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13章 影后乱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本也没什么的,但想到刚刚电影里的画面,秦牧依依脸便一下子红了。

    看着秦牧依依脸上蒸腾的红色,秦炎离有点心猿意马,于是整个倾身过来,然后伸手捏住秦牧依依的下巴,唇便覆了上来。

    在秦炎离的嘴唇贴上来的那一刻,秦牧依依的身体瞬间僵化,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不是第一次亲密了,可每次他吻她时,她的反应都很强烈,双手成拳不受控的握紧。

    许是感觉到秦牧依依身体的绷紧,秦炎离握住秦牧依依的手轻柔的抚摸,傻丫头,这是在接吻,你身体绷的这么紧搞得跟要上战场是的。

    在秦炎离不停的轻抚下,在他温柔的吻下,秦牧依依的身体由原来的绷直状态,改成倾入秦炎离怀中的状态,彼此相贴,而此刻秦炎离的吻由原来的轻柔改为炽热。

    染了情*色的眸子,爱意充沛的身体,有点忘我。

    “不要......”当秦炎离的手探进秦牧依依的裙底,秦牧依依低声阻止。

    听秦牧依依这么一说,秦炎离只得停了手上的动作,虽然显得有些沮丧,但倘若她不喜,他也不会强上。

    “不要,不要在这里......”秦牧依依浅声呢喃。

    原本有些沮丧的秦炎离听秦牧依依这么一说,顿时来了精神,他还以为这次又和上次一样无疾而终,没办法,就算他很想,只要她不同意,他也会及时刹车。

    酒店的房门打开的同时,秦炎离的吻便又压了上来,炙热无比,秦牧依依只有承受的份。

    秦牧依依不知道是怎么被压在床上的,只知道身体在与床面碰触的同时,她的衣服已经被扒了个干净,带着渴求的吻在肌肤上肆意延伸。

    虽然是第一次,好在男人有无师自通的本领,在短暂的不得要领之后,总算是成功了。

    强烈的不适让秦牧依依猛的睁开眼,吴芳琳含笑的脸在眼前晃动,不,不该是这样的,倘若被吴芳琳女士知道了,定会杀了她的。

    湿热的吻覆上她的眼,怨念它不该在这个时候睁开。

    秦炎离将秦牧依依禁锢在自己的身-下,并温柔的吻上她的眼,傻女人,此时不该是睁着眼睛的,这样的话会让我有种犯罪感,因为爱你,所以想将你占为己有。

    秦炎离的吻好像带了某种魔力,秦牧依依真的乖乖的闭了眼,心跳的节奏却快了几许,经历了这次,以后再也无法和他撇清了,心甘吗?说不清,心情是复杂的。

    “姬姬,姬姬......”秦炎离柔声的低唤着。

    那一刻秦牧依依觉得自己的眼角湿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反正就湿了,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架势,一滴,两滴,悉数都淹没在发丝里。

    小时的时候因为发音不准,他总是把姐姐喊成姬姬,现在到成了用情时的爱语。

    天真的秦牧依依以为这种事该是美好的,可传达传达给她的唯有疼,即便秦炎离已经很绅士,她的感觉还是很不好,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阻止,总是需要这样一个过程。

    许是感受到了她的不适,秦炎离愣怔了一下,选择了草草的收场,他舍不得。

    不知道是因为委屈,还是什么,反正秦牧依依的眼泪就如汪洋。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别哭了,别哭了好不好?是我没控制住。”秦炎离将秦牧依依圈进怀中,不停的亲吻她的眼睛,她的泪珠,那泪咸涩咸涩的。

    倘若她不愿意,他绝不勉强。

    后来因为这事,秦牧依依没少奚落秦炎离,说他爱也没有说一声,就这么占了她的便宜,男人只知道用身体说话,如此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她现在强烈要求退货。

    “想退货?门都都没有。”秦炎离翻翻眼,并振振有词的说:“如果一个男人天天说如何如何爱你,却对你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兴趣,你觉得他是男人吗?只要是正常的男人,就会和我一样,男人的性便是爱,看到我的激烈就知道我有多爱你了吧?”

    “你还真会给自己的脸上贴金,这话给你这么一转变,那我还要感激你不成了。”听了秦炎离的话,秦牧依依的嘴都撇到城墙根了,明明自己是色胚,还生出这么一大堆的言论出来。

    “感激到是不用的,女人,你不满什么,我又不是不对你负责,何况像我这么优秀可不好找。”秦炎离咬了一下她的鼻尖儿。

    “是,我赚到了,可我能说我是被强迫的吗?”秦牧依依翻翻眼。

    “看来我做了一件非常明智的事。”秦炎离若有所思的说。

    “什么意思?”一脸不解的秦牧依依斜眼看着秦炎离。

    “倘若我不早早的把你变成我的女人,你能乖乖的跟我在一起吗?这还不算明智?”秦炎离冲秦牧依依挤挤眼。

    “你明智是你得到了我,可我却损失的太多,因为你这棵歪脖树,害我丢失了整片森林,这损失我还不知道找谁负责呢。”秦牧依依故意气秦炎离。

    虽然是秦炎离先爱上的,但后来的秦牧依依已经和他并驾齐驱甚至超过了他,至深至浓。

    “秦牧依依,你是不是找收拾啊?下次我看你再说这话试试,就算我是歪脖树,你也不可能有什么森林之说。”秦炎离陡然拔高了音量,然后怒瞪着她。

    “知道了知道了,早就言论自由了,我说说都不行啊,这也太霸道了吧?”没出息的秦牧依依顿时没了士气,小声的嘟囔着,自己就是为了压他士气而已,又不是真的这样想的。

    “不行。”秦炎离果断的说,不能说,更不能有想法。

    “不行就不行,要不要这么大声啊?”秦牧依依发现惹上他自己是栽了,彻底的栽了。

    倚在秦炎离的怀里,秦牧依依哭的泣不成声,她的手在秦炎离的身上掐着,边掐边说:“坏蛋,你是坏蛋,这样我们会下地狱的。”

    是啊,她们做了这样的事,是要下地狱的。

    “该下地狱的是我,我们依依只会上天堂。”秦炎离一边拍着秦牧依依的脊背,一边亲吻着她,他并不为自己的所为后悔,如此也好,他一心只想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现在也也算如愿以偿,他会更加的疼惜她。

    “不要和我讲话,我不要和你讲话。”秦牧依依依旧在秦炎离的身上施暴,她在惩罚他,同样也在惩罚自己,因为心,因为情,最后还是成了这样。

    “好好好,不和我讲话。”秦炎离将她圈的更紧,对于她的施暴唯有苦笑,只要她顺畅,怎么做都可以。

    折腾了一番后,秦牧依依总算是停歇,然后将自己的脸埋在秦炎离的怀里,手指在他的胸前不停的画圈。

    已成定局,接下来该怎么做才是关键,她真的可以肆无忌惮的和秦炎离在一起吗?真的可以不顾及吴芳琳吗?倘若这事被吴芳琳知道了,质问她,她又该怎么回答?

    太多的问题让她头大。

    “妈妈会劈了我的。”秦牧依依小声的说,招惹了她的儿子,绝不会心平气和的说,招惹的好。

    “不会,睡吧,什么都不要想,不要忘了,你有我,就交给我处理好,我会好好和妈妈说的,妈妈又不是狼。”秦炎离轻轻的拍着秦牧依依的脊背,不停的宽慰着,他知道她最担心的是什么,但他并不觉得这是多难的事。

    “不要,先不要告诉妈妈,等我觉得可以了再说,给我一些时间准备好不好?”秦牧依依道,现在她还没胆量面对。

    “行吧,那就听你的,不要总是想还没发生的,多想想开心愉悦的,睡吧。”秦炎离吻了吻她的唇角,多大点事,至于纠结这么久吗。

    当然,秦炎离低估了吴芳琳,她是死都不可能接受秦牧依依的。

    是啊,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睡吧,睡了什么就都忘了,等一觉醒来,或许这只是一个梦,如此想着,秦牧依依闭了眼。

    “白眼狼,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竟敢勾人我的儿子,我要你死。”吴芳琳面目狰狞,一双手朝着她的脖子就掐过来。

    哭泣,唯有哭泣,可她的眼泪换不来吴芳琳的半点同情。

    “依依,醒醒,醒醒,依依。”耳畔是柔声呼唤。

    因着她的低泣,睡的正香的秦炎离睁了眼,怀中的秦牧依依正不停的抽动着身体,想必一定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才会这般的委屈吧,于是便轻晃她的身体。

    “啊......”在秦炎离的晃动下,秦牧依依睁了眼,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大脑一时没回过神儿来的她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怎么啦依依?”秦炎离揉了揉秦牧依依的脸,怎么看自己跟看怪物是的,他对自己的脸还是很有自信的。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这,这又是哪里?”秦牧依依傻愣愣的看着秦炎离,自己做梦了,梦里是吴芳琳的脸,怎么会变成这小子。

    “我不在这里在哪里?这是还没睡醒吗?”秦炎离再度揉揉她的脸,这一睁眼就问这么没质量的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