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95章 逼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猜不透吴芳琳喊自己什么事,但秦牧依依可以肯定的事和友好无关,她甚至在想吴芳琳找她会不会和辞退段晓雪有关,毕竟她对段晓雪偏爱有加,自己将她辞退难免不悦,若只是段晓雪的问题那到容易处理,就怕还有其他的问题。

    秦牧依依知道自己搁这儿乱猜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到时候见机行事吧。

    秦炎离和秦牧依依一头雾水的来到医院。

    “阿姨,我就先回避一下好了,毕竟是您家里的事,我在免得你们不方便。”段晓雪假惺惺的说。

    “不用,你就呆在这里,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外人看,而且你的事今天我必须要跟他们说清楚。”吴芳琳扯住段晓雪的胳膊道。

    “这样詹总会恨我的,她一定觉得是我从中调拨。”段晓雪一脸担忧的说,事实,她才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只要最终的结果是她想要的就好。

    人活着,自然是要为了自己着想。

    “你现在是我的人,在乎她的想法干嘛,调拨?她做的事还无法交代呢,又有什么资格怨念别的人,放心,有阿姨在,没人敢把你怎样。”吴芳琳斩钉截铁的说。

    她还没到不中用的地步,那个女人想压制她是不可能的,历来只有她压制别人的份儿。

    “阿姨,您对我这么好,就是让我做牛做马都无法报答您。”段晓雪立马换上一副感激万分的嘴脸,她就是要利用吴芳琳对秦牧依依反感的心里做文章,自己呢只要表现出一副,楚楚动人,谦卑的姿态就好。

    “人的感情是相互的,你这段时间照顾我,一直尽心尽力,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何况我现在看你就像看自己的孩子一样。”吴芳淋道,段晓雪只是个外人,却处处为自己着想,自己的儿子却是一心偏着那个女人。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事实,曾经秦牧依依对吴芳琳也是俯首帖耳,奈何她就是不喜欢。

    “阿姨也是我非常尊敬的人,如果可以我愿意照顾阿姨一辈子。”段晓雪信誓旦旦的说。

    “好。”吴芳琳点点头,她还能活多少年,自然是要选择一个自己看着顺眼的在身边,倘若换做是那个姓詹的女人,她担心自己会短命。

    秦炎离和秦牧依依来到病房的时候段晓雪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而吴芳琳倚靠在病床上黑着一张脸。

    秦牧依依招呼了一声,吴芳琳却是连哼都没哼一下,好么,脸沉的这么厉害,等下一定是强暴风雨。

    不理就不理吧,秦牧依依早就习惯了吴芳琳对自己的冷淡,倘若她真要热情起来她反而不安,那一定是藏了什么阴谋,一如几年前,若不是吴芳琳突然对她好,让她受宠若惊,以为吴芳琳接纳了自己,后面也不会被吴芳琳骗的很惨。

    当然,现在的秦牧依依再不是几年前的秦牧依依,她不会轻易的就上吴芳琳的当。

    “段小姐,麻烦你出去一下可以吗,我们有话要谈。”秦炎离道,秦牧依依已经跟他说了辞退段晓雪的事,但看现在的样子该是母亲不同意,若只喊他们来只是为了商讨段晓雪的事那就容易的多了,既然吴芳琳喜欢要留就让她留下,但和感情无关。

    “无需让段小姐离开,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听的,还有,我会一直雇佣段小姐的,她现在是我的人,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权利对她指手画脚,她只接受我一个人的安排,不需要你们发表任何一件,只要知道并接受就行了。”不等段晓雪点头,一旁的吴芳琳冷冷的说。

    现在她是我的人,只有我可以安排她。

    秦牧依依不由得皱了下眉,好么,段晓雪已经成功的将吴芳琳俘获了,看来今天吴芳琳上演的这出多半是和段晓雪有关,至于段晓雪有没有对吴芳琳说什么要看接下来的事态发展了。

    “行,您老既然都发话了,那就都听您的,妈,您这么急吼吼的把正在工作中的人喊了来到底是所谓何事?按照您的指示我可以一刻都没耽搁就跑了来。”见自己母亲是这个态度,秦炎离也就没再坚持什么,留下就留下,既然母亲都不介意家事外传,他还担心什么呢,反正就算说出他和秦牧依依的事,也不是丢人的事。

    “何事?这话我到要问问你,你到底背着我都做了什么?”吴芳琳瞪了秦炎离一眼,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和那个女人一起蒙骗我,是不是等到举行婚礼的那天再告诉我呀?

    “妈,您这话说的我都迷糊了,我天天除了处理工作的事,就是到医院来看您,您说我还能做什么?”秦炎离道,这段时间他几乎都是四点一线,公司,医院,家,秦牧依依那里,就是应酬都推掉了不少。

    最近经历了那么多事,他不是钢铁侠,精力有限,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之有秦牧依依在,他很想过安稳的生活,然后看着孩子健康成长。

    “还能做什么?你还真应的干脆,那我到要问问你,段小姐是你请来的吗?”吴芳琳扫了一眼秦牧依依然后将目光定在秦炎离的脸上,明明是那个女人所为,我还以为是你的孝心。

    “当然是我请来的。”秦炎离道,他并不知道段晓雪为了自己的利益已经同吴芳琳坦白,自己是被秦牧依依雇佣的事。

    “轩儿,我真不知道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这么高,段小姐已经跟我交代了,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你忙妈不怪你,你说一声我可以自己找,没想到你竟然交代给别人,现在这人是段小姐,倘若是其他的人,谁知道会不是派来害我的?你到底有没有把你这个妈放眼里,又有没有把你妈的安全放眼里。”吴芳琳气鼓鼓的说。

    “妈,您看您都说哪儿去了,她又怎么会害你,您也看到了您很满意段小姐,她也是为了您好。”秦炎离道。

    秦炎离真搞不懂母亲怎么会这么想。

    听了吴芳琳的话,秦牧依依将眼神投向段晓雪,段晓雪忙避开秦牧依依的目光望向别处,反正以后有吴芳琳给她撑腰,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见段晓雪是这样的反应,秦牧依依摇摇头,好么,今天这事原来是因她而起,看来詹?O瑾说的是对的,这个女人的心态严重有问题,不知道她还同吴芳琳说了什么,但绝对都是调拨的话,不然吴芳琳这不会是这样的脸色和语气,哎,都怪自己看错了人,不仅没起到任何效果,还给自己带来麻烦。

    这个段晓雪还真是个人物,竟让能让吴芳琳如此的信任和偏袒,这是她永远都做不到的。

    感情确实是很难让人摸透的,你努力的做却不及人家三言两语,源于你是她的眼中钉,吴芳琳不喜欢自己,因此秦牧依依怎么做都达不到她的满意,段晓雪是她欣赏的人,她只需动动嘴,吴芳琳便觉得是真理。

    秦牧依依虽然觉得很悲哀,但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事实,吴芳琳对所有都可以做到有好,但绝对不包括她。

    “我满意段小姐是源自于她善良的品质,但若换做是其他的人,你能保证每个都像段小姐这么善良吗?谁知道会不会存了算计的心?回头你妈被算计了都不知道,轩儿啊,妈妈不是没提醒过你,可你偏当耳旁风,你要知道这世上唯一不会害你的人只有妈妈,不要轻信别人的话。”吴芳琳语重心长的说。

    她话的意思很明显,那个女人没安什么好心,你信她就等着后悔吧。

    秦牧依依站在一旁不语,她清楚,她申辩只会更让吴芳琳不快,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她什么都没做,秦炎离也会相信她,好在秦炎离会相信,不然还真是百口莫辩。

    “妈,您若说别人害你,我或许信,但您说她,我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她不可能存了还您的心,这个我可以保证。”秦炎离指着秦牧依依道,妈,您怀疑她的意图是您还不知道她是谁,倘若您知道了就会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你保证什么?人心隔肚皮,你知道什么,我看你是被她灌了迷魂药了,现在我就把话撂在这儿,这个女人我不喜欢,甚至可以说讨厌,我们两个是永远都无法共存的,不妨说的更直白些,不管她怎么讨好努力我都不可能会喜欢她,更不可能让她进秦家的门,倘若你不听我的圈执意要和她继续下去,那我就死给你看。”吴芳琳威胁道,她就不信自己都以死相逼了,秦炎离还不妥协。

    吴芳琳想好了,等秦炎离妥协了,再慢慢撮合他和段晓雪的事,总之,必须一切要按她的意愿来,那个姓詹的女人她不会认。

    “妈,您怎么可以用死来威胁您的儿子?你这样说让儿子很难过,还有,您一直强调说不喜欢她,说她如何如何,但您知道她是谁吗?倘若您知道,我想您一定会改变想法。”见吴芳琳以死相逼,秦炎离如是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