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63章 都是给你害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算秦炎离从不曾给哪个女人送过花,天天耳濡目染也知道女人对花的痴迷,尤其像秦牧依依这种少女情怀浓重的,就更喜欢这种情调的东西。

    其实,秦炎离觉得玫瑰真的是俗物,没有怡人的花香,不似牡丹般雍容华贵,也没有莲那种出淤泥而不染的品质,可更多的女人却独爱玫瑰,就是因为它代表了爱情。

    “今天是哪根筋不对,变得这么有爱心了?要知道,像这样的玫瑰,最多也就一块钱一支,五十可以买一捧了。”秦牧依依斜眼看着秦炎离手里的花,几时变成善心大使了?

    “多少钱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它是玫瑰,还是红玫瑰。”秦炎离盯着手里的花,虽然他对这种东西没有任何的兴趣,却也知道它是送给心爱人的首选。

    恰逢此时有人来兜售,恰逢又是九朵红玫瑰,恰逢今天他和秦牧依依的关系变得不同,献爱心那是自然的。

    “是,红玫瑰。”秦牧依依的双眸落在那艳红的花瓣上,等待着他转送给自己。

    “嗯,我还以为这花香会很宜人,原来却不是,算了,既然买了先带回去再说吧。”秦炎离俯身嗅了嗅手中的花道。

    “你这花......”秦牧依依望望秦炎离,难道不是买来送给她的吗。

    “花怎么了?我知道不是你喜欢的蓝玫瑰,不过,到是可以回去讨好一下宾馆的服务员的。”秦炎离装傻,他一个大男人要什么花,买来自然是送给她的,如此不过是故意逗弄她罢了。

    “没怎么。”听秦炎离这么说,秦牧依依很不友好的飞了一个小眼神儿,看来是自己多情了,不就玫瑰吗,爱去讨好谁就去讨好谁,她才不稀罕。

    想是这么想,但心里还是有不舒服的感觉。

    “你想要?你要是想要,我倒是可以考虑做个顺水人情,反正我要它也没用,送谁不是送呢。”秦炎离漫不经心的说。

    “你想多了,我才不稀罕,你还是留着去讨好宾馆的服务员吧。”秦牧依依暗暗的噘嘴,她也是有骨气的,既然并不是为她而买,她也不会求来。

    “玫瑰有刺,推着轮椅拿着也是累赘,还是扔了算了,反正爱心已经献过了。”秦炎离作势要丢掉,笨丫头,说一声想要,会少几斤肉啊?宾馆服务员跟他有毛关系,他要去讨好?

    “别别别别。”见秦炎离作势要扔花,秦牧依依忙伸手阻止,真是有钱烧的,这花了大价钱买的,说扔就扔,怎么着也要让它充分体现一下自己的价值不是。

    “你又不稀罕,留着它干嘛?扔了省事。”秦炎离喉咙里憋了笑,口是心非的丫头,自己逗她玩的都不知道,想要就明说嘛。

    “花儿也是有生命的,我是看不惯你这么随意糟践,既然不珍惜,那又买来干吗?”秦牧依依毫不客气的剜了秦炎离一眼。

    记不得从哪本书里看到的,上面说懂得惜花的男人,才会懂得惜女人,因为女人若花。

    看这小子对花的态度就知道他对女人的态度,过去的时间他确实也没有珍惜过哪个女人。

    其实秦炎离不是不珍惜女人,而是只珍惜他愿意珍惜的女人罢了,为了她,他什么都愿意。

    “只是几支花而已却被你衍生出这么一堆的理论出来,想要就直说,有那么难开口吗?好了,送你了,以后给你买更好的。”说罢秦炎离将手里的花塞到秦牧依依的怀中,然后敲了敲她的脑袋。

    女孩子总是这么复杂,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总是不一致。

    “我可没说要,你别自作多情,还有,今天这花也别指望我领情,我只是不想看着花儿哭泣罢了。”秦牧依依嘟嘴,倘若直接就送她,那她肯定会雀跃一番,现在她才不会开心。

    “没有要你领情,而且我知道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会领情的,早就习惯了你的无心。”看着秦牧依依别扭的样子,秦炎离耸耸肩。

    “到底谁无心啊?”秦牧依依翻翻眼,她多重感情的一个人啊,到他嘴里怎么就成了无心了?

    “当然是你呀。”秦炎离一本正经的看着她,那意思是,除了你还能是谁。

    “呀,是流星诶。”看到一记流星划过天际,秦牧依依忙双手交握闭上眼许愿。

    据说看到流星许下的愿一定会实现,秦牧依依虽然没试过,但还是信了,女孩子嘛,偏偏就喜欢相信这些有的没的。

    流星吗?他怎么没看到,秦炎离抬眼望天空,今天的天空份外的清明,星星也份外的闪亮,但流星什么的,他真心没看到,或许没有在意的缘故。

    “许的什么愿?”见秦牧依依煞有介事的样子,秦炎离好奇的问。

    “不说,说了就不灵了。”简惜颜翻翻眼,我才不要告诉你。

    “一听就知道你落伍了,现在最新说法是,把你许的愿的内容分享给你周围的人,如此实现愿望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秦炎离说的一本正经,她越是不说,他便越想知道。

    “我怎么没听说是这样。”秦牧依依皱眉,听着貌似有点道理,难道真是她落伍了?没办法她的脑袋就是这么单纯。

    “你的圈子那么小,脑子又那么笨,能知道什么,我还能骗你不成。”秦牧依依挪揄着,却又忍不住偷笑,当然不是真的。

    秦炎离觉得这些也就是糊弄糊弄她们这些小丫头,如果许愿真的可以实现的话,那还要辛苦劳作干嘛,天天盯着天空等流星来就好,关键是还就有人信。

    秦牧依依也知道许愿的事只是一种自我安慰,但既然人们都这么说那试试也无妨,于她也并没有损失不是。

    “我的圈子小还不是你造成,干什么你都要横插一脚,若不是我坚持,怕是连果小西这个朋友都没有了,我的人生因为有你,才变的寡淡无味,你还好意思来挪揄我。”秦牧依依对秦炎离抛了一对卫生球。

    秦炎离不说还好,一说秦牧依依就满心满脑的意见,若不是因为他,自己怎么可能没有一两个闺蜜,以及三五个朋友什么的,现在却只有他和果小西,还天天被他挤兑。

    “那还不是因为你笨,江湖险恶,处处都是套路,担心你被骗,我是在保护你,别不识好人心。”秦炎离振振有词。

    “想知道我许的什么愿吗?”秦牧依依歪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秦炎离。

    “许的什么愿?”秦炎离自然好奇。

    “就是希望你以后再也不要参与我的生活,我们各走各的。”秦牧依依一本正经的说,非要压压你得瑟的毛病。

    “秦牧依依,你是不是又想要亲亲了?”听了秦牧依依的话,秦炎离陡然拔高了音量,真是越不爱听什么她就说什么。

    “喊那么大声干什么,我耳朵又不背,真是的,简直是增加噪音,走啦,走啦,丢不起这人。”秦牧依依暗暗的扯了扯唇角,总算是胜了一局,谁叫你一直没大没小的。

    “行,今天就先不跟你计较,以后你再说这样的话试试,看我会不会修理你。”秦炎离瞪了秦牧依依一眼。

    他不是小孩子,很清楚自己是在做什么,这不是扮家家,扮完了就没事了,他在做出第一个动作,说出那样的话时就已经决定了,今生只为她守候。

    “好了,面也吃了,蛋糕也买了,你该去哪儿去哪儿,我要休息了。”回到房间后秦牧依依开始下逐客令。

    “是该休息了,我也折腾累了,都是给你害的。”说完,秦炎离便仰躺在沙发上。

    “你躺在这里干嘛,这是我的房间。”秦牧依依见秦炎离有要赖在这里的架势,忙提醒着。

    “我知道,所以我没有霸占你的床,直接选择了沙发,这点自觉性我还是有的,你要睡就去睡吧,别妨碍我了。”秦炎离冲秦牧依依摆摆手,那意思分明是,别影响我休息。

    “秦炎离,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沙发也好,床也好,都不是你该睡的地儿,现在我命令你出门,右拐下电梯,然后到服务台自己去开一间。”秦牧依依瞪了秦炎离一眼。

    若是以往他在这里睡了也就睡了,但现在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变化,秦牧依依再无法像从前那么坦然。

    “你知道这里的一间房有多贵吗?就是一晚上而已,没必要浪费,我凑合凑合就行了,你不用觉得歉疚。”秦炎离懒懒的躺在沙发上,丝毫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歉疚?你还真是大言不惭,你凑合,我可不想凑合,房费我付总归可以吧。”秦牧依依没好气的说,真是的,平时浪费的还少吗,刚刚不还充大尾巴鹰了吗。

    “天气预报说,今天半夜会有强雷阵雨,到时候再跑来跑去的岂不麻烦,我都不介意牺牲一下窝在沙发里了,你也别大呼小叫的,被人听到影响多不好。”秦炎离斜了秦牧依依一眼。

    “别找借口,星空这么璀璨,哪里是有雨的样子,走啦,走啦,赶紧走啦。”秦牧依依觉得秦炎离是诚心耍赖,这样的天气哪里像是会下雨的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