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9章 越靠近越心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牧依依正在犹豫间,秦炎离已经直接按了接听键,不就是一通电话吗,有什么好怕的,于是,吴芳琳的声音便通过听筒传了过来。

    好么,直接就把秦家搬了出来,秦牧依依羞臊的都不知道该把脸放哪里了。

    “吴女士是我,你要的解释迟些会给你,现在我正在开车,为了安全起见,先挂了。”秦炎离说完利索的挂了电话,然后果断的关机,接着直接放进自己的口袋,根本就不给吴芳琳再次开口的机会。

    有什么好解释的,要结婚那也只能跟他,别的男人休想。

    “小离,你......”自己的话还没有输送完,听筒里已经传来了忙音,待再拨过去,便已经是关机状态,拨打秦炎离的电话同样提示关机,吴芳琳脸上的颜色有点多变,让外人抓不准哪个才是她真正的色彩。

    臭小子,还真是反了你了,连你妈也敢糊弄。吴芳琳的眸色暗了又暗。

    秦牧依依,看来是我太轻信你了,才会成为这样的局面,既然你失言在先,那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从此以后我们就各凭本事。

    看着秦炎离如此潇洒的挂了吴芳琳的电话,秦牧依依除了惊诧还是惊诧,她傻愣愣的看着他的侧颜,自己怎么就没能学得他半分呢?

    惹出这么大的事,竟然还把吴女士的电话给挂了,这下吴女士怕是有的计较了,秦牧依依真的很佩服吴芳琳的那张嘴,滔滔不绝的说上一天都不带重样的,语调正常,但那话语入心。

    每次在吴芳琳的教育下,秦牧依依就觉得自己十恶不赦,必须要回炉重造,只是,如此反复的造了很多次,她也没能超凡脱俗,依旧是吴芳琳看不顺眼的那一个。

    秦牧依依觉得自己就是扶不起的阿斗,即便吴芳琳在她身上下了不少工夫,却也没能栽培成她想要的样子,但对吴芳琳的畏惧却是真实的。

    盯着秦炎离的口袋,秦牧依依兀自的想,要不要把手机抢过来,主动跟吴芳琳道个歉啥的,多少乞求她的一些原谅,嗯,有必要这么做一下,于是秦牧依依慢慢的伸出手。

    “干嘛?”秦炎离睇了她一眼。

    “不,不干嘛。”秦牧依依忙又将手缩了回来,想说,手机给我,我跟咱妈道个歉,但秦炎离的眼神让她把这句话又合着口水咽了回去。

    “老实呆着,不要以为你的事就这样糊弄过去了。”秦炎离语调不悦的说。

    “事情是我折腾出来的吗?”秦牧依依撇嘴,让她乖乖的嫁人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现在到好,她不仅要应对吴芳琳,这小子也不依不饶的。

    “不要试图混淆,回头慢慢跟你算,让你知道违背我的下场。”说完这话秦炎离竟然心情大好的吹了一声口哨,那感觉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们此行是去度假般。

    侧身瞪视着肇事者,坏人,你可以这么理直气壮,我却要一直提心吊胆。

    真正担心的也只有她罢了。

    其实,为了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秦炎离一直在和吴芳琳对着干,是秦牧依依一直在当乌龟,遇事就缩头,还威胁着不让他出头,并以死相逼,秦炎离只得顺着她的意思。

    瞪的累了,秦牧依依便微眯了眼,一身白衣的秦炎离英气逼人,莫名的秦牧依依便想到一个词“白衣胜雪”。

    秦牧依依一直觉得白色西装是极为挑人的,可穿在秦炎离身上却有了一种器宇非凡的感觉,不是衣服衬托了他,而是他衬托了衣服,秦炎离集吴芳琳和秦玺城的优点于一身,好的基因确实很重要。

    作为眼光极为挑剔的果小西,也说秦炎离天生就有一种贵气感,就没有他驾驭不了的颜色,就算是地摊货在他身上都能穿出非凡品质,不做模特真是可惜了。

    秦牧依依才不想让秦炎离做模特,那样的话就会有很多女人盯着他看,她会醋意满天飞,有些“好色”的她暂时忘记了吴芳琳的脸,而专注于眼前的男人。

    目光慢慢游游动,又不经历的落到他染了血渍的手臂上,醒目,突兀,提醒着她曾有的暴行,秦牧依依的心随即抽搐了一下,自己也是够狠毒的了,当时怎么下的嘴,又怎么下嘴那么重。

    秦牧依依想不通,他们的爱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到现在只剩下伤害,两颗心到底经得住多久的蹂/躏。

    强行收回目光,想着如何面对吴芳琳,想着她和秦炎离的关系,越想越觉得自己的错误在不断加深,而且根本不会有属于他们的那一天,她已经很努力了,但秦炎离一次又一次的击败她的心墙。

    一个不该爱上的人,越靠近越心痛,他们相爱的出路在哪里?吴芳琳会给他们吗?

    算了,事已至此,烦恼也没有用,秦牧依依索性闭上眼,暂时平复一下心态,以便应对接下来会发生的,只是,吴芳琳那张含笑的脸,却一直在她的脑子里飘来飘去,时刻提醒着她,自己是个罪人。

    既然无法静下心, 只得睁开眼,这时秦牧依依才发现,车子已经停在了地下车库,这里她并不陌生,是秦炎离的公寓。

    “下车。”秦炎离率先跳下车,并示意秦牧依依也下车。

    “我没说要来这里,我要回去。”秦牧依依坐在车里不动,现在她头大的只想回去蒙头大睡,当然,这也只是她的设想,心里装了事,多半是睡不着的。

    “下车,别总让我重复相同的话?”秦炎离冷眼看着她,并拔高了音量,他的脸上已经写满了别惹我的字样,经过这一番折腾后,他现在可没有闲情逸致陪她玩儿。

    此刻,秦炎离是多么希望秦牧依依能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一个热烈的吻,然后娇嗔的说:我终于没能嫁出去,所以你要对我的后半生负责噢。

    那样的话他会忘掉所有的不快,热烈的拥吻她,可她到好,冷茬茬的不说,还总跟他拧着来。

    可恶的女人,看了那么多的言情剧,都不知道把那些风情藏哪里了,总是跟刺猬是的竖着直直的刺,男人喜欢女人柔情以待,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