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7章 爱是相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这个弟弟,小依依表现了极大的耐心,为了让他开口喊自己姐姐,便用糖果来哄他。

    “姬-姬,姬-姬,姬-姬。”为了秦牧依依手里的糖果,秦炎离愈发用力的喊着,然后眨巴着黑亮的眸子可怜巴巴的看着秦牧依依,并将食指放到嘴里吸吮起来,那模样着实让人怜。

    “弟弟,手指不能吃,很脏的。”小依依将弟弟的手从嘴里拔出来,扯了纸巾帮他擦净,秦炎离的眼睛则直直的盯着她手里的糖果,不住的吧唧嘴。

    “姬-姬,闹(要)。”秦炎离指着秦牧依依手里的糖,努力的扯出一抹灿烂且讨好的笑容。

    “好吧,给你啦。”在纠正了半天也无果的情况下,小依依只好把手里的糖果送给了弟弟,谁让自己疼他呢,小小的她也不知道他这个姬姬到底是姬姬,还是唧唧或是叽叽,反正就不是姐姐啦。

    再大些的时候,即便秦炎离已经很溜的背诵一首又一首的唐诗,但每次喊她的时候还是会姬姬,姬姬的叫,也不知道是舌头卷不过来,还是故意的,反正就发不对姐姐的音。

    开始的时候秦牧依依还耐心的纠正,但结果一定还是姬姬,既然怎么纠正都没有用后来也就随他了,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反正丝毫也不会影响他们的感情。

    等在大些的时候莫说是姐姐了,就是连姬姬秦炎离都不肯喊,每次都是大刺刺的直呼其名,为此没少被吴芳琳和秦玺城教育,但人家该不喊就不喊,天王老子发话也没用。

    待更大些,两个人相爱,激情时刻,秦炎离再次唤她姬姬,这让秦牧依依想起小时候的梗,便问秦炎离:“你小时候喊的那个姬姬,到底是哪个姬姬?”

    其实,秦牧依依纯属无聊,那么小的孩子完全是因为发音不准,哪里会想是哪个字,她就是问着好玩儿,当然,不排除他解释不好,自己借题发挥一下的嫌疑。

    “笨,当然是宠姬的姬。”秦牧依依的问话,遭来秦炎离的一记面弹,傻缺,这还当问题来问,很显然,那时咬音不准,发不对姐姐的音而已。

    不过,既然她要问,那他也就很有必要配合一下。

    “宠姬?宠姬是什么?又为什么是宠姬的姬?”秦牧依依又开始冒傻气,这宠姬又是个啥东西,难不成是宠物鸡?那不行,宠物可以,只要是鸡就不行。

    “什么为什么,你当然是朕的宠姬,都不知道你是怎么从学校毕业的,我严重怀疑你贿赂了班主任。”秦炎离又对秦牧依依来了一记面弹,并一脸嫌弃的说。

    因着秦牧依依的问话,换来秦炎离的挪揄,她怎么就不能稍稍提高一下自己的智商?

    “我倒是很想贿赂班主任来着,却不知道他的家在哪里,因此参不透你说的宠姬是什么。”秦牧依依撇嘴,在他眼里她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什么是宠姬。”说罢秦炎离直接扑将过来,好好的将她蹂/躏了一番,用行动证明何为朕的宠姬。

    “没想到那么大点的你就有色/胚的潜质了。”事后秦牧依依故意挪揄道。

    “那也是你引/诱我在先。”秦炎离冲秦牧依依挤挤眼。

    “呸,我几时引/诱你了?明明是你借题发挥,趁机揩油。”秦牧依依去捶他。

    “现在这就是引/诱啊,不行,不行,必须要把你就地阵法,不然都对不起你的努力。”说完秦炎离又饿狼是的将秦牧依依压在了身/下。

    秦牧依依发现自己脑子是笨,本想着挪揄他的,结果不仅被他挪揄,还吃了个干净,然后自己竟然还喜滋滋的,不知道淑女的矜持都到哪里去了。

    缩在秦炎离的怀里,秦牧依依很是矫情的说:“我要做你一辈子的宠姬,你只能宠着我一个,任何一个女人都不能有这样的待遇。”

    “那不行。”秦炎离果断的说。

    什么?那不行。回答的如此干脆直接,秦牧依依顿时就挂了不悦在脸上,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她用了心,他却没有当真,即便是言语上都不愿意给她肯定。

    好吧,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妄想着成为他的唯一,可他的身边却从不缺女人,秦牧依依恨恨的从他怀里抽身身再不理睬他,哼,等下就算你求我,我都不会和你多说一句话,秦牧依依兀自的恼着。

    女人就是这样,很容易因为一句话就对你怀了深仇大恨,秦牧依依到没有深仇大恨,但小鞋还是要给他穿一穿的,否则身为女人也太悲哀了。

    “以后呢,我只会独宠我老婆,如果你愿意做我一辈子的老婆,那我就答应你。”见秦牧依依气鼓鼓的噘着小嘴,秦炎离笑着将她揽入怀中,咬着她的耳/根说。

    傻女人,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的心么?除了你还会有哪个女人能有这般的魔力,以及这般的荣幸,是你将我牢牢的吸了过去,而我也甘愿一生为你。

    听了秦炎离的话,秦牧依依笑的花枝乱颤,她觉得这是最动人的情话,他一辈子的老婆,她愿意,再绵长的恋爱,若没有身份的肯定,也会觉得缺了什么东西,要知道很多女人为了那一纸身份,打的头破血流。

    一辈子的老婆,多么厚重的爱情宣言。

    “美的你,谁要做你老婆,又没有好处。”秦牧依依心里偷笑,嘴上却故意表现出不屑。

    “不做?那怕是由不得你,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无论如何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说罢,秦炎离将秦牧依依紧紧的裹在怀中。

    “哎呀,你这个暴君,你放开我,不带强迫的啊。”对于秦炎离在感情上的霸道,秦牧依依虽然表面上愤怒,内心却是欢喜的。

    就这样,这个姬姬就成了秦炎离对她的爱称。

    小时候的秦炎离就仿若秦牧依依的小跟班,她走到哪里,秦炎离就跟到哪里,当然,小依依也很疼很疼这个弟弟,看不到爸爸妈妈没事,看不到姐姐的话,秦炎离就会闹腾个不停,任谁都哄不好。

    秦炎离并不知道秦牧依依并非自己的亲姐姐,而小依依也忘了自己还有生母的这档子事。

    因为早产,加之秦炎离又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一家上下自然都是像宝贝一样的宠着,顽劣自是难免。

    秦牧依依总是像个小大人是的教育他:“弟弟,好孩子是不会这样做的。”

    对于秦牧依依的说教,秦炎离头点的到是爽快,但毕竟是男孩子,且又比同龄人长的茁壮,自从上幼儿园起,就经常有学生家长来告状,称自家孩子被这小子欺负。

    被家长找上门,吴芳琳自然不能姑息,可秦炎离却倔强的抬着头不肯道歉,若不是他们故意惹他,也不会挨揍,他们有问题在先,凭什么要她道歉。

    就是这么倔强的孩子,却是很听姐姐的话,只要依依说:“弟弟,打人总是不对,快和阿姨道歉,要道歉哦。”

    听秦牧依依这么一说,秦炎离虽然不情愿,但还是会瓮声瓮气的嘟囔一句:对不起。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让秦炎离做到的,就算是吴芳琳和秦玺城也不行。

    看着秦牧依依如此爱这个弟弟,而秦炎离对这个姐姐又如此的言听计从,秦玺城从心底里宽慰,但吴芳琳却怎么都不是滋味,但也无计可施。

    她总是对秦玺城抱怨:“这孩子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怎么跟姐姐比跟妈妈还亲?”

    秦玺城就会笑着说:“孩子的表达是最直接的,谁对他好,他就反馈给谁好,姐姐那么疼他,听姐姐的话也是情理之中的。”

    听了秦玺城的话,吴芳琳便尖着嗓子说:“你什么意思?我可是她亲妈,难道我对他不好吗?”

    秦玺城则耸耸肩,他搞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纠结的,难道看到姐弟俩形同水火才开心吗?他哪里知道吴芳琳的心思。

    秦炎离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秦牧依依读三年级,被同班的男同学欺负了只会哭鼻子,这事被秦炎离知道了,冲上去就和那个男同学扭打起来,敢欺负他姐姐,要先问问他同意不同意。

    结果是被打了个鼻青脸肿,当然,对方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小小的他很是霸气的指着对方的鼻子说:“秦牧依依是我姐姐,以后胆敢再欺负她,信不信我会打的你满地找牙。”

    也不知道是因为理亏,还是被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这小子给蒙住了,比秦炎离还壮实的那个男孩子硬是没敢吭声,且自那以后果真没敢再欺负秦牧依依。

    最后两个人还成了好朋友,当然,这都是后话。

    “是不是很疼啊?”看着秦炎离脸上的伤,秦牧依依很是心疼问,自己可真是没出息,还要让弟弟出头,伤成这样怕是要几天才会好了。

    “一点都不疼,真的,我可是男人,这点伤算什么。”秦炎离拍着胸脯很是棍气的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