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清穿娇宠:妃要攻略(红包群+系统) > 第130章:亲呢甜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v三合一01)

    康熙这般说着, 涵妃的笑意就加大了。她装着不知道男人说什么样子,拉着男人的衣摆低声问道, “三爷说的什么臣妾听不懂。”

    康熙听到女人这般说也不恼, 只是拉着涵妃的手放在怀里,轻声道着他心底话, 柔声道:

    “朕会感念你的好的,佟佳氏的事情,朕说的是。也就你给了她台阶下,这下朕终于可以放心了、朕谢谢你。”

    男人紧紧的将涵妃抱住, 显然是在给她缓和的机会。

    涵妃也回抱着男人,一点一点的数着男人的手指, 开心道:“三爷喜欢臣妾就喜欢咯。不过是掌宫权利而已,可比不上三爷重要。”

    她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 却是听的男人怔愣良久, 呆呆的看着她。

    没有人不喜欢宫务, 这看看佟佳氏, 看看宜妃。这但凡沾上的,哪个又舍得放手了?

    也就眼前的女人不在意。康熙听了,更觉得心动。

    他怀里这个女人,到底跟别人不一样的。

    两人又话了会儿家常,这才叫人摆膳的。用膳的时候, 涵妃跟康熙说起了今年大选,要给十阿哥选福晋侧福晋的事情。

    *****

    膳厅

    膳厅里,九公主跟五公主也在。

    至于十四阿哥跟十五阿哥, 则是在南院阿哥所的,平日里也难得有时间回来用一次膳。倒是比不得公主们时常陪伴在身边了。

    涵妃跟康熙亲近,九公主自个儿是见怪不怪的了。

    到是五公主十分震惊于她这昭母妃跟皇阿玛相处的场景,好几次用膳,筷子都差点滑落了出去。

    只是公主用餐有自己礼仪,她也就一直乖巧安静的用膳。

    耳朵却一直拉着听皇阿玛跟她昭母妃的谈话,起初,温宪只是想看看她这个昭母妃是如何服侍她皇阿玛,才会这般得宠的。

    只是渐渐的,她就沉侵在她皇阿玛跟她昭母妃的谈话中了,她忽然发现,她昭母妃说话很有意思,时常能从她口中爆出金句出来。

    比如,此时她昭母妃一句,“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三爷就是妾的夫道,是妾最好的风景啊。”

    一句话一说,她皇阿玛立马‘哈哈哈’大笑起来,还起身亲自给她昭母妃布菜,边布边笑赞道:“涵涵,来多吃点,就你这张嘴啊。朕真是。”

    “三爷待怎样。”

    涵妃抬头,笑看着男人,非得要他说朵花儿出来。

    哦,原来饭桌上,涵妃正准备说大选给十阿哥选福晋的事情。两人都心照不宣,这次大选就定是有蒙古贵女是要参加选秀的。

    涵妃这也就说了句,今晚的马奶酒还是皇太后赏的呢,康熙就将话题转移到了蒙古上了。

    康熙一时间诗兴起来,就说了几句蒙古草原的诗,这会儿,就让涵妃也说两句,让她说说,什么风景最好,这才有先前涵妃那一句,“三爷是妾最好的风景。”

    一句话,满堂欢喜。

    五公主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人,她这刻,心脏咚咚直跳,她的视线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昭母妃,忽然间心下有所感悟,又不甚明了。

    但是她大概有点觉悟,她昭母妃为何这么受宠了——

    这首先,得能跟自己夫君说的上话。

    五公主若有所思。

    九公主却是小腮帮子鼓鼓的,自己塞着肉,看着自个皇阿玛和母妃,‘咯咯咯’笑道:“皇阿玛,母妃甜还是女儿甜啊。”

    这是个两难的回答啊。

    康熙既爱自己女人,同时也最爱她这个女儿,这会儿,哪个答案都回答不好。

    涵妃起身,要揪九公主的耳朵,恶狠狠威胁,“好你个小九儿,你挖这坑给你皇阿玛跳,是想气你皇阿玛还是气你母妃啊。”

    这到是让男人回答哪个好啊。

    “嘿嘿。皇阿玛,不能说两个都甜。 ”九公主自己会武,又有精神力,这是她母妃根本抓不到她。

    她不过一偏头,等她母妃抓滑了。后面见她母妃跑累了,她故意一偏头,就让她母妃抓住耳朵了,忙‘哎哟哎哟’叫起来。

    这下康熙可看的心一急,几步走到女人和女儿身边,一把将女儿解救出来,低声哄话道:“好涵涵,你看你将女儿耳朵都弄红了。你心疼不疼啊。”

    涵妃一看,只是红一点,男人就忙抱着女儿在边上哄了。

    “三爷,”

    她一句叫完,康熙忙将女儿放在座位上坐好,这才几步走到涵妃跟前,给她夹了几块肉,忙哄着她吃,又低声在她耳边打趣,“你难不成连自己女儿醋也吃?”

    “今儿晚膳有酸醋吗?”

    涵妃笑看着一众人,尤其看着自己宝贝女儿问道。

    一众奴才们,不知道谁实诚,还真就实话实话,低声回道:“回娘娘的话,今儿,有糖醋白菜,糖醋鱼,咕噜肉,酸炖肉,还有酸笋炖猪脚。”

    在他旁边的太监,忙一拍他脑袋,低声骂道:“你个猪脑袋,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

    梁九功看着上首娘娘脸都绿了,忙‘咳咳’一声低头忍笑,差点没笑破功。

    没想的这位祖宗也有被将军的一天!

    一众太监宫女们差点给笑出声来了,众人笑的肚子痛。可奈何被主子一双眼睛瞪着,众人就是忍着笑意,赶紧捂住嘴巴,生怕等下被主子给扔出去了。

    就是九宫主也是笑岔了气,不过母妃这会儿将视线对准她,她也不能笑不是。于是忙用精神力封住自己嘴巴,忙朝涵妃一本正经撒谎道:“禀告母妃,没有醋,只有甜。”

    涵妃见了,颇为怡然自得,“嗯”了一声,给女儿投了一个很聪明的眼神。

    一众人看主子这掩耳盗铃的姿态,做的不要太标准,更是忍的辛苦,差点直接就笑出声来了。

    到是康熙,先前小太监那一顿菜品名称一报,他就一楞,既而嘴角溢出笑意。

    等女儿那一阵动作做出来,女人一副神采奕奕的脸色一出来,康熙再也忍不住,又‘哈哈哈’笑了出来。

    九公主见状,赶紧将嘴巴的精神力一解除,直接笑的在边上打滚儿,眼泪都跟着笑着笑着快出来了。

    一众太监宫女们,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跟着‘哈哈’笑了出来,可谓是,再一波笑声出来了。

    所谓是,吃一顿膳,满堂欢喜,众人都跟着笑破了功。

    ………

    用过晚膳主食后,这就要开始用饭后消食的汤。

    涵妃因着先前,被男人还自个女人将了一军,她这还生着气呢。

    男人亲自下来哄。

    给涵妃乘消食汤后,他便稳稳的坐在女人跟前,轻声笑问道:“这会儿不气了吧。”

    “三爷给妾亲一口,就不气了。”

    这么多人在,堂堂万岁爷被人给调、戏了。

    而且,女人说什么,万岁爷就做什么,这岂不是很没面子?

    于是,男人看了一番环境,几番斟酌后,最后还是将头低了下去,指了指右边脸颊,轻声道:“快点吧。喏,这里。”

    涵妃‘卿吧’一口,然后顺道就将自己身子给挂在男人身上了。

    康熙忙一把抱着女人,生怕她掉下去了,最后抱着女人,还不忘点她鼻子,笑骂一声,“你呀,就仗着朕宠着你。”

    涵妃笑着点头,颇为怡然自得的接了一句话,“哎呀,这世道啊,就是唯有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三爷,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去,看你说的什么话。学什么书生语气。”

    说着,男人还在女人头上敲了下,这才对着身后道:“梁九功,派人送五公主和九公主回去休息。回来就准备热水。”

    梁九功‘喳’一声就下去准备了。

    而涵妃却是抱紧了男人的脖子,不满道:

    “三爷,臣妾不依啦,先前您转移话题。您可是要答应臣妾,当年温僖姐姐将十阿哥交给臣妾了,让臣妾给他好生选福晋,侧福晋相伴左右。三爷可不能不做数。

    十阿哥这眼看着就要出宫建府邸了,三爷不能就这样让十阿哥成为个光杆司令吧。”

    女人的声音充满了淡淡的撒娇之意。

    男人闻言停住了脚步,声音透着笑意,“那你待如何。”

    “臣妾不如何啊,这怎么说,十阿哥选福晋。臣妾给挑中的人,三爷看着可以的话,可不能不给。

    另外,固山贝子啥的,稍稍给一下表示一下吧。不然这哥哥们都有爵,就他没有,这得多凄凉啊。”

    女人这话一说完,脑袋上又挨了下打,男人抱着女人出膳厅大门的时候,还传来男人的笑意,“也就你敢说,还说什么固山贝子只是表示一下。”

    “那三爷,是答应不答应嘛。反正又不是我儿子。不知道是谁的儿子。”

    女人这会儿的声音,却是又变了,越发娇憨亲昵了。

    “你还说。”男人的声音,带着宠溺,消失在了众人跟前,但是,还在膳厅的一众人,却是看着万岁爷和昭妃娘娘的背影,发起了呆。

    原来,这般说话,也会被宠着不说,万岁爷竟然也不恼!

    讨爵啊,谁敢???

    就是阿哥们,也没这本事吧。

    这话,不单奴才们心底如此想,就是五公主也呆了,就这么看着她皇阿玛和昭母妃,就这么出了膳厅。

    ————————————————

    (v三合一02)

    九公主看着她五姐呆呆的看着她皇阿玛和母妃消失的方向,拉了拉她手,轻声问道:“怎么,傻了。既然来这宫里了,这样的场景会常见,你既不愿意走,就要习惯。”

    九公主的声音淡淡的,人虽然小小个子,却是让人无端感觉一股寒气。

    奴才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五公主温宪也感觉到了,她这九妹,忽然就跟换了个人一般。她只是有些茫然的,看着这个还不到她yao高九妹,回了一句,

    “九妹妹,我只是惊叹,昭母妃竟是如此有趣的一个人。而且,还这么疼十哥。”

    “你知道的事情,会越来越多。不过,既然母妃让你待在这里,我跟十五哥哥都不会主动赶你走。可倘若是,你有坏心思。五姐你会后悔的。”

    九公主就离开了,只是离开前,众人又看到九公主离开前,以前常常玩的玉色球球玩具,落下来差点掉到五公主怀里了。

    “九妹妹,你的球。”

    五公主将玉球递给九公主后,才对她道了一句,“九妹妹,你还这么小,没想到这么懂事。放心,我不会做什么的。”

    “嗯,我相信五姐姐。”

    九公主开心的接过球后,就背着双手,也跟着的出了膳厅。

    ****

    夜晚,西配殿

    奴才们在外面守着,已经是后半夜了,忽然间里面一声‘啊’声,守夜丫头忙跑进去,焦急叫了声,“公主,这是怎么了。”

    温宪浑身是汗醒来,一醒来就抱着丫头,带着颤音道:“我,我做梦了。梦,梦里,……”

    她说到这里,就擦了擦汗,看着现在的环境,咚咚咚直跳的心,才落了下去。

    “五公主别怕,没事儿了,没事儿,这是在永寿宫,没人敢来这里使坏的。”丫头不断的拍着五公主的背,不断轻声安抚着。

    五公主也淡淡的点了个头, ‘嗯’了一声,又吩咐道:“准备一下,明儿,去给皇玛姆请安。”

    丫头应了声‘喏’后,这才抱又哄着五公主睡下了。

    ****

    御花园

    翌日,十五阿哥就来找九公主了,赶在回上书房前,来问话的。

    “怎么样,最近还好吧。 ”

    十五阿哥好歹是皇子,自然不若九公主一般这么多空闲时间,是以回来问情况都只能抽使劲回来。

    至于去工部的时间,也得从上书房回来后才能行。

    九公主眼镜一瞥,就拉着人去外外面了。

    “去哪?”

    这个点,自然宫里到处都在准备用膳的,怎么会这个点还拉着他出去。

    “自然是去该去的地方,等下我们去看看了,还能赶回去用膳。”

    说完,就直直甩开后面跟着的景蓝和小果子,转眼就到了御花园,到了畅春亭附近就停了下来。

    “干嘛。”十五阿哥声音的刚一抬头起来,就被跟着按了下去。

    这会儿,有来回扫地的宫女太监们在偷偷的聊着天,说的内容,自然是今年三月要举行的大选。

    年前的时候,一个巫蛊之术被牵连这么多后妃,听说敬嫔被关在冷宫后,就没了消息了。

    而作为四妃之一的德妃娘娘,也不过是只保留个封号再被终身关了禁、闭,这可不是小事情,有后妃再进宫来,也是补充下后宫的新鲜血液。

    “?G,听说了吗。今年的大选,又是佟贵妃亲自主持。昭妃娘娘竟然让出手中的权利了。”

    “昭妃娘娘一直受宠,让出权利到是也正常,只是可惜了。不是昭妃娘娘掌权后,我们这些太监宫女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不是谁都有昭妃娘娘这么公正公平的。”

    ‘哎’的一声叹息响起后,两人又催促着赶紧打扫宫道,不然等下被嬷嬷看到 ,少不得又被打一顿,这也是常事。

    两个人等声音再小,还是被十五阿哥听到了。

    他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九公主,低声用着唇语问她,“你就是让我来看这个的吗?”

    两个人是双胞胎,一双眼睛又大又萌的看着人,还眨巴下,看起来十分可爱。

    九公主眨巴下,就见她哥哥抬起手来要拍她,赶紧又将人压了下去。

    因为外面又有声音传来了。

    “不过,今年十阿哥和十二阿哥也选嫡福晋呢,倒是不知道哪家的格格能被选中。若是,外面能有幸去服侍十福晋,或是十二福晋就好了。”

    服侍福晋,也是要跟着去宫外贝勒阿哥府邸的。

    不过,今年十阿哥和十二阿哥的府邸都建设好了,只等大婚后搬出去了。

    “若是,去十二阿哥府邸还好,去十阿哥府邸的话,这日子可不好过。”一个丫头的声音轻轻响了起来。

    “这是如何说?”

    眼看着后面个丫头忙拐了下前面个丫头的手臂,让她赶紧说。

    因为听到说跟他关系好的十哥,十五阿哥忙自己屏住了呼吸,也想听听为什么。

    “等着看吧,十阿哥是个苦命的,这么快就没了母妃。这嫡福晋,定是不会多如意的,就是平日里的赏赐,爵位都不一定如意。

    可十二阿哥,虽然说生母身份不高,是个宫女出生。可现在定嫔娘娘,已经是嫔位的主子娘娘了。另外,你可忘记了,这位,可是那位抚养长大的!”

    那位???

    十五阿哥一脸蒙逼,那位是哪位?

    对,另一个丫头的声音也出来了,“那位?是哪位?难不成说的是苏麻喇姑姑姑?”

    “那位可是传奇人物,现在后宫里最受尊敬的,那摆明了,十阿哥跟十二阿哥争,那是争不过他的。”

    “可是,听说当年温僖贵妃临终前,可是将十阿哥的婚事交给昭妃娘娘的。那也未必没有争一争的希望。这下, ……”

    “估计这次大选,热闹了。若是争不过,那跟八爷,……”

    恰好此时,十阿哥就走到御花园了,这会儿,听到两个宫女的谈话,整个人被定在了原地。

    心底七上八下的,就跟打翻了开水一般,烫的人心脏生疼。

    十阿哥没说话,到是九阿哥听到两个丫头说话,气炸了。

    忙走到两个宫女跟前,一人赏了一巴掌,“你们是哪个宫的,谁让你们在这里乱嚼舌根子的,不知道在宫里胡乱编排主子,是要被杖毙的。”

    九阿哥的声音冷冷的,一下就传进了十阿哥的耳朵里。

    他忙压下心底的悲意,几步走到九阿哥跟前,一把拉住了九阿哥准备再扇耳光的手,低声劝道:“九哥,别打她们了,她们也没犯什么错。”

    十阿哥的声音透着落寞,不过,他在后宫里一般少惹事为妙,自然就能避免很多风波。

    “哎呀,十弟,你这样会助长奴才们的歪风邪气的。”

    九阿哥一甩袖,‘哼’一声,又对两个丫头道:“今天十弟不惩罚你,你们滚吧。只是下次再被爷逮到,直接拖出去杖毙。”

    “恩恩,奴婢谢九贝勒,谢十阿哥不杀之恩。”

    两个丫头‘咚咚咚’几个响头一磕,额头都磕出血丝来后,转眼就消失在了御花园。

    九阿哥又回头安慰了十阿哥。

    “十弟,丫头说的,你不要在意。好歹都是皇阿玛的皇子 ,不会有宫女说的这么不堪的。对了,我要去给母妃请安,你是要往哪里去?回阿哥所?”

    两人都刚从皇太后跟前请安碰上的,到是不想,最后还在御花园这里,听到宫女嚼舌根子。

    即便两个宫女已经吓跑了,九阿哥还是气的不行。

    他十弟是贵妃所出。

    十二弟,是包衣宫女出生的后妃所出,如今,在婚姻大事上,竟然争不过生母出生差他母妃好几倍的十二弟??

    这放在谁身上,都接受不了。

    “我去看看昭母妃,好久没去给她请安了。”十阿哥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九阿哥一拍十阿哥的背,‘哈哈’一笑道:

    “对了,九哥怎么忘记这位主了,她会帮你的。我也回去跟母妃说道说道,这次大选,让母妃跟着帮你一把,怎么也要把你的婚事办漂漂亮亮的。”

    九阿哥推着十阿哥的背,嘴里叮嘱,让赶紧去昭妃娘娘。

    只是得到的声音,却是十阿哥一句,“我只是去给昭母妃请请安,至于大选的事情,十弟没有这个心思让她为难。”

    九阿哥一听,瞪大了眼睛,骂他一声,“你怎么是个榆木脑袋,不开窍的啊。”

    说着气狠了,不管他了,直直拖着十阿哥往西六宫的方向去。

    一直到西六宫翊坤宫宫道上的时候,才分开走的。

    倒是御花园里,十五阿哥推了推九公主的手臂,才终于从绚丽的牡丹花丛里出来了,等一出来后,十五阿哥就指着十阿哥和九阿哥离开的背影问道:

    “今儿,你就是为这事来的吧。 ”

    九公主点点头,小奶胖脸蛋,邹成包子脸,显然是遇到难事了。

    “小魔女,你说怎么办。跟苏麻喇姑对上,即便母妃再受宠,也是够呛。”

    “先回去再看。这次事情有些棘手,听说蒙古贵女,可是相当霸道。我到不觉得是难事,只是,若是只有一个蒙古福晋,那十哥前程估计也就受阻了。”

    “重点,母妃不是一个失信的人。”

    十五阿哥呢喃一声,两人个子都差不多,从对方的视线里,都倒映出彼此的影子,然后惊呼一声, “不好,快回去。”

    说完,又蹬蹬瞪的踩着小短腿,赶紧往永寿宫的方向去。

    ————————————————

    (v三合一03)

    翊坤宫

    九阿哥一到翊坤宫后,就开始让宫女端糕点上来,开始了猛吃模式,宜妃叫了好几声都气呼呼的,一直没啃声。

    “这是怎的了,到母妃这里来反而是不说话了。 ”宜妃好不容易能看自己儿子进宫来一趟,谁知道这家伙到好,直接就不说话,一直坐着吃东西。

    听到自己母妃的声音后,九阿哥忙将身体转过来对准自己母妃,气呼呼道:“太欺负人了。”

    宜妃脸色变了一变,忙问道:“谁欺负你了。在后宫里,竟然直接不顾本宫的面子?”

    九阿哥看着他母妃的样子,忙上前,亲自帮宜妃捏着肩膀,赶忙解释道:“母妃,不是儿子了,是十弟啦。”

    “十阿哥?”宜妃念叨一声,九阿哥赶忙点头如捣蒜,“嗯嗯”应着话。

    “你怎么啦?”宜妃轻轻的问道。

    九阿哥转身对着他母妃道:“还不是那该死的宫女搅舌根子,说十哥这次大选赐婚,最后比不上十二弟,我心里就气不过。

    母妃你一定要帮一下十弟,你想想十弟没了母妃多可怜,如今连这十二弟都比不过,那心里得多郁闷。”

    若是他遇到十弟这样,肯定会被气大了。

    可现在十弟在宫里没人了,唯一能帮他的,就是曾经跟温禧贵妃有过约定的昭妃娘娘,可是昭妃娘娘一个人,他怕份量不够,这会儿自然要让自己母妃帮忙。

    宜妃听了九阿哥的话后,忙将九阿哥按在椅子上坐好,她脸色变了变,语重心长对儿子道:“这个事情,你从哪里听说的。”

    十阿哥的婚事已经是明面上摆着的,宜妃现在可不想让自己插、进去。可这会儿被自己儿子缠着,她只好跟他讲道理。

    “这个事情母妃帮不了。不要说母妃帮不了,就是昭妃也帮不了。”宜妃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却是让九阿哥听了,忙要再说话,被宜妃的视线止住了。

    “你可知道,你十弟的赐婚,涉及到谁?”

    宜妃的眼神往上挑了挑,手指细细的磨着指套,心越发的静了。

    “苏麻喇姑?”

    九阿哥的声音声音响起,就被宜妃瞪了一眼,“知道,你还来求母妃插手。”

    只要这个事情涉及苏嘛拉姑,它就不好办。

    苏麻拉姑现在年事已高,但是十二阿哥是她抚养长大的,若她看中了谁做十二阿哥的嫡福晋,万岁爷一定是要给苏麻喇姑两分情面的。

    到底是长辈,太皇太后又没在了,万岁爷自然不会让苏麻喇姑为难的。

    现在谁跟苏玛拉姑对上,这可不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愉快吗?

    宜妃自己是聪明人,宫里形势也看的再清楚不过,这么为难的事情,如何肯让自己涉险?

    九阿哥一见自己母妃不愿意帮忙,脸色都变了,又赶紧给自己母妃柔着肩膀,哀求道:“母妃,您想想十弟多可怜。若是真的只娶了一个蒙古嫡福晋,不会又跟八哥一样吧。”

    九阿哥说到他八哥,心底就怜惜之意大起,十分同情他八哥啊。

    想他八哥一表人才,才情能力都一顶一,最后却娶到了一个母老虎。自己不能生养不说,还让整个八爷府都被弄得鸡飞狗跳。

    “你还敢说。那可是你表妹。”

    宜妃气大了,忙又拍了九阿哥两下,气闷道。

    “表妹又怎么了。便可以仗着自己身份为所欲为吗?”九阿哥的声音,就差要去给他八哥伸张正义了。

    宜妃听了这话,就更是气闷,也不九阿哥给她揉肩膀了,忙将人拉过来,让他在边上的凳子上坐好,然后狠狠瞪他一眼道:“说什么话,这话能说吗?”

    “本来就是这样,看看八福晋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她自己不能生就罢了,还不让八哥去宠幸别的女人。

    看看同一时期成婚的,七哥的后院侧福晋侍妾都怀孕了,看看八哥这后院是什么样子。没一个有动静的。”

    八爷娶的是安亲王岳乐的外甥女,和硕额驸明尚之女,郭络罗氏。

    虽然跟他母妃一个姓氏,也沾亲带故的,可是八福晋的性子太不讨喜了。仗着有安亲王岳乐的旧部下,做事很是嚣张啊。

    好歹他八哥也是一个皇子,竟然被个女人这么拿捏着,他都看不惯。

    皇阿玛自然也看不惯。

    但是为了收服安亲王岳乐的旧部,八哥就这样被牺牲了。

    只是皇阿玛心里有气,最后还是会回到他八哥身上。

    要说他八哥,也是个可怜人。

    就因为他母妃身份不高而已,就碰上这么个嫡福晋。

    可出身好坏,也不是他能选择的好吧。

    宜妃看着九阿哥愤愤不平的样子,气的头都大了,“你总这么,会惹事情的。你皇阿玛这么安排,毕竟有他的原因的。”

    “太皇太后这边,总是需要交代的。那皇子中,就势必有人要跟蒙古这边联姻,这是不可抗拒的因素。

    而现在同年龄中,不是你十弟,就是你十二弟。显然是你十弟的可能性最大。”

    宜妃说到这里,叹息一口气。

    这但凡涉及到前朝的稳定,就没有后宫什么事儿。

    可她儿子,天生不成器,不是跟八贝勒走得近,就是要跟十阿哥撑腰。也不看看,跟这两位沾上的事儿,都是大事。

    “哎呀母妃,你看看人家昭妃娘娘,好歹答应温僖贵妃后,这也想着如何解决问题。母妃,您也看看十弟从小跟我们亲近,我们都不帮他,谁帮他呀。

    这事,要是放在儿子身上,儿子都不想活了。”

    宜妃被自己儿子这话说的,气笑了。

    “就你,还不想活了。母妃看你就是打不死的小强,没人管你你也会活的好好的。好啦好啦,这个事情母妃不能太插手。

    可若你昭母妃插手,她要一力担下来,要帮你十弟解决问题,那母妃在边上帮她一两句可以。我要去帮你十弟解决问题,你母妃还没这么大能耐。”

    “何况,现在皇太后还活着呢。这跟蒙古科尔沁联姻,那是势在必行的。”

    宜妃说到这里,拍了自己儿子两巴掌。接着又让丫头将午膳端进来,这会儿不论九阿哥再叫什么,宜妃都不再搭理他了。

    主要事情涉及太严重,可不是她一个后妃所能解决的。

    这可是要去跟苏麻喇姑,皇太后,还有万岁爷,以及前朝几方势力搏斗。

    这是非一般的智慧,能做的吗?

    弄不好就要引火伤身。

    为一个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福晋人选,实在不值得去冒这么大险!

    能求得他母妃这般帮助他十弟,这已经算很好了。

    九阿哥又忙狗腿的帮宜妃捏着肩膀,再说了不少漂亮话,就一脸乖巧的回道:“儿子谢谢母妃。母妃能这般帮忙,就是很好的了。”

    “母妃,儿子这次又带了不少新鲜玩意儿回来,母妃要不看看。”

    说着话,又对他的小太监吩咐一番,小太监就下去,将九阿哥说的那些稀罕玩意儿,让人抬进来给宜妃欣赏了。

    众人说说笑笑间,九阿哥陪宜妃继续用的午餐,接着又道了一些外面的趣事,直逗得宜妃‘呵呵’直笑。

    ****

    永寿宫

    永寿宫里,九公主跟十五阿哥回来的时候,十阿哥已经到永寿宫了。这会儿正跟涵妃说着话。

    涵妃指了指下面的软凳,让丫头们端了糕点和茶水进来,亲自让十阿哥喝了一杯茶,这才乐呵呵的道:

    “这昨儿刚跟你皇阿玛说到你,现在不想你就来了。这可真是心有灵犀啊。你先喝杯茶,等下你皇阿玛也来,你跟着一起用膳再走。”

    十阿哥起身朝涵妃鞠了一躬,又对涵妃道:“儿子谢谢昭母妃挂念,刚好今天有空,儿臣过来看看昭母妃。”

    他说到这里,又道了一堆感谢的话,这才安静的坐着,看着上首昭母妃抱着他的十六弟,‘咿呀’逗着,眼底的羡慕一闪而逝。

    他曾经也是这么幸福的,只是他的母妃不在了,在后宫里,也就没了依靠。

    不过好在他现在年纪已经大了,今年就能大婚搬出去了。在自己府邸上,随便做个懒散的阿哥,这日子也比宫里头要舒坦。

    至少是自己做主的。

    涵妃将怀里的儿子,乖乖的哄着他去睡觉,“儿子,乖,到中午点了,你先去睡觉好不好。”

    “不。”

    十六阿哥十分难打发,这会儿,他终于能说话了,不过说的话,依然十分骄傲。每次一说话,都感觉像是恩赐一般。

    涵妃有次耳花,听到他说一句,‘寡人’,惊呆了。

    后面再问,他没再说了,涵妃就一直觉得是自己幻听了。

    “那你想怎样”

    儿大不听娘话,说的就是这般,何况傲娇又臭屁的小儿子十六。

    “十哥,笨。母妃不能笨。”

    几句话,涵妃都呆了。

    这都什么小破孩啊。

    涵妃是恨不得扇他几下,可人家到好,直接眼睛一闭,又开始迷迷糊糊要睡觉了。

    好吧,儿子已经睡着了,涵妃这会儿终于叫进来奶娘们将小儿子,抱出去睡午觉,她这才看着十阿哥道:

    “你母妃离开前,可是给你留了出宫建府邸的银子,在昭母妃这里,等你大婚的时候一起给你送来。另外昭母妃也给你单独备了一份,这样你出宫了,也不愁没银子花。

    但是这个选福晋的事情,在大选上,昭母妃只能给你看着点,然后需要你自己来看。争取能选个贴心的人一起生活,毕竟是一辈子相伴的福晋。”

    涵妃这话一说,不单是一众奴才们有些惊讶,就是十阿哥都有些动容。

    他看着涵妃,颤抖着声音道:“昭母妃,不必这么为难,儿子的事情,随皇阿玛赐婚就是。昭,声不要为儿子的事情,惹怒了皇阿玛。”

    他在御花园的时候就听说了,十二弟跟他是一起赐婚的,十二弟是苏麻喇姑抚养大的,这要跟他争,就是要跟苏麻拉姑对上,他怕她昭母妃吃亏。

    这时,十五阿哥和九公主也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他们母妃的话,两人心底哀吼一声,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这下可如何是好???

    他们都知道的事情,就不相信他们母妃不知道这事。

    涵妃朝十阿哥向上摆摆手,不在意道:

    “昭母妃曾经答应你母妃的,做人岂能言而无信。无论多大的事情,这都还有本宫给你担着呢。你到时候直接选个贴心的人就可以了。”

    涵妃的话说完,就见她两个小调皮在地罩前,睁着两双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她,她便朝两人招手。

    “怎么,都傻了是吧。你们十哥到了,快来打打招呼啊。”

    被抓到了是什么感觉。

    十五阿哥和九公主,两人脸皮也很厚,小手左手摸着右手,赶紧走上前来,每人都朝十阿哥行礼问好,“十哥好。”

    就算是打招呼了。

    十阿哥朝他两个弟弟妹妹回了个礼,“九妹好,十五弟好,九妹和十五弟都长大了不少。一看就知道昭母妃养的极好。”

    这番话,这是最好的赞美了。

    十五阿哥和九公主还极不好意思。

    涵妃倒是笑得乐不开嘴,忙对十阿哥道:“就是两个小调皮。”

    说完,外间小景子进来禀报,“主子,刚才万岁爷跟前的梁总管来报了,说是万岁爷的銮驾已经往这边来,让提前准备好,一起用午膳。”

    涵妃点点头,便对小景子道,“下去吩咐吧,十阿哥也在这里用餐。”

    她说完,小景子就忙‘喳’一声,就出去吩咐了。

    涵妃又笑笑道:“你可别担心,你就准备好大婚就是。还有,昭母妃可是为你争取到恩典了。”

    她这一脸乐呵呵的,边招呼着一众人往膳厅走。边走边对十阿哥继续问着话,“你猜猜是什么。”

    十阿哥自从他母妃殁了后,在皇宫里一向就小心翼翼的。

    说话做事都最是正经不过,平时谁会这么跟他说话,还让他猜猜什么?

    这种感觉,让十阿哥有点亲昵,十分意外。

    他见涵妃的态度非常的亲昵,可他的习惯是不想回话,只是看着他昭妃母妃看着他的眼神,下意识的回了句,“是什么?”

    涵妃看着十阿哥这个样子,没趣得紧。只好自己对他道:

    “昭母妃跟你求了你的爵位,不过等会儿午膳的时候,就会有结果。就是你不来找昭母妃,本宫待会也会派人去找你了。”

    涵妃这边说着话,很快就带着一众人到了膳厅。

    几个人不过刚坐下,接着外间就响起了小太监的唱声,“万岁爷到。”

    “臣妾给万岁爷请安,万岁爷万福金安。”

    “儿子,女儿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

    康熙呵呵一笑,就赶紧上前去将涵妃和几个孩子扶了起来,乐呵呵的刮了刮涵妃的鼻子,笑问道:“今天都是早早的,不用朕亲自去叫你啦。”

    涵妃嘿嘿一笑,拉着康熙的手,直接在上首座位上坐好,又指了指十阿哥道:“万岁爷就会打趣臣妾。也不看看,今儿谁来啦。”

    康熙先前就看到了十阿哥在这里,这会见女人特意指他,瞪了她一眼后,然后才让梁九功摆膳,最后又看了十阿哥道:

    “老十倒是好久没过来永寿宫了,最近,去工部可还习惯?”

    康熙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一下就让十阿哥‘唰’一下站了起来。

    十阿哥平时见到他皇阿玛,都是十分严谨的。

    这会他皇阿玛,忽然这般心态平和跟他说话,他自然是诚惶诚恐的起身,朝康熙鞠了一躬,回话道:

    “儿子谢皇阿玛关心,儿子在工部呆的很习惯。虽然有的事务还不太熟悉,不过在慢慢熟悉中。”

    他回答康熙的话,这次是呼吸都快了几分,手脚更是不知往哪里放。

    眼眶也红红的。

    要知道平日里,他皇阿玛见到他们后,每次都是公事公办的样子,哪有如此这般亲昵的时候?

    康熙看着十阿哥有些紧张的样子,到是对他一摆手道:

    “赶紧坐下吧。看你平时木讷的样子,到是没想到你昭母妃还时常会想到你。今年就要大选了,到时候你就要出宫建府,大选后也是要娶福晋成家的。

    要是有什么缺的,也跟朕说说,朕自然少不了你的。

    你昭母妃跟朕说,你就要成婚了,多少也要个爵位。

    要是没有功劳,朕也不好跟你封爵。你先做两件事出来,尽快挑一些禀报给朕,朕也好给你敕封固山贝子。”

    康熙说到这里,眼睛柔和了。到底是自己儿子,总不能吃亏了去。

    十无阿哥眼神闪了闪,若是功劳,到是可以让他十哥,到他的科技部打打酱油,这也就可以请封了。

    众人说说笑笑,但是十阿哥听了内心大为震动,他没想到,先前他昭母妃说的话,他本以为是开玩笑的。

    却不想真的给他请到了。

    在工部里,想要一两件有功劳事情,不过是工部发明了什么报上去就有功劳了,这封爵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时候,一群宫女太监们将午膳端了上来。

    十阿哥看着他昭母妃和他皇阿玛的方向,再看他十五弟一直对他眨眼,不知怎的,他心里一酸,头就低了下去。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儿子谢皇阿玛赏,谢昭母妃劳累。”

    十五阿哥赶紧跪下去谢恩。

    最后是被涵妃叫起来的。

    中午的午膳,异常的丰盛。

    因此这一个午膳用的,就相对任何时候,都要用的温馨美好了。

    ****

    西暖阁

    众人用过午膳后,康熙让一众人散了。

    康熙抱着女人进去休息。作为奖励,自然又是少不得的一番折腾。

    涵妃抱着男人的脖子,低低的道着,“三爷,这是中午。”

    可男人却是直直将女人转了个身,ya了上去,低声在她耳边呢喃,“涵涵乖,有你的三爷在。不要怕。”

    只见男人说着话,她却感觉身子越发被男人磨的热的不行了。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大肥章到了~~~啊啊啊!!!

    今天好冻了,小仙女们记得多添衣啊~感谢小仙女们支持!!!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厨子当家(赏妹子) 10瓶;@~@ 1瓶;【狠狠亲】肥章来了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