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75章 我很想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牧依依以为秦炎离在意的是思思的事,便耐心跟他解释,谁知秦炎离陡然呼出她的名字。

    秦炎离的这一声喊,让秦牧依依的大脑有瞬间的卡壳,他在唤自己的名字?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一定是。

    “怎么,不习惯是吗?也是,你现在的身份是詹嫣然,秦牧依依这个名字怕是早就被你忘了。”秦炎离斜眼看着秦牧依依,眸底是浓的是化不开的哀伤。

    一直不愿意相信她已经离去的事实,一直期盼着她的归来,是,她是归来了,却是以另外的身份,如此也就算了,对他还完全像陌生人一样,她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难道曾经爱的誓言都是说着玩的吗?

    “你,你是,怎么,怎么知道?”秦牧依依双拳握紧,看来自己没有听错,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会是这样的表情吧。

    “我是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倘若不知道,你是不是要一直伪装下去?秦牧依依,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秦炎离上前捏住秦牧依依的双肩用力的晃着,像要把她晃醒。

    “对不起,对不起......”在秦炎离的晃动下,秦牧依依不停的说着这句话,都是她的错,但她不是不想承认身份,只是觉得还不是时候。

    “是,你是对不起我,可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说完秦炎离俯身压上秦牧依依的唇。

    似是在惩罚,秦炎离几乎是用咬的,秦牧依依虽然很吃痛,却也只能忍着,他要发泄就给他发泄好了,他一直压抑了这些年。

    在秦牧依依的唇上肆虐了一会儿,秦炎离总算是放开她,秦牧依依的唇瓣儿被他欺凌的不成样子。

    “疼吗?”秦炎离用指腹摩挲着那些由他制造的伤痕,他可真是混蛋,虽然他不知道实情,但可以想象的出她一定吃了很多的苦,才得以重生,自己该疼惜她才对。

    当知道她们就是同一个人后,秦炎离气恼于秦牧依依的隐瞒,现在想来她有什么错,是自己给了她不确定的未来,是自己带给了她伤害。

    “不,我知道你比我更疼。”秦牧依依伸手放在秦炎离的胸口处。

    “都是我的错,以后再不会让你离开。”秦炎离将秦牧依依紧紧的抱在怀中,丢失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失而复得,那种感动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放心,就放你撵也撵不走了。”秦牧依依用力的环住秦炎离的腰,这里有她爱的人,还有她的一双儿女,她还能去哪里。

    “能告诉我你都经历了什么吗?”秦炎离轻抚着秦牧依依的脸。

    “都过去了,我应该感谢那些经历,才成就了现在的我。”秦牧依依笑着说,曾经经历的那些不想让秦炎离知道,她不想让他的内疚更多一些。

    反正都已经过去了,而且她现在生活的也挺好那就行了,何况她还有这么一对可爱的儿女。

    “我很想你,很想,很想。”说完这话秦炎离再度吻上秦牧依依的唇,这次是温柔的,缠绵的。

    爱,该是幸福的,可是他们却经历了生离死别,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他会加倍的爱她,加倍的对她好,把这些年落下的都补上。

    “回去我就和妈妈说你的事,我们会尽快举行婚礼,我是一刻都不想多等的。”秦炎离斩钉截铁的说,已经错失了那么多年,现在他一分钟都不想浪费。

    “不,不要,先不要说,听我的,先不要告诉妈妈,在等等。”听秦炎离说要告诉吴芳琳,秦牧依依赶紧阻止,吴芳琳对自己的怨结很深,她已经明确表示让自己离秦炎离远点,而且也明确的对她说了,她是怎么都不会接受她的,倘若秦炎离现在挑明,肯定会出乱子。

    “为什么先不要说?这可是好事,倘若妈妈知道你们是同一个人,我想她也会开心的。”秦炎离道,母亲之所以排斥秦牧依依是以为她是詹嫣然,现在倘若知道她们就是同一个人,自然不会再反对,毕竟因为她的原因让秦牧依依吃了不少的苦,遭了不少的罪,现在她安然,自然会对她好。

    秦炎离的思维自然是按常人的思维,因为觉得亏欠,必会加倍对对方好,但吴芳琳不是他,不可能是相同的想法,吴芳琳从不觉得自己对秦牧依依亏欠什么,她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确切的说也是她的命。

    “我只是想让大家有个适应的过程,听我的,先不要说,好不好?最近事情已经够多的了,就先别制造惊喜了,回头成了惊吓就不好了。”秦牧依依道。

    秦牧依依自然不好告诉秦炎离,吴芳琳对她的讨厌已经根深蒂固,他坦白的结果只会让情况变的更糟糕,秦牧依依不希望因为她让他们母子有隔阂,就等吴芳琳能真正的接受她的那一天吧。

    其实,秦牧依依很清楚想让吴芳琳接受自己实在很难,但她会尝试着去做,为了秦炎离,为了两个孩子,她也要试着改变吴芳琳。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秦炎离点点头,母亲现在还不能开口讲话,倘若受了刺激确实不好,等等就等等吧。

    “就知道你最好。”说罢秦牧依依在秦炎离的脸上亲了一下。

    “是我欠你太多,不忍心违背你的意思,你不同意,我总不能违背你的意思吧。”秦炎离宠溺的捏了一下秦牧依依的鼻子,以他的脾气恨不能马上就娶她回家,横竖他都不会再让她从自己的视线消失。

    “那我要谢谢你这么善解人意。”秦牧依依对秦炎离抛了一个媚眼。

    “说什么谢谢你,把这句话换成另外三个字。”秦炎离沉了脸,要说什么谢谢,该说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秦牧依依不断的重复着这三个字,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却代表了很多。

    “我也爱你。”两个再度拥吻在一起,只愿时光静好,余生再无波澜,静静的相守,认真的相爱,这时此时两个人的心声,他们经历了太久的分离,再也不想分开了。

    “不要让我等太久,我的耐心并不好。”送秦牧依依回去时,秦炎离道。

    “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同啊,我又跑不了,你想见我随时都可以来。”秦牧依依笑,嗯,她会努力改变吴芳琳的想法,然后一家人早点团聚,不过这貌似是个很艰巨的工程,毕竟吴芳琳的怨结太深。

    “那是不一样的,我想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媳妇,这样就不会再有人惦记你,我不喜欢有男人围着你。”秦炎离道,她生的漂亮又这么优秀,身边从来不缺优秀的男人,看着有男人围着她,他会吃醋。

    “别人惦记不是也没用,是你的终归是你的,心妥妥的放肚子里,好了,回去吧,开车注意安全。”说罢秦牧依依准备开门下车。

    “这就要走?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秦炎离斜眼看着秦牧依依,自己的脸都凑过来了,一点表示都没有怎么行。

    “没有忘什么,我的包和手机都拿了呀,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提醒。”秦牧依依故意歪解秦炎离的意思。

    “我发觉你一点都不可爱。”秦炎离板起脸,明明知道自己说的什么,偏偏要装傻。

    “我倒是觉得你可爱的紧。”秦牧依依笑着在秦炎离的脸上印上一个唇印,还真是孩子气。

    “还有这里,补偿刚刚受伤的心。”秦炎离点了点自己的唇。

    “还真是贪心,好,知道了。”无奈,秦牧依依只得又凑过去印上秦炎离的唇。

    当然,不待秦牧依依的嘴巴抽离,秦炎离已经伸手扣住她的头,让这个吻变得持久绵长,只是一下又怎么可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空间过于狭小,两个人都有一种热度高涨的感觉,于是便不只是停留在嘴上了,两个人的手也全部都利用起来,许是有点激烈,也不知道是谁不小心碰到了喇叭。

    猛然响起的刺耳的喇叭声,让忘情的两个人顿时停止了动作。

    “都是你呀,得寸进尺,丢死人了。”秦牧依依气恼的在秦炎离的胸前捶了一下,这可是在她的公司楼下,倘若被别人看到了多丢人。

    “不怪我,实在是情难自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些年一直都是处于禁/欲的状态。”秦炎离对秦牧依依挤挤眼,刚刚确实是有点忘情了。

    秦牧依依正要说什么,秦炎离的电话响了。

    “妈,有事吗?”电话是吴芳琳打来的。

    “轩儿,你赶紧来人民医院,你爸晕倒了,正在抢救。”听筒里吴芳琳急切的说。

    “爸爸晕倒了?好,我知道了,妈,你不要急,我现在就过来。”秦炎离说完挂了电话,好好的怎么晕倒了呢?

    “怎么?爸爸晕倒了?怎么会晕倒?”听说秦玺城晕倒了,秦牧依依莫名的心就紧了一下,今天早上眼皮一直不停的跳啊跳的,虽然她不相信这些,但现在她很是不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