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条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岳灵珊在福州城外曾与杨行舟有过一面之缘,当时她和二师兄劳德诺都被杨行舟嘲讽了一顿,连带着岳不群都被杨行舟骂了一通,吓的岳灵珊和二师兄连夜逃离福州城,再也不敢多待。

    后来刘正风金盆洗手时,岳灵珊得了风寒,并未下华山,只有令狐冲带着几个师弟一起去了衡山,正好赶上杨行舟与五岳剑派高手相斗,被波及池鱼,在杨行舟的箫音之下,大家都晕了过去,之后回到华山,又都大病了一场。

    也就是从刘正风金盆洗手开始,杨行舟方才真正的名扬天下,被认定为天下绝顶高手,有时候华山派弟子说起杨行舟时,岳灵珊脑海中便不自禁的浮现出当初在福州城外那个喝酒吃菜的狂妄小子的模样,一直都难以相信那么一个小青年竟然有如此惊人本领。

    直到今天被杨行舟拎到这个山洞之内,岳灵珊都还有点梦幻般的感觉,觉得一切都似真似幻,有点像做梦一般,尤其是杨行舟一掌在思过崖山洞内打出一个大洞后,岳灵珊就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我在做梦,我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她闭上眼睛喃喃自语:“我再睡一觉就好了,这只是一场梦!”

    边喃喃自语,边斜倚在山洞一边,依照华山派的静坐之法,开始了入定沉睡。

    杨行舟一掌将山洞石壁打破之后,转身看到岳灵珊憨态可掬的样子,忍不住哑然失笑:“果然还是小孩子!”

    此时的岳灵珊也就十六七岁,一直都没有遭受过什么波折,虽然是华山派掌门的女儿,但性格却像是富贵人家的大家闺秀,做事还是小孩子习性,有如此幼稚之举,其实也属正常。

    “既然你想睡,那就好好睡便是了!”

    杨行舟见岳灵珊闭眼,哈哈一笑,手指挥动,一道劲气发出,正打在岳灵珊的眉心处,这一下力道不轻不重,既能让岳灵珊昏迷,又不至于对她造成损伤,力道拿捏之准,当世无出其右。

    此时岳不群已经到了洞口,喝道:“杨大侠,你把小女怎么样了?你是当世高手,怎么还能看得上我华山派的紫霞神功?”

    杨行舟笑道:“好奇不行啊?昔日华山剑气二宗之所以出现,好像就是跟葵花宝典有关,你是气宗传人,当是昔日岳肃的后代,这紫霞神功应该与葵花宝典中的练气之术有关。嘿嘿,我抄录了福威镖局的辟邪剑法,里面的练气之术并不如何精深,因此想看一看华山派的紫霞神功,是不是跟辟邪剑法有几分关联。”

    当初岳肃和蔡子峰两人偷窥葵花宝典,因为时间有限,一人记上部,一人记下部,记下来之后,便火速赶回华山,待到回山之后,两人将各自记忆的功法互相对比之下,却发现无论如何对应不上。

    这种事情简直是像是一个笑话,如果两人真的各自将半部典籍记下的话,不可能存在对不上的情形,如果真的对不上,那就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有人将记下来的功法故意做了修改,这才出现对不上的情形。

    要么就是两人都有了私心,都做了修改,所以才前后对不上,反正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说明两人其实暗中早就有了罅隙,这也为日后的剑气之争埋下了隐患。

    之后渡元禅师前来向两人询问葵花宝典的事情,岳肃蔡子峰两人倒也不好否认,将各自记载出的功法都说给了渡元禅师听,这渡元禅师也是个人精,又是武学高手,估计看出了两人有点问题,因此晚上下了华山后,以自己对武学的理解,整理记录了一套剑法,这便是辟邪剑法。

    之后渡元禅师还俗,改名林远图,创建福威镖局,而华山派不久便被日月神教攻破,岳肃和蔡子峰战死,两人抄录下来的葵花宝典残本被日月神教的高手汇集成一册,从新编纂成了新的《葵花宝典》,成为日月神教的镇教神功,之后被任我行传给了东方不败。

    杨行舟一度怀疑岳肃死后留下的气宗练气之法,也就是紫霞神功,就和葵花宝典有种种关联,而且岳不群自己应该也清楚里面的一些隐秘之事,否则原著中他不会一得到辟邪剑谱便干脆利落的挥刀自宫,连纠结考虑都不需要。

    “紫霞秘籍怎么可能跟林家的辟邪剑法有关?杨大侠真会开玩笑!”

    岳不群脸色本来就极为难看,此时更加难看,低声道:“杨大侠,紫霞秘籍是我华山派的根基所在,你要我的紫霞秘籍,难道是要灭我华山派么?”

    杨行舟笑道:“岳兄,我要真想灭你这华山派,直接把你们杀了便是,还用看什么紫霞秘籍?”

    他嘿嘿笑了笑,道:“咱们可以做个交易,你把紫霞秘籍拿来,我送你五岳剑派的所有高明剑法,你看如何?”

    岳不群一愣,惊疑不定的看了杨行舟一眼,道:“杨大侠,这可开不得玩笑。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我华山派岂能偷学他们的剑法?这件事休要再提,紫霞秘籍是不是?你且稍等,我这便为你拿去!”

    此时宁中则也已经追到了思过崖上,喝道:“杨行舟,放开我女儿!”

    岳不群拦住宁中则,低声道:“他想要珊儿的安危交换我们的紫霞秘籍。”

    宁中则“啊”了一声,道:“这……他这么高的武功,要我们的紫霞秘籍有什么用?”

    岳不群道:“谁知道呢,或许紫霞秘籍中还有我不曾参悟出来的玄妙之处,也未可知。”

    宁中则道:“那……怎么办?真的要把秘籍给他么?”

    岳不群道:“事已至此,又能怎样?只能听人家的吩咐了。”

    宁中则点头道:“师哥,确实是珊儿的性命重要。这紫霞秘籍即便是给了杨行舟,他也不一定传给别人。”

    岳不群点了点头,道:“是啊,珊儿的安危重要。”

    他转身正要下山时,便见杨行舟从山洞中走了出来,笑道:“岳兄,我可只要真的不要假的,你若是给我一部假秘籍来,我一看便知,嘿嘿,到时候我要是发起火来,洗了你们华山也未可知。”

    他这句话说的轻飘飘似乎浑不在意,但是岳不群与宁中则却知道此人真的有这份本领和这种手段,两人对视一眼,宁中则低声道:“师哥,小心为妙!”

    岳不群叹了口气,对杨行舟道:“杨大侠,你是当世一流高手,还请您不要食言,万勿伤害小女,紫霞秘籍,我这便去取。”

    杨行舟嘿嘿笑了笑,道:“我等你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秘籍若是还没送到,我不但要杀了你们的女儿,便是你们的徒弟也一个都别想逃!”

    他说到这里,转身进入山洞,不再理会两人。

    宁中则站立洞口,气的胸膛不住起伏,喝道:“抓小孩子索要门派秘典,杨行舟,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杨行舟笑道:“宁女侠,我可从来都不是英雄好汉啊,做英雄有什么好的?来来来,这山洞里有不少五岳剑派的剑法,你进来看看。”

    宁中则长剑在手,做出防御的架势,道:“你搞什么鬼?我若是进山洞,你若是再挟持我……”

    话音未落,忽然眼前一花,随后脖颈一紧,双脚已然离地,待到再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进入山洞之中,杨行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宁女侠,你来看。”

    宁中则大惊失色,双脚触地之后,手中长剑舞动成一团剑光,护住周身,剑气破空,在山洞内化为隆隆响声,她还从未遇到过像杨行舟这般的高手,竟然在眨眼之间便从山洞外给拎进山洞里面,而自己竟然毫无反抗之力。

    她舞动片刻之后,收起长剑,身子贴在洞壁一侧,看向不远处的杨行舟,喝道:“你要做什么?”

    杨行舟手指山洞深处,道:“这思过崖里面别有洞天,宁女侠一看便知。”

    宁中则扭头向山洞内部看去,只见山洞后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大洞,里面黑漆漆一片,不知通往何处,登时一愣,道:“这是什么?”

    这思过崖,宁中则来过好多次,对于里面的一竹一石都极为熟悉,知道这个山洞其实并不如何深,现在忽然在后壁多了一个大洞,自然奇怪,道:“里面是什么?”

    杨行舟嘿嘿笑道:“你一看便知。”

    岳灵珊此时忽然醒来,在旁边道:“臭坏蛋,你想做什么?这山洞是你刚刚打出来的,谁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娘,你不要上当,别进去。”

    杨行舟笑道:“好家伙,华山派内功果然有独到之处,本以为岳姑娘得睡上一刻钟方才能醒来,没想到醒转的这么快。”

    岳灵珊道:“那是,我们华山派内功天下独步,你懂什么。”

    宁中则听到女儿的话后,却是一愣,道:“刚打出来的?杨行舟你掌力这么强?一掌能在山中打出一个大洞?我不信!珊儿,你没事吧?”

    岳灵珊道:“娘,我没事,你快想办法打走这个坏蛋。”

    杨行舟道:“信不信,一看便知。”

    当下走出山洞,在附近山下找出几根木材,又返回山洞找了些破布,绑了几个火把,道:“宁女侠,咱们一起进去看看去。”

    在杨行舟刚才出洞之时,宁中则几次都想背着女儿逃走,但是想到刚才杨行舟展露出的轻功,都不得不强制压下这个念头,知道此时真要是逃走,也只不过是自取其辱,反倒不如陪着女儿在一起,看杨行舟到底要搞什么鬼名堂。

    她刚才已经看了刚出现的洞口,发现山洞后壁其实早就有一个山洞,与思过崖的山洞相距只有薄薄一层,如同隔着一个石板一般,别说是杨行舟,便是她也能一掌打破,算不得什么。

    现在见杨行舟绑了火把之后,看样子想要去山洞里查探情形,便是宁中则也生出好奇之心,不知这后面的山洞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