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50章 就不信调戏不了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着吴芳琳的话,无计可施的秦牧依依正在虐待自己的脑袋,屁股便被人拍了一下,敢如此放肆的除了秦炎离还能是谁。

    “拍哪儿呢?这也是能随便拍的吗?你知道这屁股这么紧致是花了多少银子吗?贵重物品,勿碰,碰坏了回头不好还原。”秦牧依依冲秦炎离翻翻眼,然后转身上楼,总有一天他随意的行为会被吴芳琳看到。

    他们是在薄冰上跳舞,随时都有沉入冰冷湖底的可能。

    “你的言语到是越来越火辣了,一如你这紧致的......嗯,贵重物品。”紧随其后的秦炎离又伸出他的魔爪,准备再在那贵重物品上摸一把。

    “君子动口就好。”秦牧依依腰身一收,秦炎离的手便只滑过她的衣裙。

    “行,那就先动一下口。”秦炎离俯身咬住秦牧依依的耳垂儿。

    “轩儿,你们在干吗?”秦牧依依正准备反抗,吴芳琳的声音便幽幽的传了上来,秦牧依依听到这个声音后身子趔趄了一下,若不是有秦炎离挡着,怕是要直接滚落到吴芳琳的脚前。

    真是怕啥来啥,她不是进房休息了吗,怎么悄无声息的又出来了呢?就说这厮天天这么惹事,总有一天会出事,看吧,被发现了。

    怎么办?该怎么办?秦牧依依用力的咬唇,心却还是不受控的咚咚直跳,大有要闯出胸腔的架势。

    “噢,你女儿耳朵里有好大一坨耳屎,我就是提醒她一下,身为秦家的女人,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形象。”秦炎离转身对吴芳琳说,他表情自然,好像真如他说的一样。

    什么?好大一坨耳屎,这么恶心的话他都说的出口,秦牧依依真想扑上去咬他,然后在一脚给他踢下楼,但她不敢有任何动作,就是连望吴芳琳一眼的勇气的都没有。

    秦牧依依很担心下一秒吴芳琳会喊她的名字,她一定做不到秦炎离这么坦然。

    “轩儿,不要拿姐姐开玩笑,这样妈妈会不高兴。”吴芳琳道。

    “吴女士,您儿子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人,当真是那么回事。”秦炎离耸耸肩,然后坏坏的伸出一根手指在秦牧依依的腰上戳了戳。

    秦牧依依僵直着不敢动,心里却是把秦炎离给痛骂了一遍,这小子纯属故意。

    “就算是,也要顾及一下姐姐的感受,对了,明天让伊秀来家里玩,有些天没见她了。”吴芳琳越过秦炎离望了望秦牧依依。

    吴芳琳是出来拿手机的,正好看到两个人一前一后贴的有点近,却没看清两个人在做什么,才会有此一问,很奇怪,为什么心里有不踏实的感觉。

    “妈,都说了别把我和伊秀扯到一起,她不是我的菜,你别往我碗里塞,要喊您喊,这事我可帮不了您,而且我有必要声明一下,她也只是你的客人,跟我无关,不要对你儿子提要求。”秦炎离果断的回绝了吴芳琳。

    “伊秀哪里不好了?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正儿八正的交个女朋友了,知根知底不是很好。”吴芳琳暗自皱眉,身边看的上眼的女孩子现在也就尹伊秀了,他们秦家自然不能随便找个女孩子入门。

    “她样样都好,但我就是不想要,就是这么简单,女朋友的事不用您老操心,会有人做您儿媳妇的,保证不会比尹伊秀差。”扔下这几句话,秦炎离越过秦牧依依直接上了二楼。

    若不是顾忌秦牧依依,他也不需要跟吴芳琳周旋。

    “你这孩子,妈妈还能害你不成。”吴芳琳无奈的摇头,若不是秦牧依依,他的婚事她到也是不急的,现在却总想着早早的都成定局,如此也好宽心。

    “妈,那我先上去了。”僵在原定的秦牧依依也不能把自己当空气,于是干干的对吴芳琳一笑。

    “去吧。”吴芳琳挥挥手。

    秦牧依依如释重负的松口气,看来刚刚的一幕吴芳玲并没有看到,不然不可能是这个态度。

    “都是你,差点就被妈妈发现了,总有一天我的心脏会因为你停止跳动。”秦牧依依三步两步追上秦炎离,恨恨的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把。

    “你自找的,早早的坦白了不什么事都没了,害得我也要跟着撒谎,最好你把我哄好了,不然我就直接和吴女士挑明。”秦炎离伸手敲了敲秦牧依依的脑袋,自己为了配合她,也伤了不少脑细胞好不好。

    “哄,必须哄,爷,妞儿给你笑一个。”秦牧依依很是妩媚的冲秦炎离笑了笑。

    “爱,不该掺了目的。”秦炎离斜眼,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美滋滋的,掺了目的又怎样,他喜欢就行了。

    “妈妈让我明天请江云墨来吃饭,该怎么办啊?”秦牧依依伸出一根手指勾住秦炎离的手,想到吴芳琳的交代,秦牧依依一脸愁容的说。

    “你没有跟吴女士说你们不在交往。”秦炎离冷眼看着秦牧依依,这种问题也来问他。

    “我脑子不是不灵光嘛,然后就说相处的还好,谁知道妈妈会有下文啊。”秦牧依依皱巴着脸,她以为吴芳琳只是了解情况,然后张嘴便撒了那个谎。

    “哼,相处的好?既然相处的好,找我干嘛呀,找江云墨去呀,光明正大也省的当贼。”秦炎离伸手推开秦牧依依,听他的早坦白的话,哪有这么多事。

    “我当贼还不是被你害的,好,找他就找他,别以为我不敢。”秦牧依依没好气的说,还不是你招惹我在先,不然我也不需要做贼呀。

    秦炎离睬也不睬她径直回了房,都是她自己作的,就让她自己处理。

    扔了包,脱了衣服进了浴室,其实秦炎离也就这么一说,最终问题还不是要他解决,他的女人他不罩着怎么行。

    从浴室里出来,便看到秦牧依依懒懒的斜倚在沙发上,过膝的长裙不知道是主人有意而为还是无意之举,反正已经成功拉至大腿根,莹白的腿跳脱脱的刺激着他的眼球。

    视线上移,衬衫的纽扣只有一个还挂在上面,其余几个已经成功分了家,淡蓝色的胸衣到还是很尽职的裹在胸前,不过有一片春色还是挤了出来。

    好嘛,这是准备色诱不成?就是一个江云墨的问题,她竟然大肆利用自己的身体,还有没有底线?不过,他喜欢,超级喜欢。

    “你洗好了呀?”秦牧依依的声音柔的可以捏出水来,哼,就看你接不接招。

    秦炎离强忍住内心的躁动,旁若无人的走了过去,到要看看她接下来还有什么表演。

    见秦炎离对自己熟视无睹,秦牧依依到也不急,装,你就可着劲儿的装,我就不信我调戏不了你。

    人就怕一个认真。

    “亲爱的,我香吗?”秦牧依依起身上前,从后面环住秦炎离,并故意扭动身体,于是胸前绵软的部分便不停的在秦炎离光裸的后面来回的摩擦。

    秦炎离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身体的某处聚集,但他还在努力的忍着,他都不知道自己的隐忍到底是在教训她,还是在憋屈自己。

    “看来还不够香呢。”见秦炎离依旧端着,秦牧依依的小手开始不规矩起来,沿着秦炎离的胸口寸寸下滑。

    哼,有本事你就一直别有反应。

    “真是个妖精。”当秦牧依依的手成功的越过他的肚脐继续往下的时候,秦炎离再也装不下去了,他扭身一把将秦牧依依抱起,然后果断的压倒床上。

    男人可没有那么好的定力,尤其还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想要调戏他,那结果只能被调戏。

    “哎呀,你干吗呀,我是跟你闹着玩儿的。”见秦炎离的脸压过来,秦牧依依躲闪着,就知道你扛不住,不过,姐不陪你玩儿。

    “现在说闹着玩儿是不是迟了?我可是来了兴致。”秦炎离低头咬住秦牧依依的唇,一只手也探进她的衣服里,小样,这就是玩火的后果。

    “是吗?那怕是没那么轻松容易,哪有不劳而获的道理。”秦牧依依不停的扭动身体,就如一尾鱼。

    “此言错也,哪次不是我劳动,你享受,怎么会是不劳而获呢,乖乖束手就擒吧。”秦炎离用力的在秦牧依依的胸口上吸了一下,一个醒目的唇痕便赫然的趴在了秦牧依依的胸前,暧昧尽显。

    “你个色胚,让我束手就擒可以,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秦牧依依用尚还自由的手抵住秦炎离的胸口。

    “虚,此刻不易聊其他。”秦炎离移开秦牧依依的手,准备继续。

    “爷若答应,小女子一定会好好的伺候爷噢。”秦牧依依对秦炎离挤挤眼。

    “这个到很是让人心动,可惜,我更喜欢自己解决问题。”说完,秦炎离直接堵住秦牧依依的唇,无非就是江云墨的事,这个他自然会处理,现在是尽情欢愉的时刻,岂能被杂事扰了。

    呜......

    秦牧依依这么费力的表演是想换来秦炎离肯定的答案的,这样她就可以踏踏实实的了,谁知道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到底是自己喂了她,还是他喂了自己呀,反正就成为一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