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01章 生死你都逃不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秦炎离的纠缠秦牧依依只觉头大,臭小子,为什么就不能按照吴芳琳的意愿去做呢,这样对大家都好,他的执着只会让事情变得复杂。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死好了,是生是死你都逃不掉。”秦炎离捏住秦牧依依的下巴,狠狠的咬上她的唇,他若是轻松能放,也就不会轻易出手了。

    快乐也好,痛苦也罢,他只要她,任谁都无法改变,他不介意过程,只要结果她是他的便好,有点小变态无妨。

    秦牧依依又成功的愣怔了,好么,问题还没讨论完,这小子就又咬上了。

    痛,很痛,秦炎离好像是为了惩罚般丝毫都没有怜惜之意,秦牧依依甚至品到了血腥的味道,爱情不该是这样的,都说爱情很甜,为什么轮到她就变了味道?

    果小西说是她作的,她哪里作?明明知道此路不通,她拒绝也是作吗?若换做别人她一定是很温婉的女子,她可是一直都期待一场爱情的来临的。

    到底是哪里错了?怎么走着走着就乱了?吴芳琳的话犹在耳边,时刻让她记着姐姐的这层身份,可这小子却非要破坏这层关系,她该怎么做?

    迷茫,无限迷茫,关键更让秦牧依依迷茫的事,她害怕终有一天她会在秦炎离霸道的热情下沦陷,那时她该如何面对吴芳琳呢?

    因这疼痛,秦牧依依想摆脱秦炎离的禁锢,却发现根本就动弹不得,这时秦炎离口袋里的手机喧嚣起来,突兀的电话铃声惊扰到了他。

    秦炎离放开秦牧依依,她的唇瓣因着他的啃咬,破了好大一块皮,鲜红的血正慢慢的渗出来,他低头印上那血渍。

    他也不想这样的,但每次给她刺激的都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他也想做个温柔的有情郎,给她最甜的情,最美的爱,而非现在这种暴虐的样子,也许这就是爱的过程吧。

    爱情不止属于女人的,秦炎离也期待美好,也羡慕那种一生一世的纠缠,可秦牧依依偏要跟他撇清,现在他已经放不开这个女人,就算自己的追逐让她有负担,他也不放弃,对爱他很自私。

    “什么事?”依旧没有好脸色的秦炎离拿出手机。

    “呦,秦少,你该不会这么快就忘记承诺我的事了吧?说好的饭呢?”听筒里莫飞儿的声音到是若百灵。

    “说的什么话,当然不会。”秦炎离望了秦牧依依一眼,她的唇瓣已经红肿起来,自己好像是太用力了,如此还不是给她气的。

    “既然不会那就今晚喽,正好我今天比较闲,有些情还是尽快收的好,拖久了我怕会失效,毕竟我们都不是很闲的人,秦少觉得呢?”莫飞儿到是阳光灿烂。

    “好,那就今晚,地方你订。”秦炎离点点头,反正是要请的,今晚就今晚好了。

    “行,那我就在梦缘定下位子,晚七点,你准时过来就好,就不扰你好事了。”说完莫飞儿便先行挂了电话。

    “换套衣服和我出去。”收了电话,秦炎离望向秦牧依依,此时的她还一脸的幽怨。

    “我没有说要出去。”秦牧依依垂了眸,自己光荣受伤,如何出门,她才不要去丢人。

    “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和我对着来?你也知道根本赢不了我的,又何必自讨苦吃,听话,去换件衣服。”秦炎离伸手捏了捏秦牧依依的脸蛋,罕有的和风细雨。

    “不去不行吗?”秦牧依依一脸凄凄的看着秦炎离,此刻的她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嘴巴给他咬的都成猪公嘴了,怎么见人?何况应酬的事她本来就不擅长。

    “不行。”秦炎离果断的拒绝,虽然请饭的事是他说的,但他却不想单独和莫飞儿一起,十几岁的时候,尹伊秀,莫飞儿还有何旖旎都是喜欢围在他身边的人,为了能成为唯一,三个人没少明争暗斗。

    现在的莫飞儿有了自己的事业,并成为时尚的娇宠,秦炎离并不认为她还对自己倾心,但小心使得万年船,他可不想给自己找什么麻烦,说实在的,对付秦牧依依就够费劲了,可不想因为其他的分神。

    “知道了。”秦牧依依只好不情愿的点头,他说的对,和他的较量中自己绝对是完败,他说不行,那她只能一起,唉,瞧自己这点出息。

    梦缘在兴北路,秦炎离和秦牧依依进去的时候,莫飞儿已经等候在那儿,此时的她脱掉了外套,里面是件黑色的紧身衣,那对傲然的高耸,惹眼的晃动。

    好么,秦牧依依觉得她的眼睛根本就看不到别的了,她很想知道那是原装还是后期改造,总觉得原装的可能性极低,女人啊,总是难掩八卦的本质。

    “依依姐,来,到里边坐,依依姐这唇色有点特别啊。”莫飞儿起身将秦牧依依拉到身边,看着她肿起的唇瓣笑着说。

    “飞儿就别笑姐姐了,说出来丢人,在家吃东西不小心咬到嘴,就成了本季的流行色,本打算窝在家里养伤,有人不同意,非要让我来出丑,我是被胁迫的。”秦牧依依现出无奈。

    秦炎离斜了秦牧依依一眼,看来撒谎这档子事是不用教的,她竟也能说的这么顺畅。

    “是吗?我到是觉得这样看上去更有韵味了,姐姐的美是经得住推敲的,我怎么学也学不来的。”莫飞儿挑了挑眉。

    “飞儿可真会讲话,说的连我自己都相信这是真的了。”秦牧依依笑,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做足表面工作,女人总是喜欢被表扬,秦牧依依也不例外。

    “姐姐,我可是混时尚界的,我说的可是真心话,姐姐这么美想必一定有很多追求者,以后能做我姐夫的人一定很幸福,可惜我是女人,不然我就追求你了,嫉妒的我就没礼貌的吃个豆腐了。”莫飞儿伸手弹了一下秦牧依依的面颊。

    以前莫飞儿经常到秦家玩,那时的秦牧依依常常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窗前弹钢琴,是很老的曲子,却很受听,那时莫飞儿就觉得她是很适合做妻子的女人,想着娶了她的那个人一定很幸福。

    “就算你是男人也没戏,她不会喜欢你的。”秦炎离翻翻眼,她是我的,别人休想,他也是奇了,女人的醋也吃。

    “你又不是依依姐,凭什么断言?”莫飞儿并不知道他们非血缘关系的事。

    “凭她是我的。”秦炎离冲口而出,因为她是我的,任何男人就都不可能有戏。

    “秦炎离,你好笑不好笑?她只是你姐,说的好像是你未婚妻是的,你没有任何权利左右她,依依姐,要不要我帮你牵线?我到是认识一些青年才俊。”秦炎离的话并没有引起莫飞儿的怀疑,她知道秦炎离对自己的这个姐姐有多亲。

    “莫飞儿,你就这么闲?连红娘的事也包揽?饭还要不要吃了?”听莫飞儿这么一说,秦炎离立马黑了脸,什么?她来牵线,哪儿凉快到哪儿呆着去。

    “秦炎离,你哪根筋不对了?女人闲聊都不行啊?”不明所以的莫飞儿看向秦炎离,知道他难伺候,可这招他惹他了。

    “飞儿,别理他,他更年期提前。”秦牧依依狠狠的剜了秦炎离一眼,示意他不要话多。

    “我觉得也像,呵呵。”说完莫飞儿咯咯的笑起来,笑完便又说道:“秦大老板,我约你出来是有工作的事和你谈的。”

    “工作的事?”秦炎离挑眉,他们秦氏和时尚可不搭边。

    “是这样,我开了一家公关公司,我就合计着是不是可以在你这儿走个后门,联系一点业务。”莫飞儿道。

    “秦氏有自己的公关部,除非是在应对不过来的时候才会寻求外援,不过我到是可以帮你联系其他的小公司。”秦炎离道。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行了,也不枉我暗恋你那么久,因着你的不屑,我憋足了劲儿让自己变得优秀,一直都很拼,虽然离成功尚早,却在奋斗中慢慢的发现,原来爱情并不是全部,你呀只是天边云,我决堤放弃无谓的追逐,安心等属于我的人来。”

    “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相信你一定会遇到真心对你的那个人。”秦炎离还担心莫飞儿也如尹伊秀一样纠缠,现在到是可以放宽心了。

    “飞儿,恭喜你做出正确的选择,我想,你的王子很快就会出现。”秦牧依依道,突然她就很羡慕莫飞儿,身材棒,事业优,还可以自己选择爱情。

    “年轻的时候谁还不疯狂几次,我并不后悔曾有的执着,不曾经历,哪知苦乐,依依姐姐也要抓紧啊,真的很想知道依依姐喜欢的是怎样的男人,有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莫飞儿耸耸肩。

    那时年轻,眼里只有秦炎离这么一个男人,以为没有他生活就会寡淡无味,便想法设法的讨他欢心,可换来的是人家的不屑,慢慢的她发现,完全是虚荣心作祟,毕竟秦炎离那般出色,有他做男朋友那绝对是很拉风的事。

    “好的,等我有了男朋友一定第一时间告诉飞儿。”秦牧依依刚说完包里的手机便幽幽的响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