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尚书大人易折腰 > 第459章:大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元娘笑了,她便把自己送嫁妆的事情解释了。

    几个人听了之后都微微惊呀,马映霜感叹,“孔大儒果然是当世大儒,想法就是与世人不同。”

    “出退那日再送嫁妆,万一嫁妆多送不完怎么办?”王薄言问。

    “哪有那么多。”谢元娘笑了笑。

    王薄言却还是好奇,“元娘姐姐,到底有多少?南蓉县主有一百八十??呢。”

    意思是你得压过她。

    “你就放心吧,反正不会让你失望。”谢元娘卖了个关子。

    王薄言立马笑了。

    谢文惠听了,捧着茶杯的手却是微微一顿,习惯了谢元娘的好命,如今听到这些,已经没有波动了。

    时间不早了,众人也不好留在这,谢元娘将人都送走之后,这才翻看每个人送来的礼物,发现其中有几个特别的。

    马映霜送的礼物有双份,任蓁蓁送的也有双份。

    令梅还在奇怪,“姑娘,怎么是双从份啊?”

    谢元娘让令梅退下去,自己将几份礼物打开了,马映霜送的一个是钗一个是扇子,扇子一定是马尚送的了。

    任家的两个匣子,一个是玉镯子,一个是木簪子。

    这两个就不好区分了,不过想到任显宏曾送过她木簪子,那么玉手镯就是蓁姐送的了。

    谢元娘将木簪子和扇子放在一起,叫了醉冬进来,让她把这两样放到箱子的底下,不管如何,如今与他们再也没有关系,收着他们的东西总是不好。

    谢元娘下了马映霜送下的簪子还有蓁姐送的手镯,至于王薄言送的则是一本游记,竟也是大家的孤本。

    谢元娘很喜欢,当晚就拿着看了起来,小舒氏过来了,红着脸塞给女儿一本书,就走了。

    谢元娘前世嫁过人,当然明白是什么,看也没看就让令梅收起来了,反而是看游记很晚,被令梅催了几次才睡下。

    顾府那边,顾远一直也没有睡,这些时日虽然没有见到那丫头,那丫头的一举一动他却是知道的。

    望着天空中的月亮,顾远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成亲,而且娶的还是一个小丫头。

    江义看了看时辰,“二爷,休息一会儿吧,天亮就要去孔府迎亲了。”

    顾远没有应声,却是转身去了里间。

    多年来,顾府从未来有喜事,却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勋贵世家,这日办喜事,能来的世家都来了,更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孔家是在成亲这一日才送嫁妆。

    天一亮,嫁妆的队伍就出发了,从孔家一直到顾府的门口,还没有排完,街道两边的百姓看的都错愕不已。

    郡王府那边自然也一直观察着这边的动静,最后听到人说足足有二百抬,郡王府便明白孔家是在和他们打擂台。

    郡王妃到顾府做客,面上尽是笑意,郡王府里寿春郡王面色却不好看,不过顾府也不郡王府能得罪的。

    寿春郡王不高兴,还要收拾一番去顾府里道贺。

    谢元娘知道人很多,可是被蒙着盖头,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由着小叔叔扯着走,她想起了前世,顾庭之很不高兴,又很不耐烦,新婚之夜更是独守空房。

    拜堂被送进新房,直到盖头被掀起,谢元娘才恍然回到现实。

    一红喜袍的小叔叔很俊朗,谢元娘看的脸也微微发热。

    “你先休息,吃点东西,我去招待客人。”顾远也被小丫头给惊艳到了。

    小丫头虽然还没有长开,可已经有了绝色之态,他一时也后悔自己当实这样帮她,会不会害了这丫头,她该有更幸福的人生。

    顾远带着心事走了,他眼里的失落,谢元娘看到了,却也误会了。

    小叔叔为何失落?是因为娶的不是心爱的女子?

    屋里道喜的人很多,谢元娘和众人说了会儿话,那边开席了,众人才离开,谢元娘又将头上戴的脸上擦的厚粉都弄掉,一个时辰也过去了。

    有丫头端了吃食进来,谢元娘是真的饿了,一连吃了两碗的粥才放下筷子,小菜很好吃,粥煮的也粘稠,对于一天没有吃东西的谢元娘来说,正合胃口。

    “姑娘,你这就歇下了?不等二爷了?”令梅诧异姑娘这就上床了。

    “二爷还要在外面应酬客人。”谢元娘挥手,“你们也去熟悉一下地方,先休息,这边有事会有府里的丫头,你们明日再过来。”

    令梅还要说,醉冬拉住了她,三个大丫头这才下去。

    谢元娘之所有支开三人,也是因为她与小叔叔根本就是假夫妻,所以也不用等小叔叔回来,相信等小叔叔回来了,也会找别的地方去住。

    前院,顾远将最后一名客人送走了,才面色浓重的去了书房,江义忙上前来,“小白太医已经看过,大公子的伤势有些重,要养半个月才能下床。”

    “鲁五呢?”

    “鲁五也受了重伤,要养三个月。”江义埋着头,“兴旺那边已经带着敏姑娘先住到了郊外的庄子上,敏姑娘也受了惊吓,听说发热,我已经让大夫过去了。”

    顾远手敲着桌面,站起身来,“让人备马车,我先去看看庭之。”

    江义错愕的抬起头,“可是...可是今日是二爷的大婚之日。”

    这样将新娘子仍下独守空房可以吗?

    “元娘那边不会生气。”顾远不担心。

    这一事,到也避免了今日新房的尴尬。

    二爷已经看不到身影了,江义这才回过神来,大步的追了出去,心想二爷这心也太大了,女人是最小心眼的,特别是新房之夜一生只有一次,二爷还不回去,二姑娘脾气再好,也不能忍受得了。

    顾远大晚上出府,原本就是瞒着人,自然也没有惊动府里的人,谢元娘新房又是在竹笙居,院里的消息更传不出去,所以院里的下人纵然知道二爷没有回新房,可也没有人说出去。

    谢元娘这一晚睡的很沉,许是白天太劳累,许是在挣扎要退亲还是嫁进来之间,终于可以不用再纠结,总之这一晚睡的极沉。

    夜色下,顾远很快就出了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