿露出越来越多的蚌肉,把饶竹的指尖团团包裹住,讨好似的紧紧“咬”住饶竹的手不放。

    湿湿的软软的,带点微凉的触感全都聚集在了同一个部分。

    饶竹的心快要化了,食指去挠蚌肉,用这种方式去回应黑蝶贝的讨好。

    他就知道,小家伙肯定是听到了大师说的话,所以这会上赶着要抱他大腿了。

    饶竹挠了没一会,蚌肉随着池水的层层涟漪逐渐泛起绯红,紧接着分泌出大量黏液,他把食指收回的时候,离开水箱,能清楚的看到沾在指尖的黏液都能拉丝了。

    饶竹再看,黑蝶贝已经害臊的悄悄躲起来,还微张着蚌壳,像在胆怯的回望。

    他嘴角扬起弧度,这种奇奇怪怪的特征,真是……怪可爱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