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男主高攀不起,告辞(穿书)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蔚然一眼就看到坠在队伍外围的宫令箴。

    而他也看到了她,以及她旁边的那只插满了箭矢的壶。

    当察觉到他的视线落在她射出的那壶莲花骁时,林蔚然赧然,头微微下垂,襦裙下脚尖轻点,颇有一种被老师抓住玩物丧志的感觉。

    宫令箴眼底划过一抹笑意,似是看透了她的窘迫。

    如此,林蔚然摸摸鼻子,脸更讪讪然了。

    男人眼底含笑,林蔚然并不知道男人亦精通此道。

    刚才沈朗他们还在竟陵王萧子琅于朝中投壶的事,却不知道,那一晚与之夜宴投壶的友人便是宫藏。当时二人中就竟陵王迟了早朝,所以被皇上发作了。

    以致于在成亲后的某个夜晚,她以为能凭此技碾压男人之时,却被秀了一脸,然后反碾压。

    两人间的眉眼官司也就发生在那么一瞬间,快得没人注意,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南阳侯身上。

    “侯爷来了!”

    这些小公子小千金面对南阳侯这个长辈,一个个倒是挺乖觉的,站着就像一只只鹌鹑。

    林桓嵘看了看被众人围做一团的自家的儿女,视线落在林蔚然身上时,不自觉地顿了顿。

    林蔚然从他们一出现,就眼观鼻鼻观心,并不知道除了南阳侯之外,还有一人的视线也落到她身上,看到她一副乖巧的模样,眼底盈满笑意。

    南阳侯问怎么回事,林溯月看了林蔚然和林昭然一眼,然后上前一步,将事情说了。全程公正,不偏不倚。

    最初时,南阳侯还在为这些小儿女的小纠葛哂然一笑,可是越听后面他的笑容是渐渐消失啊。

    林昭然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听着他说,但到了最后,脸上的笑容是淡了又淡。

    最初南阳侯听到林蔚然在投壶一事上这么厉害,不由得又看了她一眼。

    再听小儿子说到亲生女儿林昭然对此事的处理方式,眼皮忍不住跳了跳,亲女的眼界还是太窄了些。

    她的心是好的,想以最小的代价结束此事,可自古以来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她这样做,一开始被挑走彩头的三人人会心里不舒服,觉得不公平;如果有流言传开,反倒是那些没被挑走彩头的贵女会被说输不起,这样一来,她会被这大多数人埋怨。她呢,落得里外不是人。

    南阳侯头疼,他每天府外的事都忙不完,现在还要操心儿女的事,可没办法,摊上了,只能先解决了。看来昭然还是得送到他娘的萱北堂来教养才行。至于李氏,一言难尽。

    “呵呵,小姑娘们一块儿玩玩,培养培养感情挺好。这样,这些彩头世叔就代蔚然收下了。正巧前阵子世叔得了一批澄泥砚,晚点你们一人拿走一方把玩!”

    南阳侯这是在替林昭然收拾烂摊子呢。

    林蔚然想笑,别怪她幸灾乐祸,她实在是挺烦林昭然那副智珠在握的模样的,真以为重生了,就能想摆布谁就摆布谁了?要知道重生并不会增加智商,林昭然重生前的生活阅历,不足以让她在勋贵门阀里进退自如。

    林昭然再傻,在南阳侯接手处理后,也意识到自己的处理方法欠妥。

    却又不知其所以然,只能按下不表。

    众千金面面相觑,有思虑周全的如孟静仪等,是狠狠松了口气。一方澄泥砚的价值,并不比她们掏出去的彩头低,这下面子里子全都有了。

    南阳侯说完,往萱北堂的掌事嬷嬷那里看了一眼。

    她倒是知机,适时地站出来提醒,“姑娘们快入厅吧,夫人们想来都等急了,你们再不进去她们就要出来找了。”

    “那诸位公子就随我先行一步入席吧。”

    林溯风笑言,他爹南阳侯会在宴席中出现以示对他妹妹林昭然的重视,但现在却得由他出面招待这一帮公子哥儿。

    至此,男女分开,女眷陆续入厅,少年郎们则跟着林溯风走。

    围着沈朗的公子察觉他神色有异,因为招呼他跟上,他却像没听到一样,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前方。他这反应让人纳罕,他应该说从南阳侯一行人出现后就有点不对了。

    沈朗身边的友人忍不住问道,“沈公子,你在看什么?”

    沈朗根本不理会,反而是上前一步,试探地叫唤,“宫大人?”

    听到叫唤,坠在南阳侯一行人之后的宫令箴抬眸,看向来人,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真的是大人您啊。”沈朗喜出望外。

    众人懵,这是什么情况,看沈朗这欣喜若狂的反应,眼前这位跟在侯爷身后不起的‘宫大人’难道是哪位大人物不成?

    此时连南阳侯都驻足,侧目看来。他先看廖翌沣,哪知廖翌沣也是一脸疑惑的模样,显然并不知道他所带来的这位友人究竟是何身份。

    沈朗的身份他是知道的,右扶风沈华之子。此时京北尹,右扶风,左冯翊是三辅即京师地区的地方行政长官,有资格参加朝议,具有高与一般洲府长官的特殊地位,因此得以列于诸卿。

    这样的身份,即使在京城,宴会上都是要郑重对待的贵客之一。可他现在这样,态度明显地带了一些自下而上的讨好,这就耐人寻味了。

    “沈公子,这位是?”林溯风问。

    “他就是方才我说的谏议大夫宫大人啊!”

    南阳侯的眼睛攸地看了过去,直直落在宫令箴身上。谏议大夫,属正四品下,掌谏议得失,侍从赞相。与光禄大夫、太中大夫、中散大夫一道,此四大夫掌故问应对,为皇帝谋事。实实在在的天子近臣。况且他还年纪轻轻,将将二十岁,且还出自姬家,皇室文家与姬家的关系向来交好,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啊。

    “宫大人,这段时间侯府怠慢了。”委屈他与廖翌沣一个院子。

    “无妨。”

    宫藏淡淡地道,其实他没有刻意地隐瞒自己的身份,却也不会特意去说。况且进南阳侯府时,他尚有要事在身,也有借侯府掩盖一二的意思。

    谢洲意外也不意外,那天他在萱北堂看到的人果然是他。宫藏年长他几岁,家世良好,人品贵重,运道不差,如今更是天子近臣,很多大士族老人都预料,如果不出意外,他能在而立之际位列九卿。这样的宫藏,不仅让同龄人黯然失色,甚至老一辈小一辈的仕族子弟都望尘莫及。

    有很多人说,他是下一个宫藏。所以对于他,谢洲是真的不怎么怎么形容心里的滋味。

    “原来是宫大人。”廖翌沣更是吃惊,“令箴兄,你瞒得我好苦。”

    “廖兄,抱歉,令箴是我的字。”他姓宫名藏,字令箴,如此通报姓名也不算有错。

    沈朗点头,证明他所言不虚,令箴确实是他的字。

    林蔚然也是小嘴微张,宫藏,他是宫藏?!

    那本书她虽然弃了,但也知道宫藏是男主在政治生涯上最难缠的对手,俗称大boss,最后怎么被攻克的她不知道,因为她弃文了。可按照渣作者的套路,任何的牛鬼蛇神多半不敌主角光环,成为男女主感情路上功勋路上的垫脚石。

    林蔚然的视线来回在谢洲和宫令箴二人之间打量,只觉得吡了狗了。

    这两人一俊朗一成熟,一个是才华满腹的意气风发,如清晨的太阳耀眼充满了希望;一个是浸染了权利之后智珠在握的淡然,如快要进入午时的太阳,不若早晨时耀眼,却已初具能量。

    她吃惊的小表情,让他心底生出一股隐秘的愉悦感。他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不会羞于承认。

    他从不自傲于身份能力,平常心看待。但这些也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并且渗透进骨血,养育出了这样一个他。她惊艳于此,必然也是欣赏这些特质的,这让他很心口微开,如同流进了一捧甘泉。

    南阳侯看了看天色,道,“改日咱们再叙。”此时并不是细说的时机。

    宫令箴颔首应允。

    “这些彩头你收起来吧。”说罢,南阳侯不再理会之后的事,抬腿离去。

    大家以为她会不好意思,哪知她竟然若无其事地将贴身丫环招呼过来,“晴雪,快来,先将这些都送回景华园。”

    杨钥忍不住讽刺了一句,“果然是出身低贱,一股子的铜臭味!”林蔚然害她丢了大脸,此刻表情又太过愉悦,可不是刺她的眼吗?

    林蔚然可不会惯着她,转过头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输不起就直说,说这些酸话,样子真是太难看。”

    “你——”

    “好了,进去吧。”孟静仪打断她的发飙,然后淡淡扫了林蔚然一眼,“林四姑娘,有脾气是好事,但须得有相应的实力来支撑。否则,这将会是一场灾难,徒惹祸罢了。”

    林蔚然淡淡地笑着,这道理她当然懂,但杨钥这类人,看你不顺眼的话,不管你有些事做与不做,得罪与不得罪,她逮着机会的话肯定会整你的。

    况且孟静仪这话,未偿没有暗含警告。

    周颜担忧地看着她,希望她不要再与孟静仪争这口舌之快了。

    “孟二姑娘的话我记住了。但我也有一句话送给杨大姑娘。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强赌灰飞烟灭,以后还是少与人赌斗吧,丢脸还伤财!”

    噗嗤,好几位听明白她这话的公子哥儿喷笑。

    她这话何止是说杨钥,简直是将一众出了彩头想看好戏的贵女们得罪了个遍。没见一个个脸都是绿绿的吗?再加上公子中出众的几位笑成这样,更让她们生气了。

    在场的姑娘们很多都是一头雾水,但也不好在大厅广众之下暴露自己听不懂,显得很无知一样。只能瞪着眼,看着这几位一个个帮林蔚然说话。

    “林四姑娘真是有才,在下佩服。”

    “其实,林四姑娘说的也挺有道理的。”

    后来这些姑娘回去后问了家中的学问好的兄弟,方知林蔚然那几句话是化用了子瞻居士的念奴娇?赤壁怀古的一句诗词‘谈笑间,墙撸灰飞烟灭’,差点没将鼻子气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