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七次总裁,爱上我! >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那你后面应该是长教训了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那你后面应该是长教训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那你后面应该是长教训了

    然而,吐出去之后,又有新的疼痛在提醒着她。

    被深度催眠的日子,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居然会变得那么可怕。

    那么不可理喻,都是为了想跟帝均白在一起。

    帝昊天,到底是怎么坚持得下去的……

    “你转过身来。”虞桑环说。

    唐宝不解,“怎么了?”问着,身体转过去。

    然后就感觉到虞桑环用嘴在咬她手腕上的绳子,吓得她立刻转过身来。

    “妈,你不用这样。”唐宝说。

    “在意这些做什么?总比留在这里被他带到不知道什么的地方去好吧?”

    “那我先解开你的,你再帮我解开。”

    “你的绳子绑的比较简单。别动,只要解开,我们就可以逃了。”虞桑环俯下身,继续咬着唐宝手腕上的绳子。

    唐宝眼里含着泪,她想,她们一定要逃出这里。

    别给帝均白带走。

    走得越远,帝昊天就更难找到她们了。

    花了十分钟的样子,唐宝才感觉到手上的绳子松开了。

    她的手得到自由,就给虞桑环解开绳子。

    唐宝看着那门,和虞桑环对视一下,然后两个人翻窗走。

    因为这边都是山路,跑起来都比较困难的。

    尤其是虞桑环,上了年纪,跑起来更吃力。

    唐宝就一边扶着她,一边跑。

    但是刚跑了一百米开外,就被帝均白给追了上来。

    “唐宝,你就这么喜欢从我身边逃离?”帝均白问,脸色已经变得阴暗。

    “你就不能放了我么?我根本就不属于你。”唐宝有些慌张地后退。

    “属于帝昊天么?如果不属于我,你就更不该属于他!”帝均白说完,掏出枪,“既然你们那么想跑,我就只好打断你们的腿了。”

    说完,对着虞桑环的一条腿就开了一枪——

    “啊!”虞桑环痛得倒在地上。

    “妈!”唐宝吓得脸色发白,“妈!”

    唐宝看到虞桑环的小腿上一个血窟窿,血不停地往外冒着。

    她只能用手给给她捂着,身边没有任何东西去包扎伤口。

    鲜热的血让她恐惧。

    可不能让帝昊天唯一的亲人出事,她做了那么多错事,绝对不能让虞桑环再有事的!

    她愤怒至极,“帝均白,你还是不是人啊?”

    帝均白走上前,在唐宝的面前蹲下,看着她,“我不是人?你觉得我和帝昊天比起来,谁更仁慈?你觉得我要是被帝昊天抓到,他会饶了我?”

    “你完全可以放了我们,帝昊天不会杀了你的。”唐宝说。

    “不会?唐宝,你是多不了解帝昊天啊?”帝均白问。

    唐宝说不出话来,是,帝昊天肯定不会饶了他。

    “总比你抓着我们逃好吧?”唐宝问。

    “我的目标就是你,没有你,我怎么活?”帝均白摸她的脸。

    唐宝直接的脸上恶心,转开脸。

    帝均白对她的排斥也不生气,说,“我不会伤害你,但是也别再跑,否则,我就打断她的另一条腿。”

    唐宝和虞桑环再次被抓到屋子里去。

    帝均白将两个人再捆绑住,转身要走。

    “帝均白,你就这样?你给我妈腿上的伤处理下。”唐宝要求。

    帝均白转身,看了眼虞桑环腿上还在流的血,没说话,去找了一块毛巾,缠上,扎紧。

    “就这样?”唐宝问。

    “不然呢?”

    “这里不是有医生么?你去找医生过来,把子弹取出来。”唐宝说。

    “这是给她逃跑的代价。要是腿废了,人死了,那也是她命不好。”帝均白说完,转身走了。

    “帝均白!帝均白!”唐宝叫他。

    “别叫他了。”虞桑环虚弱地说。

    “妈,你感觉怎么样?”

    “没事,血不流了。”

    唐宝看向那腿,不是不流,只是流得比较慢罢了。

    因为子弹在里面,根本就止不了血的。

    “我要是真死了,你就一个人跑,我也不会拖累你。”虞桑环说,“回去后,和昊天好好过日子,把孙子好好带上,我死也甘愿了。”

    “妈,你乱说什么呢?别说了,我们一定会跑出去的,或者帝昊天会找到我们。”唐宝说着,眼泪落下来。“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我去求帝均白,让他把你腿上的子弹取出来。”

    “唐宝,你都不恨我么?”虞桑环问。

    唐宝想了想,摇摇头。

    “为什么?我曾经那么对你。”

    “你是帝昊天唯一的亲人,我不能让你出事。”唐宝哽咽地说。“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只是因为这样么?”虞桑环问。

    “嗯,因为曾经我也有母亲,我知道失去妈妈心里会有多难过。以前我还小,不知道该怎么救我妈,看着她生病,离开我,我心里很难受,却什么都做不了,我不喜欢……不喜欢那种无助的感觉。”唐宝眼里含着泪,想到以前,“其实,当初偷你的钱包,就是我心里难受,有恐惧,所以,在看到你掏钱包时,有了那样的心思。我知道那样是不对的。但是我没有忍住……”

    “原来是这样。”虞桑环无力地笑了下,“因为你有这样的心思,我才活到现在,要不然早就在那次爆炸中死去了。不过,你真的很有孝心,肯定是从小被妈妈呵护长大的。”

    唐宝想到什么,不由笑出来。

    “怎么,我说错了?”

    “不是,我只是想到我小时候被我妈妈打的情景。”

    “你妈妈打过你?”

    “嗯。”

    “真的打了?”虞桑环似乎不太相信,因为她觉得女孩子一般不会体罚,“因为偷钱?”

    “不是,因为我大冬天的跑雪地里踩,玩雪,弄得身上脚上都湿了,我的两只脚都冻得冰凉。我妈妈就拿着棍子吓我,你要是再给我跑雪地里玩,我就拿这根棍子抽你。我当时是听话了,就听话了一天,第三天又跑雪里去了。然后我就被我妈抽小腿了,给我抽得小腿上都是青紫的。”

    “那你后面应该是长教训了。”

    “没有,第五天又去了。”

    虞桑环不由无奈地笑了出来,“你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