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99章 你是我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牧依依就搞不懂,自己不过是走了一场内衣秀,怎么就成了没底线,那那些专业的模特又该怎么论?职业无贵贱,很多工作总是要有人去做的,虽然穿成那样她也不习惯,但也只是个人心理承受问题。

    “我说了,别人如何我不管,但你不行。”秦炎离咬牙切齿的说,笨女人,非要我说的那么明显吗?你是我的,我的东西凭什么便宜别人的眼睛,我没那么大度。

    “你到说说我怎么就不行?是我比人家长的丑,还是我的身材比别人差?你能不能不要总这么不可理喻?真是败给你了。”秦牧依依怒视着秦炎离。

    是,她也知道倘若被秦炎离知道定会一通叽歪,但真的被秦炎离斥责,她还是忍不住要反驳,她只是帮朋友的忙,又不是以这为业。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不行,因为你是我的,所以不行,因为我讨厌别的男人看你,所以不行。”实在是被秦牧依依气的不成,秦炎离说这些话时几乎是用吼的。

    坏丫头,真的不明白他的心么?

    “你嚷什么呀?显示你嗓门大是吗?”见路人纷纷侧目,秦牧依依毫不吝啬的抛出她的卫生球,他的喜欢她不敢接也不能接,为什么他就不懂呢?心累,真的很心累。

    “好,我不喊,我做,我做给你看。”说完秦炎离俯身过来,一下子就咬住了秦牧依依粉嫩的唇瓣。

    原本秦炎离的一番话就让秦牧依依无法消化,现在他又这么霸道的吻下来,秦牧依依当场僵住,这可是在人来人往的女人街,是不是太有伤风化了?这这,这要是被吴芳琳女士看到了,会不会当场昏厥?

    不知道是不是路人见惯了这种“不要脸”的画面,过往的人见怪不怪的穿梭而过没人停驻,好像他们连简单的风景都不是,好吧,秦牧依依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起初秦炎离是啃咬,继而变成绵密的细吻,他的手捏住秦牧依依的下巴,让她躲避不得,不知道是因为秦炎离的吻让她呼吸不畅,还是咚咚跳的心,反正结果的结果就是,秦牧依依的身体伏进了秦炎离的怀里。

    “嗨,哥们儿,悠着点啊。”一个黄发青年在路过时吹了一声口哨。

    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

    因着这声口哨,秦炎离这才放开秦牧依依,此时她的脸若桃花,着实惹人怜。

    “你,真是可恶。”成功回过神的秦牧依依边说边恨恨的踢上去,都说了他们不能这样,这小子却还得寸进尺,这不诚心要她的命吗?

    但很奇怪,为什么最后的最后品到一丝甜,是错觉吗?不该有这样的体会,十恶不赦,十恶不赦,宽恕她,宽恕她。

    “是乖乖跟我走,还是继续刚刚的亲亲,感觉还不错。”对于秦牧依依的暴踢,秦炎离大刺刺的选择不动,然后冷眸扫过她的脸,最后定格在她的唇上。

    “你,你怎么跟流氓是的。”秦牧依依彻底被秦炎离打败了,他还不到二十二岁,正是感情稳定性不强的时候,怎么就还一根筋了呢?自己可是一直在排斥,他却一直得寸进尺,她还不能告他非礼。

    “如果你不惹我的话,我会很绅士的,我的态度取决于你的表现,想我不流氓,以后就别做我不喜欢的事。”秦炎离耸耸肩,别人想我流氓还没那资格呢。

    “霸君,闲事管多了容易老,鄙视你。”秦牧依依不悦的嘟囔,真把自己当他私有物品了,要不要这么让人烦啊?

    “秦牧依依,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放任你店面的事,并不意味着其他的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样的台你也敢登?典型的皮痒了。”秦炎离伸手敲了敲秦牧依依的脑袋。

    怎么就不长记性呢?有哪个男人愿意让自己的女人在众人面前袒胸露背?春光无限好,只属他一人。

    “一直揪着这个问题,你累不累啊?我完全可以不听你的,记住,我是你姐,要听也是你听我的,小时候的你到哪里去了?”秦牧依依翻眼。

    小小的他总喜欢跟在她后面姐姐姐姐的喊,让干嘛干嘛,现在到好,整个一个难训也就算了,处处压制她也就算了,还完全不给反抗。

    “秦牧依依,是不是又想我亲你了?看来你很喜欢这样的相处模式啊?”见秦牧依依嘟囔个不停,秦炎离斜眼看着她,并故意倾身过来,做事要吻她的意思。

    “好,你是老大,你是老大,我听你的还不行吗?”秦牧依依慌忙后退,怕了怕了,她怕了还不成吗,还亲,饶了她吧,秦炎离,你牛。

    “秦牧依依,你应该心存感激,倘若你的世界没有我,就你这智商,肯定是一团糟。”秦炎离挪揄着。

    秦牧依依觉得自己的耐受力当真很强,就自己这个智商问题经常给这小子拿出来说事,对于秦炎离的这种?N瑟劲儿,秦牧依依有想咬他的冲动,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

    秦炎离生就是上帝的宠儿,有好的家世,好的模样,还有出色的头脑,他看似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但真要做起事来却是极为认真的。

    虽然秦牧依依长她两岁,但处处都要这个弟弟照顾,就连手机充电这么小的事,都是要秦炎离亲力亲,每次秦炎离都会不客气的说:上帝派我来就是为了拯救你的。

    秦牧依依不停的撇嘴,她自己也不是不可以,可就是因为秦炎离把她照顾的妥妥的,她就懒得动脑去想了,什么事都怕一个习惯,她已经习惯了他的照顾。

    其实秦牧依依也知道,秦炎离怎么对说她都可以,但别人要说她一个不字,他是二话不说直接翻脸的主,用他的话说,他们秦家的女人外人没资格欺负。

    是,是没外人敢欺负,欺负她的只有那臭小子。

    “对,感激,感激你在我生活里任意胡为,犯罪的人还有申诉的权利,我却没有,我因为感激你,死了都不会瞑目的。”秦牧依依又忍不住她的嘟囔之音。

    “你有这样的认知很好。”秦炎离难得的没有叫嚣,而且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你......”秦牧依依伸手指着秦炎离,半天也你不出个所以然了,好吧,你赢了,完全不是一个频道,如何说的通?简直白瞎工夫。

    “你什么你?”秦炎离张嘴就在秦牧依依的手指上咬了一口,今生她都别想摆脱他。

    “你,厉害。”秦牧依依羞恼的收回手指,算了,从小到大自己都只能是输的那个,她还非自不量力的想要扳回一局,真是高看自己。

    不行,得想想法子折腾折腾他,不然气儿顺不过来,嗯,想到一个人了,这个主意挺好,秦牧依依都觉得要给自己点赞了,她怎么可以这么聪明?

    “你是青年才俊,未来秦氏的掌舵人,赶紧回去工作吧,我反正闲人一个,去那里吃点东西,混混时间,就不送了。”秦牧依依指着不远处的茶吧然后冲秦炎离摆摆手。

    “长成这样还吃,看来对自己的身形还挺自信。”秦炎离一点都没口德。

    “长成这样我开心,开心你懂不,你不懂,你只知道虐心,行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我不想消化不良,囤点肉好战斗。”秦牧依依斜了秦炎离一眼,哼,她虽然不是前凸后翘,好歹也算清秀高挑。

    秦牧依依径直的向那家茶吧走去,她相信秦炎离一定会跟上,果然见秦牧依依往茶吧走秦炎离也随了她的方向,一同走进茶吧。

    秦牧依依选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这样就可以看到她想要看到的人,她心里的小算盘,秦炎离自然不知,在她对面的位子上坐下。

    “我去下洗手间,别偷吃我的东西啊,想要吃的话自己点,这些可都是我花钱的。”看到正朝这边走来的人,秦牧依依暗笑一下起身,嗯,等下你就和她好好享受你们的下午茶吧,姐姐我还不陪着了。

    “哼,也就你对这些垃圾食品感兴趣,我怎么能跟你一个水平。”秦炎离冷哼一声,这些东西送他他都不吃,还偷吃,真是小心眼的没话说,过了卖萌的年纪,能不要这么可爱不?

    秦炎离觉得女孩子真心很难理解,天天把减肥挂在嘴边,却又对奶茶啊,薯片啊,小点心什么的情有独钟,警钟不停,嘴巴不停,往往是越减越肥,好在这丫头吨位合适,减肥的事到也没成为首要任务。

    看着一碟碟精致的零食,想了想秦炎离还是伸手拿了一片薯片放嘴里,嚼了嚼,好像是挺刺激味蕾的,于是忍不住又伸手准备再拿一片。

    “离哥哥。”一个欢快的声音自身后响起,秦炎离竟有些心虚的赶忙缩回手,差点给抓个现行,真不是他的风格。

    “怎么是你?”秦炎离转身在看到来者后不由得皱了下眉,还以为是秦牧依依从洗手间回来了,却是另有其人。

    也是,秦牧依依几时喊过他离哥哥,估计是偷吃她的薯片有点紧张,才会连是谁都没分清,当真也是出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