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65章 他是情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炎离故意将男朋友这三个字咬的很重,无非是提醒乔其天,秦牧依依是名花有主的人了,趁早死了惦记的心。

    “男朋友是吗?这和我有关系?我是来看依依的。”乔其天淡淡的扫过秦炎离的脸,那意思是,男朋友了不起啊,多我毛作用不起。

    “乔先生,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这样死皮赖脸的有意思不?”秦炎离斜眼看着乔其天,小子,你有厉害,可以这么不知脸皮。

    “秦炎离,你能不能闭嘴?”秦牧依依又有了想冲过去踢他的想法,他怎么就这么不顺她心呢?男朋友?还挺会自封,也不问问她同意不同意。

    “就因为我受过高等教育所以更清楚,你有阻扰的权利,我也有追求的权利,倘若依依选择你,我会祝福你们,当然,倘若你落选,那我只能说声遗憾。”乔其天耸耸肩。

    乔其天并没有因为秦炎离的话表现出半分的恼意,他知道,秦炎离就是故意刺激他,然后看他盛怒下拂袖而去的样子,他才不着他的道。

    想想还真是出息,竟然和一个毛头小子杠上了。

    乔其天把自己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那就是公平竞争,他看的出秦牧依依对秦炎离的感情是排斥的,这样他就还有机会,至于她最终会选谁,那就要看各自的福气了。

    “哼,乔先生,我是不该羡慕一下你的这份自信呢?”秦炎离冷哼一声,想跟我争你还没这个资格,与其在这儿白费力气,还不如看看哪个姑娘更合适。

    “人活着,不该自信点吗?我想,我还是有点自信的资本的?”乔其天挑眉看着秦炎离。

    “是吗?我觉得相比自信,到是更该有自知才对,乔先生似乎欠缺了一点自知。”秦炎离一脸的不屑,很多事并非你自信就可以,你的这点自信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秦炎离......”见秦炎离?N瑟个没完,秦牧依依沉了脸,怎么就那么嘴欠呢。

    “大声吵吵啥,我说错什么了吗?”秦炎离斜了秦牧依依一眼,你越是护着他,我就越挤兑他。

    “抱歉,乔大哥,这次回去估计要请几天假了。”怕这两个人再杠下去,秦牧依依忙一脸堆笑的说,经常看一些三角恋情的上演,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成为三角关系的主角。

    “还请什么假,直接辞职了,也省的麻烦。”秦炎离冷声冷气的说,他怎么能放任她在乔其天的眼皮底下晃悠,这会让他心神不宁。

    “秦炎离,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显示你口才好怎么滴?”要不是因为脚不方便,秦牧依依真想扑上咬他,怎么总是让她着急上火,自己就不能有点决策权吗?

    秦牧依依是发现了,对待秦炎离自己总有暴力冲动。

    “不能。”秦炎离没好气的说,对那小子就很温顺,对自己却跟刺猬是的,这也太差别对待了吧,要搞搞清楚哪一个才是真的对你好的人。

    好吧,秦牧依依无奈的摇头,自己欠这小子的,她就是来还债的。

    “我叫了早餐,随便吃点,吃完了我送你回去。”乔其天道,自己和秦炎离明争暗斗,只会让夹在中间的秦牧依依不好做,算了,自己还是大度一点不跟他计较了。

    “就不劳烦你了,我会带她回去,你该干嘛干嘛去吧。”秦炎离语调冰冷,有我在,就没你什么事,要你献什么殷勤。

    “那行,我们就回宿城见,批你几天的假好好在家养伤。”为了不让秦牧依难做,乔其天没有坚持,竞争也不在这一时。

    “我知道了,乔大哥,真的很抱歉。”秦牧依依一脸的歉意,都是因为秦炎离这小子,让她有负罪感。

    “说什么抱歉,那我就先回去了,电话联系。”乔其天望了秦牧依依一眼,摆了摆手。

    “好的。”秦牧依依点点头。

    “等一下。”见乔其天出去,秦炎离也跟了出去。

    “秦先生是在喊我?”乔其天扭头好笑的看着秦炎离,这小子还真是一副很别扭的样子,自己好歹也比他年长几岁,怎么这么没大没小。

    “我总不会是在喊自己吧?”秦炎离冷冷的开腔,没办法,围绕在秦牧依依身边的男人都是他的敌人,他自然不会有好语气。

    秦炎离到并非是那种不懂礼节的人,但对乔其天他却没办法礼貌起来,他可是他的情敌,面对情敌怎么能如朋友一样,他还没那么博爱。

    对待爱情他心眼足够小,因此,乔其天只能是敌人。

    “秦先生,我想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基本的礼貌也该知道一些吧?怎么说我都比你年长,对于没礼貌的人,我真心觉得和他没有什么好谈的。”说完乔其天转身,继续向前。

    乔其天兀自的扯了扯唇角,现在你的身份已经不是单纯的小舅子,我还就不惯你这毛病。

    “既然乔先生这么说了,那我也开诚布公的说几句,我承认你比我年长,但因着秦牧依依,我对你无法如朋友一样,我也不介意你对我是同样的想法,我这个人从不藏着掖着。”秦炎离双肩膀微耸。

    “是吗?那我试着接受你的建议。”乔其天玩味的一笑,坦白的说他很欣赏秦炎离的性格,直,不拐弯。

    “乔先生,我想跟你说,我的字典里没有认输这两个字,当然,我也不会让自己输,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你,秦牧依依只能是我的,与其在她身上浪费时间,还不如把时间和精力用在其他合适的姑娘身上。”秦炎离斜眼看着乔其天。

    “抱歉,我正好和你是一样的想法,依依是值得我去拼一下的,所以,我不认为自己是在浪漫时间,如果她最后选择你,我不会有任何的怨言,祝我们彼此好运。”乔其天淡淡的扯了扯唇角。

    “好运怕是不会与你同行,所以就等着输吧,我已经提醒你了,是你自不量力。”秦炎离挑眉,很好,有强劲的对手,那他的动力就更足。

    “我从来都不怕输,只要你有赢我的本事,输又何妨。”乔其天眉毛微皱。

    “有个性,能和你成为对手,也不算是降低身份,行,那就拭目以待。”秦炎离没想到自己说到这个份上了,乔其天都没有任何退缩之意,如此也好,我就要你看看自己输的有多惨。

    “彼此彼此。”乔其天拿出门卡,开门,关门,将秦炎离得瑟的表情关在门外,年纪不大,到是自信满满,倘若他们不是情敌的话,或许会是不错的朋友。

    看着紧闭的房门,秦炎离握拳,乔其天,咱们走着瞧,我认定的事还真没有不成功的,遇到我,你唯有输。

    “幼稚。”见秦炎离进来,秦牧依依冲秦炎离抛了两个卫生球。

    “秦牧依依,我不是开玩笑的,立刻从那小子的公司辞职,你要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但绝对不允许你再在那小子的眼皮子底下晃悠。”秦炎离望着秦牧依依命令道。

    “秦炎离,你别总是这小子,这小子的,对别人不尊重只会让自己显得粗俗罢了,还有,我的事不用你管,辞职也是不可能的,我不是你手里的牌,想怎么出就怎么出。”秦牧依依气鼓鼓的瞪视着秦炎离。

    “你不是我手里的牌,但你定是秦家的人,我在想吴女士在知道这件事后一定会很开心,毕竟肥水没流外人田。”秦炎离若有所思的说,对于秦牧依依的恼怒完全的置若罔闻。

    “开心你个头啊,秦炎离,你是故意的吧?”秦牧依依黑着脸瞪视着秦炎离,她在说什么,他又在说什么,和吴女士坦白,那不是诚心让她交不了差吗,一晚上就折腾出这么大的事来,到时候吴芳琳大脑肯定供血不足。

    秦牧依依不用想都知道吴芳琳会是怎样一副表情,而且还会语重心长的说:依依,轩儿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你可是他姐姐,怎么能做出这么败坏门风的事,姐姐和弟弟搅在一起,你让我和你爸怎么出去见人?

    想到吴芳琳那张精致的脸,秦牧依依就觉得头大,她也没想过会是这样啊,没人知道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努力控制局面,可这小子完全的不配合。

    “这你都看出来,那我就告诉你,我还真就是故意的,所以,不要总想着刺激我,刺激过了头就不好玩了。”秦炎离一副无赖的表情。

    “不跟头脑不正常的人讲话,生气对我养伤不利,总之,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该干嘛干嘛,我好了该上班上班,你若试图干预我,那我就躲到一个你再也找不到的地方。”秦牧依依慢吞吞的说。

    “好好好,不说这个,先把牛奶喝了,嗯,回家是不是该上李嫂给你炖些猪蹄汤啊。”秦炎离倒也会顺坡赶驴,秦牧依依的性格他也清楚,适时的也要顺顺她的毛,真要炸毛了,自己也不好收场。

    见秦炎离这个态度,秦牧依依唯有抚额的份,摊上这小子,真是她三生有幸啊,唉,无奈一声叹,罢罢罢,只能到时候再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