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逐尘录 > 三一下 来人不语真相如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童陆大胆回她,

    “那我便猜猜看!”

    童陆调整了个舒服姿势,摇晃起脑袋,这才接着道来,

    “你也知自己与宋大人的实力差距,若是真刀真枪来战,你是绝对占不得任何好处!因此,你必须要求得外援,方能有必胜把握!可找来找去,却只有这些人愿意与你联手,你本来十分担心他们会出尔反尔,可杀心太胜,最终还是与之定下盟约!你们一齐设计,在这谷中埋伏起来,只要宋大人带人过来,也必将死无葬身之地!想得是好,可又如何引得宋大人亲自带人过来?正发愁呢,可偏偏得到大将军千金瑶儿来到琼州的消息,她可是一个大肥肉,若是有她在手,宋大人又岂有不来的道理?!他若是救出瑶儿,必能在大将军面前挣得颜面,而他也知你的实力,无须运用太多力量,便能将你收拾得妥妥贴贴!”

    童陆歇了口气,又道,

    “一切都很顺利,你们把瑶儿给抓住带了回来!这还不够,为了蒙蔽对方,仍是抓了不少百姓回来,增添法码,而宋大人因为爱民如子,亲入虎穴,对他的名声也大有益处!所以,宋大人就更有理由亲自带人过来!可惜啊,可惜,你们计划得如此周详,却是自己内部先出了问题!”

    阿巫笑笑,轻声回道,

    “嗯,说得倒是有理,那接下来又是如何?!”

    童陆嘿嘿直乐,头晃得更加厉害了些,

    “看来是我说对了!嘿嘿,那我接着来了哦!”

    童陆此时精气神十足,那得意样儿,小乙真想一脚把他踢到水里!

    又听童陆说来,

    "其实你们早就知晓宋大人和他的手下一齐过来了,可仍是不断放出人去,故作回谷的假象,好让他们认为这谷中有大事发生,所有成员都齐聚一堂!宋大人没有冒然进来,正好你的手下又是发现了我们,而我们之中,又有宋大人的手下,于是你们便想要放我们进来,待我们了解清楚这里边的情况,就再找个空子让我们把消息带出,宋大人听了,也必然会相信我们说的话!那些虐待俘虏,守备稍有松懈的假象,也是一齐传递给了宋大人知晓!最终,宋大人还是中了你们的奸计,他们一路杀将进来,无人可挡!可他们也是大意了些,中了你们的埋伏,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童陆说得兴起,把袖子挽到了胳膊之上,又道,

    "本来是计划好的,你们与盟友一同出手,要想歼灭宋大人的人马,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可是,这可恶的盟友却是突然不见了人影!于是只剩下你自己的人马与他们作战!你也知晓的,己方不论是开口,或是单兵素质,都远逊于对方,再加上人数差距,即便是从暗地里偷袭,也无法一下杀死对方!给了对方喘息机会,那又如何能够坚持到最后!所以,你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宋大人好不得意,要将你当众斩杀,以泄自己心头之恨!"

    说到精彩处,童陆又是站了起来,两手不断比划,兴奋说来,

    "谁能想到,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宋大人还没得意多久,又是再次被人偷袭!这次对方势头极猛,再加上人数众多,对此处地形也是了解得清楚,所以与之作战,得不到任何便宜!我们本想逃出去的,却是被他们团团围住,没办法,逃命要紧,正好对方不太熟悉水性,所以就游到这湖中来了!"

    童陆看着阿巫,坏笑起来,

    "你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又要对你下手,所以也同我们一样,躲到了这湖心中来!阿巫,我说的没错吧?!"

    阿巫笑笑,淡淡说来,

    "那你说说看,他们为何要来杀我?!"

    童陆回道,

    "他们做了这背信弃义之事,若是传了出去,怕是不好听,再说了,只剩下你一个了,一刀的事,干嘛给自己留下麻烦!"

    阿巫轻轻捋捋发丝,头顶之上的鸡毛也早就荡然无存,她悠悠然回道,

    "就算你说得对吧1"

    童陆得意的脸上瞬间凝滞,他知道,自己说的,定然没有完全正确,可他却又不知错在了何处,

    "我哪里没有说对?"

    阿巫轻轻摇头,不愿回他,只是轻声道,

    "事实究竟如何,已然没有任何意义!许久事情,我已经不愿再提了!"

    她长长叹了口气,又接着说来,

    "既然姓宋的死了,我好像也就没有再活下去的理由。我不知为何会与你们说这一些,只是心里头觉得你们正直勇敢,改作改为。"

    童陆问她,

    "既然不想活了,那又为何会带着这树桩过来,被人一刀砍死了,岂不痛快?!"

    阿巫笑道,

    "死在他们手里?呵呵,我可还没沦落到那般凄惨光景!"

    童陆又问,

    "莫不是你想死在这湖水之中?!"

    阿巫道,

    "我刚才本就想要自行了断,可又见着你们三人带着这女娃就这般浮在水里,竟是玩得无比开心!这大难临头,没有任何出路的情况下,却仍是这般淡定自若!你们都还年轻,却有这等气魄,实在叫我大感钦佩!我突然之间又不想死了,想要靠近过来,听听你们还有何话好说!"

    小乙知道,

    "你来得正好,我们早累得不行,正好在这树桩之上歇歇,到了时候,才有力气突围!"

    阿巫轻笑两声,回道,

    "突围?!在这水里,他的手段倒是厉害,可上了岸又能怎样?!你可知他们有多少人?就凭你们三个,又如何能够逃得出去!"

    小乙笑道,

    "不试上一试又如何能够知晓?总不能老待在这湖里吧!"

    童陆拍起手来,回道,

    "哎,小乙哥,你看看,我们若只是泡在水里,只怕坚持不了太长时间,可现在有这树桩了,咱们便能与他们作持久战了,嘿嘿,表哥抓鱼的手段,咱们可是见过的哟!"

    阿巫泼了盆冷水,道,

    "你想得倒美,他们就不能造上几只筏子过来?你刚才也见着拿刀那人的厉害,若是他亲自过来,你们是否又有必胜的把握?!"

    这话说到了重点,现如今只能避得一时,得好好想想突围的办法!

    童陆思索一阵,把头放到了蜷起的双腿之上,他忽的抬头,看向阿巫,满眼尽是欣喜,

    "哎呀呀,我怎的这么笨,这都没想到啊!"

    把一手拍在史小龙大腿之上,只听得啪的一声,史小龙张大了嘴,差点儿没叫出声来。

    小乙无奈问他,

    "陆陆,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童陆却是站起身来,弯腰对着阿巫行礼,

    "我的姑奶奶,我们都知道了,你是来救我们的对吧?!"

    阿巫没有回话,把头转向了一旁,小乙和史小龙却有些莫名其妙。

    又听童陆道来,

    "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必然知道如何逃生,所以,我们只要跟着你,便能活命,嘿嘿,我说的是与不是?!"

    阿巫闭上眼,抬起头来,任那雨水滚落在她脸庞,又是把她面部的青色冲淡了一些!她深吸几口气,轻声说来,

    "能不能活命,那还得看你们自己的造化!"

    童陆兴奋得跳将起来,这树桩一晃,差点儿把自己给晃到水中,他大笑不止,指着老天说来,

    "哈哈,哈哈,天无绝人之路,我就说我们没这么容易死吧!"

    小乙听了这句,也是直摇头,这还不知如何突围,却是这般张扬,别到时候对方加强了防备,任你再好的计策也是无用!

    童陆笑眯眯问阿巫道,

    "阿巫姐姐,你倒是说说看,我们如何才能逃得出去?!"

    阿巫没有回话,却是岸边有人大喊,

    "嘿嘿,你们还想逃出去呢?!哎,别做梦了,这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全是我的人,你们只有死路一条!我这人啊,平日总是心软,可你们偏要与我不对付,哎,我也只能狠狠心,把你们剁碎了吃肉!"

    几人一齐往声音来处看去,那大刀男不知何从坐在了那水面平台之上,他赤裸着双脚,泡在水里,看那神情,似乎颇为享受!

    他既然说这狠话,这方当然也不能有任何的退让 ,于是童陆挺起胸膛,怒怼那人,

    "嘿,小子,你就是刚才那个下水半天,连一步都游不出的家伙?!哎,可惜你爷爷我现在没功夫搭理你,否则教你一两招,也不至于那么狼狈!"

    那人是个急性子,听了这话,怒不可遏,回道,

    "你个婊子养的,老子会游水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

    童陆没等他说完,就又说出了口,

    "我在你头顶上拉屎呢,拉上一泡大屎,然后叫你用手一抹,弄得满脸都是!哎,对了,我就说嘛,你说话的味道怎的如此之臭,哎,原来是自己做的好事,罪过啊罪过!"

    童陆乱说一气,胡搅蛮缠,把那人气得不行。那人再不泡脚,蹦跳了起来,吵吵着要过来与几人算账,最好将他们折磨够了,再一刀砍死,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童陆却仍在嘲讽,

    "你跳个什么劲,若是不服,赶紧过来,叫你看看你大爷,二爷,三爷,你姑奶奶,还有你小姑子的好手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