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98章 妥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本吴芳琳想以死来逼迫秦炎离和秦牧依依分开,谁知自己还没咋滴反被秦炎离威胁,事情完全出乎她的预料,只是再怎么不乐意也不能放任不管,毕竟以她对自己儿子的了解就是那种说了就会做的人,如此她只能妥协,当然吴芳琳这次是估计错了,秦炎离不过是抓住了吴芳琳的这个心理故意吓他罢了,孩子尚小,秦牧依依又活着,他怎么可能先行离去,他要补偿,要好好的疼惜她,要和她相伴到老。

    吴芳琳哪里知道自己竟然给自己的儿子给糊弄了。

    见吴芳琳妥协,秦炎离偷偷的对秦牧依依挤了挤眼,秦牧依依悄然的扯了下唇角,吴芳琳是妥协了没错,但自己的罪过也深了,她定是会把这些账都算到自己头上,算就算吧,反正她怎么都是不招吴芳琳待见的那个人,只要她开心,只要一家人能团聚,只要两个孩子能健康快乐成长,她委曲一点到无妨。

    曾经吃了那么多的苦都挺过来了,如今这些真的不算什么。

    原本以为会是一出对自己有利的戏,现在却演成这样,一旁的段晓雪急了,合着自己设计半天是为他人做嫁衣了,没自己什么事了,不不不,她不接受这样的结果,但不接受她现在也没辙不是,只能望着吴芳琳不住的摇头,希望她能改变一下现有的状况,但吴芳琳根本就没理会她的表情,她的心只在秦炎离身上。

    “妈,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让你担心了,以后我会好好孝敬您的。”秦炎离折身来到吴芳琳的窗前,人是感情动物,他相信慢慢的母亲一定会被秦牧依依感化从而发现秦牧依依的好。

    “哼,孝敬?你可真是孝敬的很,堂堂秦氏的掌舵人竟然当着你妈的说出这样的话,也真是没谁了。”吴芳琳瞪了秦炎离一眼,真是够出息了,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那个女人就那么好?到底给她灌了多少迷魂汤啊?

    “我这不也是无奈之举吗,既然一切皆因我而起,那我不在了问题也就解决了,妈,这些年我一直都是没感情的活着,累了,真的再不想过那样的日子,所以当你说出那些话,我脑子就冒出了这样的念头,觉得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不然活着也是痛苦。”秦炎离耸耸肩,不用这招那这事情处理不了不是,搞不好吴芳琳还继续以死相逼,他也不想这样的。

    当然,虽然方法有点不磊落,但结果是他想要的结果就行了,只要吴芳琳肯给他们机会,他们才能更好的表现不是,在秦炎离看来,转变吴芳琳的想法只是时间的问题。

    “是,你还真是出息,你妈还活着你却要寻死觅活的,连孩子也可以不管,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说我这上辈子都造的什么孽啊?”吴芳琳不住的摇头,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男人,没有一个的心是向着她的,该是多荒凉,怕是没有比她更悲哀的了,有什么办法,这就是命,但这也是因为那个牧秋锦的女人才让她的人生如此。

    想到牧秋锦吴芳琳便忍不住将怨恨的眼神投向秦牧依依,哼,她和她母亲还真是一丘之貉,蛊惑人心的本事也是一代比一代强,他们秦家的男人这都是怎么了,就不能出息点。

    面对吴芳琳投过来的眼神,秦牧依依甚是无奈,要说今天秦炎离的这场演出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事先她也不知情的,当然吴芳琳一定不会这么想,搞不好还以为是她授意的。

    是吴芳琳觉得秦炎离会这样一定跟秦牧依依有关,自己养的儿子,就算是丢了一条腿都没有说要死要活的,现在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却是还娘和孩子也不要了,这个女人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她的,让她和儿子离心,真是够阴险的

    ,就是这样才更不喜欢她。

    但有什么办法,自己的儿子迷她,自己不妥协又能如何。

    “妈,瞧您说的,我这不也是逼的没办法了,您儿子不年轻了,再不想过行尸走肉的生活,真的是让人痛苦的是,所以余生只想让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还要感谢母亲的成全。”秦炎离知道吴芳琳心里不痛快,她要发牢骚就让她发牢骚好了,反正只要事情按他希望的解决了就好,恶人就由他来做,就算母亲对秦牧依依不满但她是点头了,以后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此时的秦炎离甚至想,回头要好好的合计一下筹备婚礼的事,迟了多少年的婚礼,他一定要搞得隆重些,大摆三天流水席,要让全A市的人都知道,他和秦牧依依结婚的事。

    秦炎离设想的是美,却不知吴芳琳虽然同意了他和秦牧依依在一起,却不意味着同意他们两个结婚,行,您不要那个女人嘛,好我成全就是,但妄想让那个女人进秦家的门,除非我死了,不然想都别想。

    秦炎离哪知道吴芳琳是这么想,他一心以为,只要吴芳琳妥协了,其他的就好说,什么都只是个时间的问题,事实知道吴芳琳闭上眼的那一刻他都无妨在自己预想的举行婚礼。

    他的母亲就是这么固执到死的人。

    “我要不成全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我是吗,即便你这样对我,我依然无法铁石心肠,现在你满意了?行了你和段小姐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要对她说。”吴芳琳摆摆手,她妥协了不错,但并不代表就认可了,行,你要这个女人我认了,但她休想有身份,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

    吴芳琳的心里是这样想的,你们只能是同居关系,想要有名分不可能,不是爱嘛,那就去爱好了。

    吴芳琳知道倘若跟秦炎离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搞不好他又来些极端的语言,极端的动作,反而适得其反,无妨,掣肘不了他,还有这个女人不是,既然知道这丫头是秦牧依依的,吴芳琳便觉得事情办多了,自然是胁迫她。

    吴芳琳压制秦牧依依,再让秦牧依依去压制秦炎离,如此她也不会和秦炎离有直接冲突,她就是打的这个算盘,既然他们不让自己好过,那她就不让这丫头好过。

    “妈,你想说什么就说,还让我回避干吗,都是一家人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不插嘴还不成吗。”秦炎离担心秦牧依依挨骂如是说,这丫头心善,吴芳琳心里又憋着气,难免会将气撒在秦牧依依的身上,事情都是他惹出来,也该是他承担,怎么能让秦牧依依受气。

    “我已经同意你们的事了,你还担心什么?担心我把她吃了不成?难道我就不能和她说些贴己的话?”吴芳琳又瞪了秦炎离一眼,真是属乌鸦的,有了媳妇忘了娘,哼,她必须要立好规矩不成,不然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瞧您老说的,能,怎么不能,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和她这不是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嘛,有什么贴己的话以后再说,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您就好好养病,您早日康复比什么都重要,我们就先走了。”秦炎离道,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说什么贴己的话吧,说出来的多半不贴己,回头再折腾出点啥来不好收场,而且秦炎离觉得在婚礼前她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妈连这点权利都没了吗?”见秦炎离处处维护秦牧依依本就心里憋了气的吴芳琳立刻沉了脸。

    “不是,我......”

    “你先去吧,我和妈妈聊一会儿。”不等秦炎离说完,秦牧依依道,并对秦炎离使了一个眼色,她明白吴芳琳在自己儿子面前吃了瘪定是咽不下这口气,想要在他身上找补回来,无妨,只要她开心自己受点气又何妨,秦炎离一味地的维护只会让吴芳琳更不开心。

    “好的,我知道了,你们聊,我回避,回避还不成嘛。”秦炎离见秦牧依依对自己使眼色便点点头,嗯,又要让她受委屈了。

    秦炎离转身往外走,段晓雪却还傻愣愣的立在原地有点回不过神来,本来是对她很有利的状态,怎么突然转变了,看这情形自己成了多余的那个,若不是为了上位她才不会留下来,吴芳琳这个老太婆实在是难伺侯的很,对待她要比其他人费很多力。

    “晓雪啊,你先出去转转,我有些话要和詹小姐谈。”见段晓雪立在原地不动,吴芳琳道,她们之间的谈话她不想让别人知道。

    “阿姨,您还好吧?我很担心您呢。”段晓雪看向吴芳琳,表面上是一副关心的表情,心里却在想,自己这是被耍了不成?没那么容易。

    “谢谢你,我没事的。”吴芳琳点点头,瞧瞧人家孩子,一点血缘关系没有却处处为她着想,自己辛苦怀胎生下的儿子却以死相逼,还是为了一个自己极为讨厌的女人,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自己这命啊,怎么就这么苦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