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太虚化龙篇 > 第百十九章 景王与府尊的忌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御福地,东元境。

    庄氏商行。

    “公子,掌印府尊大人到了,不过……”

    “不过怎么?”

    “身边还有一人,但衣着华贵,气度不凡,与掌印府尊大人并肩而立,不像是随从。”

    “一并请进来罢。”

    庄冥这般应了声,偏头说道:“多备一副碗筷。”

    与掌印府尊大人一并前来的这位,显然不是寻常身份,也有入席的资格。

    ——

    陆合亲自来迎。

    封论老道亦是满意,点了点头,看向身侧的景王。

    景王殿下未敢自恃身份,低声道:“老师先请。”

    封论老道微微点头,也不推托,无论从年纪还是修为,其实他都高于景王,从身份上,太元宗道承长老,也非等闲之辈。

    只是,这毕竟是当朝皇子,楚帝嫡系血脉,他接任三府掌印府尊,也算大楚臣子,礼数上还是须得客套一下。

    ——

    庄冥已站在正堂之前,等侯来人。

    “封老。”

    “十三先生。”

    两人相对而立,各自施礼。

    而旁边那位景王殿下,也同样施了一礼。

    庄冥回礼,旋即问道:“这位是?”

    封论老道当即回应:“此为八皇子,景王殿下。”

    庄冥闻言,脸上露出惊讶神色,旋即露出敬色,行礼道:“原来是景王殿下,适才不知殿下身份,失礼了。”

    景王忙是回应道:“先生客气。”

    庄冥微微侧身,做出一个请势,道:“庄某今夜设宴,多谢二位赏光,请入座……”

    他这般说着,目光复又扫过这位景王。

    他可以确认,陆合取回来的冠帽,便是这景王的。

    至于这位景王,今夜赴宴,倒也不算多么匪夷所思。

    毕竟封论老道,虽执掌三府,但这三府归根结底,还是大楚王朝的疆土。

    前次处理事情,封论老道也谈不上严谨,甚至谈不上多么公正,而今庄冥邀他赴宴,加上庄氏商行近日行事的风波,不免令人遐想连篇。

    封论老道而今不再是高于世外的道承长老,而是世间掌印府尊,总也该避免一些无端的猜测,便也邀请了景王随行。

    至少他一言一行,今夜与庄冥之间的事情,可以不瞒这位楚帝嫡亲血脉,便也可算是问心无愧。

    这或多或少,可以减去朝堂以及皇室对他这位新任掌印府尊的猜忌。

    这让庄冥稍微有些意外,不过那也只是让他言谈之时,需要稍加注意罢了……至于正事,本也是可以摊在明面上的,倒也不忌讳这位景王殿下。

    ——

    美酒佳肴,摆满食桌。

    以庄氏商行的财力,自然不缺大厨,也不缺珍贵食材,但封论老道是世外高人,而这位景王殿下更是大楚皇室出身,因此这一桌美酒佳肴,便也只算寻常。

    先是一番客套,该有的场面话,也都说过了一遍。

    旋即便是静了一下。

    庄冥笑了声,正准备提起正事。

    “听闻先生,是从海外来的?”

    景王忽然出声,神色平淡。

    庄冥怔了下,旋即点头道:“不错。”

    他身边的陆合与霜灵,也感到有些古怪。

    对他们来说,天御福地便是海外。

    但对于景王来说,天御福地之外,才是海外。

    “先生来我大楚境内,不知想要游历多久?”

    景王含笑道:“小王暂不急着回去王城,若是时日出入不大,或许小王可以伴先生游历几日,权且一尽地主之谊。”

    庄冥混迹世间多年,与那些精于算计的各方人物勾心斗角,当即便听出他话中深意。

    景王第一句才是重点,第二句不过是客套话,免得让这番话过于生硬。

    但实际上,已表达了他的意思。

    这位大楚王朝的景王殿下,并不愿意看见他这么一位来历神秘,而又让掌印府尊极为忌惮的人物,继续停留在大楚王朝的疆域之内。

    “会游历一段时日。”

    庄冥端起酒杯,饮了一口,缓缓道:“我本修行人,本该逍遥自在,游历八方,但而今肩负一座商行,手下数千人,他们养家糊口,生计着落,皆系于我身,也该为他们,定下一番根基。”

    景王默然不语,只是看向掌印府尊。

    封论老道停顿了一下,方是说道:“先生要在老夫的辖地之内,扩展生意?”

    庄冥没有否认,点头说道:“正是。”

    封论老道端起一杯酒,低声道:“今日之事……”

    庄冥淡然道:“凡人犯我,自当惩之,但自此之后,府尊大人执掌三府,想必会约束各方,如今日之事,便再也不会发生。而我庄氏商行,一向奉公守法,缴纳税收,做的都是正经生意。”

    封论老道放下酒杯,目光掠过景王,旋即说道:“如能奉公守法,不犯大楚律令,自无不可,我大楚境内,三百六十行,俱都兴盛,商贾一道,也是一样。但是先生……”

    庄冥笑道:“凡违禁之物,凡违禁之事,我庄氏商行绝不触之。我之本意,不过赚些金银钱财,能在凡尘俗世之间,不为钱财所困,如有心仪之物,如皆能以财取得,又何须以武强取?”

    封论老道和景王,皆对视一眼。

    大楚王朝的违禁之物,有七成以上,属修行之类,唯官府独有。

    要么是大楚王朝高层所需,供与皇室、大臣、武将、以及万千精锐士兵的诸般所需。

    要么则是五大仙宗,上至长老,下至弟子,一应修行用度,以及日常所需之物。

    这才是他们所在意的。

    “先生所言……”

    “一言九鼎。”

    庄冥正色说道:“二位皆为修行人,也无须用凡尘俗世的场面话,互相试探,今日庄某便也直说。”

    封论老道正色道:“但说无妨。”

    庄冥站起身来,负手而立,徐徐道来。

    “偌大的王朝,古老的仙宗,所需修行用度,一应消耗,巨大无比,故而须得掌控天下,以各地官府,世间人力,搜罗无穷物事。”

    “然而我庄氏商行,除我之外,与凡尘俗世间任何一家普通商行,亦无区别。”

    “至于我庄冥本身,所需修行用度,也不过一人而已,莫非我一人之需,能截了大楚王朝与五宗所需?”

    “一年之前,我庄氏商行于第八府‘永’地,豢养马匹而为己用,但开出矿物,为赤铁矿石,底下便是一条‘赤晶’矿脉,属大楚之禁物……当日便上报官府,归列为官府所有。”

    庄冥看了过来,说道:“两位若查阅卷宗,便能知晓其中真假,而我庄氏商行,得了大楚三万两的赔偿及奖赏,也一样不亏……”

    两人俱是沉默不语。

    庄冥继续说道:“我所经营,非是一座修行仙宗,只是一座民间商行,不过,因我本人被二位重视,才有今日二位之忌惮,但究之根本,这是凡间生意而已。”

    “我若需要天材地宝,聚我庄氏商行财力,向你太元宗,高价买来,不也一样?”

    “虽说仙门之物,高于世间俗物,而价值连城,但也未必无价,我商行管事,也曾用十万两,换得一瓶上等丹药,如此,又何须再有违禁之事?”

    “若有人取出数百万两,向景王殿下买一件法器,想必景王殿下也不会拒绝罢?”

    他看向了景王,轻笑着说道。

    景王沉默不语,他经营麾下势力,也不可能都是修行人,赐予的也不可能都是什么至宝,什么仙家灵丹。除此之外,而修行人也有凡尘牵挂,金银俗物,虽是俗物,然而于世间,却也并非无用。

    封论老道起身来,施礼道:“如商行奉公守法,老夫自然欢喜,但这不值得先生邀老夫前来罢?”

    正如庄冥所言,论起根本,庄氏商行,也就是民间商行,而非修行宗门。

    即便没有今日庄冥解释,他也不会忌惮,同样不会打压。

    但庄冥邀他赴宴,如此解释,显然要的,不是如今的局势。

    “庄某陈述此事,只是恐怕误会而已。”

    庄冥笑着说道:“不过,既然两位到了,便也想借两位权势,与我庄氏商行,少许方便。但凡官府诸事,如有需要,我庄氏商行能做的生意,便莫要忘了,例如这三府之地,官差公人的衣靴,我庄氏商行便有布行及裁缝,每日的餐食……”

    封论老道沉默了下,旋即应道:“只要不违背大楚律法,可行。”

    庄冥顿时含笑点头,他举例的生意,在修行人眼中,似乎微不足道,但对于庄氏商行而言,便是稳固的生意。

    而且,他举例的是小生意,官府何曾短缺过大生意?

    “此外,我庄氏商行,如需扩张?”

    “律法之内,可行。”

    这次回应的是景王,他看向庄冥,说道:“只要行事,不犯大楚律法,便也可行!只是,先生之力,高于世俗,如仙神在世,虽以凡犯神,可惩之,然而……”

    庄冥含笑点头,应道:“如无其他外力干涉,我亦不以仙神之姿,武力威慑镇压,而大兴风波,全凭商行势力,正经手段,遵纪守法,扩展商行。”

    景王与封论老道,均是对视一眼,神色间均是极为复杂。

    庄冥举杯,饮了一口,心中想到了那块异铁,想到了福老收集的诸般奇物,笑意吟吟。

    谁说凡尘俗世,官府禁物之外,就没有其他宝物?

    ——

    【免费】ps:今天有加更,另再度回应一些书友,目前一天保底两更六千字,一章约三千字,比两千字章节多出一半字数,所以订阅时显示多几个币。如有异议,可在评论区投票,六月会根据投票考虑后续的章节是否定为二千字,保底六千字拆成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