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扶明录 > 第931 蒲州杂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鹳雀楼前黄河滚滚,春祥在楼前平台挎刀而立望河水皱眉,高杰,刘泽清,刘良佐在其身后一个个板着脸悄悄用眼神作交流,在他们周边数十个健壮番子杀气腾腾。

  高杰几人并不认识春祥,先前仅以为是崇祯帝派来处理那件事的一个心腹太监,随后打听了才知道的确是崇祯的心腹,但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东厂的二把手,小太监的把兄弟,其心狠手辣专门为皇家处理脏事。

  常宇的杀伐果断给高杰和刘泽清留下很深印象,两人对他很是忌惮,于是对春祥也收起了轻视之心,倒是刘良佐这个没挨过揍的没那么大的压力。

  “这边山好水好风景好,三位总兵大人日子过的快活啊”春祥转过身笑嘻嘻看着三人。

  高杰嘿嘿一笑,向前一步道“春公公这是消遣我们呢,这边虽不及东北苦寒却也是贫瘠不毛之地,穷山恶水的何来好风景,再说吾等亦非来这边快活而是奉朝廷之命镇守蒲州,防患贼军”。

  春祥摇头轻笑“贫瘠不毛也没少了三位大人的吃喝玩乐不是,这日子可远比厂公大人过的舒坦”。

  “这……”刘泽清打了个哈哈,心道这阉货上来就挑刺想干嘛,莫不是因为没打点他?“敢问春公公,前些日子听闻鞑子入关了,厂督大人那边战事如何了?”

  春祥扫了三人一眼,脸上阴阴的笑着“风餐露宿跋山涉水从京城追到青州,就像三位当时追闯贼那样,只不过三位是痛打落水狗赚的盆钵满,厂公大人则是啃硬骨头一寸山河一寸血!”

  高杰三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鞑子那么残暴凶狠小太监倒真有种啊,这十余年来明军闻清丧胆面都不碰一下,他倒好硬追硬打,别的不说就这魄力自个三人加一块都抵不上。

  “那战果如何,眼下又到了何处?”刘良佐的好奇心也起来了。

  “咱家手头的最新情报,鞑子已抵达青州城下准备破城”春祥说着扭头望着滚滚河水,“或许现在已经开打……或许很快就有消息传来了”。

  高杰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笑咪咪道“厂督大人用兵入神,在关外鞑子十万大军都不是对手,如今入关不过三万余,厂督应付绰绰有余,如料不差的话眼下已将鞑子击溃,用不了多久便有捷报传来……”

  “就是,就是”刘泽清和刘良佐也赶紧附和着。

  春祥哈哈一笑,背着双手眺望对岸“借诸位吉言”说着转过身一扫三人“咱家是直性子人有话直说不爱绕弯,这番奉皇命来此只为两件事”。

  高杰三人赶紧正色道“公公请说”。

  “首要办诸位上奏之事,其次巡察军务防务,三位总兵大人还请多多配合一下”。

  “应该,应该”高杰三人赶紧应道,心理却在嘀咕,办那件事倒也罢了,这巡察军务防务可就值得深思了,看来朝廷现在是要逐步约束他们这些军阀了,以前朝廷软弱无能惹不起他们,很多事睁只眼闭只眼任由其胡来,如今朝廷里出了扛大旗的硬茬子,不管贼军还是清军又或自家兵马,谁?N瑟收拾谁!

  看来往年的那些自由潇洒好日子即将一去不复返咯。

  三人心里都咯噔一下。

  蒲州城县衙内一个偏院里,朱存极坐在树下看着天空发呆,这数日间任由他想尽任何办法也无法同外边的人取得联系,他被软禁了,禁的严严实实的,每天除了送饭的外见不到一个活人。

  不,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活人,朱存极在一刹那见甚至以为自己眼花或者产生了错觉。

  不过很快他意识到,这不是幻觉,迎面一个很年轻但浑身都散发杀气阴气的男子缓缓朝他走来,眼神中充满了好奇。

  “秦王殿下?”春祥开口问道。

  “正是,敢问你是……”朱存极突然间意识道这个人是个太监,顿时大骇“您是宫里来的?”

  春祥笑了“秦王殿下,口说无凭咱家要看证据”。

  “公公稍等”朱存极快步跑进房内抱了个铁盒子出来递给春祥。

  春祥打开看了,脸色无常内心颤抖不已,这人的确是真的!各种印玺文书都在,这些物件是做不了假的。

  “东厂春祥见过秦王爷”春祥将铁盒还给朱存极然后拱手施礼,朱存极松了口气,不过一听对方是东厂的心又提到嗓子眼了。

  “春公公无须多礼,敢问春公公可是皇上派您来的”朱存极心中七上八下。

  春祥点点头“自西安遭贼蒙羞之后,传言四起,有道秦王殉国亦有秦王投贼之说,皇上初闻秦王爷消息时也是惊喜交加,便让咱家过来探个虚实,天佑大明果真是秦王爷不假”。

  “吾秦王一脉数百年来铮铮铁骨岂能做那辱没祖宗之事投贼,可恨竟有小人散谣辱我,可恨,可恨啊!”朱存极恨的咬牙切齿。

  春祥安抚道“身正不怕影子斜,皇上英明又岂能受那谣言所惑,此事既以定论咱家当以遣人回京报喜,不日皇上必下抚赏,秦王就暂在这蒲州委屈几天”。

  朱存极听他这么说心下稍松暗暗吐了口气“本王落难时尚有几个忠仆随从,只是这数日没见着了,常公公可否着人寻来,吾秦王府为贼所毁家破人亡仅剩这几个家仆了……”说着竟然垂泪。

  “秦王爷放心好了,咱家待会就着人去寻”春祥赶紧应了,随即话题一转“不过皇命在身还请秦王爷将这些天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咱家也好回京说与皇上交差,其中过程越详尽越好”。

  “这自是可以的”朱存极清了清嗓子“去年……”

  于此同时,县衙东南角的一处低矮房子里,几个家丁模样的人被剥光了衣服吊了起来抽的血肉模糊,一个东厂头目满脸狰狞“谁先说,谁活!”

  一个时辰后,春祥走出偏院,几个番子围了上来在他耳边嘀咕了一会。

  “严加监管,任何人不得靠近”春祥说完就急急离去,没走多远就见一个荷花池畔的亭子里高杰,双刘三人在低声闲话,瞧见他后便赶紧走过来“春公公,确认了么?”

  春祥一头雾水道“确认什么?”

  “就那秦王是真是假啊”刘良佐最是心急。

  “什么秦王?”春祥脸上雾水更浓。

  高杰,双刘哪个不是人精,顿时了然,不管真假,不管如何处置那都是皇家的事了,和他们无关,也最好不要知道,于是打了个哈哈“春公公一路风尘先去休息会,晚间我等设宴为您接风洗尘”。

  春祥微微一笑点头拱手,就要离去,却见几个东厂番子一脸疲色的快步走来,不由眉头一皱,这不是他带来的人。

  “春公公”那几个番子近前“我等奉督主大人命令八百里加急给三位总兵大人送信,可好您也在这呢”。

  八百里加急!春祥心头一动,身后高杰几人也赶紧靠了过来,那番子从怀里掏出信递给春祥,春祥接过在手里颠了颠却没打开,随后交给了刘泽清“如料不错,三位大人的活来了”。

  ……………………………………………………………………

  看书的朋友顺手投个票,谢谢。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