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66章 探寻真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秦牧依依早有准备,但知道结果的霎那,还是有些震惊,思思和念念当真是她的孩子,这些年她一直在为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而内疚,却不知道他们一直都在。

    这都是因为吴芳琳的操纵,她怎么能这样对自己,又怎么能期满秦炎离?秦牧依依忍不住看向对面那个优雅的女人,在她有记忆起,这个女人就优雅的没边,曾经她一直就希望自己也成为像她一样的女人。

    只是,她优雅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狠虐的心。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见秦牧依依将目光投向自己,吴芳琳慢条斯理的顺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虽然极不喜欢这个女人,但因着思思需要她,她也只能忍受她的存在。

    “我到是觉得您是不是该有什么对我说。”秦牧依依定定的盯着吴芳琳,因着保养的很好,吴芳琳一点都不显老,这么美丽的女人,偏偏却生了一颗邪恶的心。

    当然,客观的说,吴芳琳对其他人都还是不错的,只是针对她,只是因为她是牧秋锦的女儿。

    “是,确实很多,汇集为一句,那就是:我等你彻底离开的那一天。”吴芳琳在说这话时微眯了眼,在我们的生活里,你永远都是多余的那一个。

    “若是这样的话,那我想你怕是要失望了,我很喜欢这个城市,也很喜欢这两个孩子。”秦牧依依浅浅的一笑,她是孩子的母亲,孩子在这里,她还能去哪里,她要把这几年不曾给的爱都补给他们,让他们做最幸福的宝宝。

    “我没想到我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如此清楚,你竟然还能真没厚颜无耻,詹小姐,你别以为这样我就没有办法。”吴芳琳咬着牙道,这个女人是诚心要跟她杠吗?

    “我并没有觉得做错什么,A城是个包容性很强的城市,我喜欢这里有什么不对?至于孩子他们那么可爱,我喜欢他们也没有错啊,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秦牧依依保持着浅浅的笑容。

    “讨厌没有理由,既然知道我讨厌你,干吗还要挤进我生活?”吴芳琳斜眼看着秦牧依依,倘若你不是生了和那个女人一样的脸,我想我不仅不讨厌,还会喜欢你,毕竟孩子喜欢你。

    “谁知道呢,或许是前世的缘吧。”秦牧依依道,有些东西是斩不断的,曾经是因为对秦炎离割舍不掉的爱情,现在又多了和孩子的亲情,自己委曲点儿无妨,只要她爱的人是快乐的儿就好。

    “那也是孽缘,詹小姐,我就直白的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甚至可以说是讨厌,倘若你还自知的话就知道该怎做。”吴芳琳睇了秦牧依依一眼。

    “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我却不讨厌你。”秦牧依依淡淡的说,不管怎么说,您都养育了我那么多年,而且还养的很好,倘若我不招惹您儿子的话,我想我也不会是这样的下场,归根结底是我先错了,只是我没想到你讨厌我到了憎恶的地步,即便换了身份结果也没什么不同。

    “姨姨,你讨厌谁?”这时正好睡醒的思思眨巴着眼睛问道,她听到了讨厌这两个字。

    “姨姨谁都不讨厌,姨姨爱思思,很爱。”秦牧依依低头在小丫头的脸上亲了又亲,我的乖女儿,妈妈爱你,为了你们妈妈什么都可以忍。

    “思思也爱姨姨,思思要一直一直的和姨姨在一起。”小丫头甜甜的笑着。

    “好,姨姨也要一直一直的和我们宝贝在一起。”秦牧依依点点头,她是孩子的母亲,理应和孩子们在一起,即便暂时孩子们还不能喊她妈妈,能守着他们也是好的。

    吴芳琳则不住的撇嘴,哼,美的你,一直?做梦吧,等思思完全康复了,你就哪儿凉快到哪儿呆着去吧,秦家不欢迎你,现在你不过是还有点利用价值罢了。

    对于坚定的结果,秦炎离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孩子是他的没错,却和尹伊秀一点关系都没有,倘若自己私生活混乱,冒个孩子出来也还能理解,关键是那些女人只是他请来演戏骗秦牧依依的,从不曾有过实质性的接触,那么孩子只能是秦牧依依的。

    秦炎离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使,这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啊?

    吴芳琳说秦牧依依坠崖,秦炎离曾不止一次的派人搜寻,但都没有找到秦牧依依的尸体,后来母亲却带回她的骨灰,虽然觉得很匪夷所思,但毕竟是自己的母亲他才没有起疑,可现在想来,疑点还是不少的,自己也亲自下山两次,几乎是地毯式的搜索都无果,母亲派去的人却一下子就找到了。

    关于秦牧依依的事,母亲到底瞒了自己什么?

    “哥,能出来喝杯酒吗?”秦炎离拨通了初稳的电话,他知道初稳也曾调查过秦牧依依的事,然后就开始对自己各种不待见了,这会不会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你觉得我是你一招呼就能出来喝酒的人吗?我没那么闲。”初稳道,本来就对秦炎离有意见,这次因为解救孩子又连累秦牧依依受伤的事,初稳就更有怨言了,因为他,秦牧依依已经闯了一次鬼门关了,这次又险些丢了命,她现在已经是全新的身份了,干吗还非要揪着她不放呢。

    “哥,我知道你对我意见颇大,我呢是有些关于秦牧依依的事想问问你,还希望答应。”秦炎离言语真诚,他知道初稳是真的关心秦牧依依。

    “哼,问我她的事,真是笑话,你不该是比我更熟吗?我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有什么想说的提前准备好,回头我可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你。”初稳冷冷的说。

    “好的,我知道了,一定不会耽误哥太多时间的。”秦炎离点头,初稳没有拒绝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一个小时差不多也够了。

    这次秦牧依依住院,初稳去探视过,他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让你都不在意自己的性命,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还是说阎王给了你免死金牌?”

    “你也知道,我心善嘛。”秦牧依依知道初稳是担心她,不过她很庆幸当时自己没有任何的犹豫,她出手相救的是自己的孩子,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

    “是,你心善,善到傻,除了男人还能不能有点别的追求?”初稳翻眼,除了心善更多是放不下秦炎离,只要是关乎他的事,她都上心。

    “这都被哥哥看出来了,看来我还需要好好的修炼。”秦牧依依吐舌,没办法,就是放不下他。

    “是,你也就这点出息了。”初稳做无奈状,他清楚,就算伤的再深,秦炎离依旧是她最爱的男人,这是怎么都改变不了的。

    现在秦炎离找他,虽然怨念他的所为,但换位思考下,同样的事落到他身上,怕是也精明不到哪儿去,毕竟吴芳琳是他亲娘,他又怎么可能怀疑到她身上。

    “说吧,想要问什么,我不认为比你知道的更多。”初稳懒洋洋的翘起二郎腿,你们曾经是恋人关系,却要来找我了解情况,是不是可笑了点?

    “个,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依依出事以后我知道哥也有去调查过,我想知道调查的结果,希望哥能如实的告诉我。”秦炎离看向初稳,因为并不怀疑母亲的话,秦炎离也就没有多想,真的以为秦牧依依是坠崖的,但现在想来还真是有很多解释不通的地方。

    “现在再来跟我了解那时的情况还有意义吗?”初稳翻眼看着他,事实,初稳在知道真相后纠结过,是不是该对秦炎离实情相告,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一则秦炎离已经和尹伊秀结婚并且连孩子都有了,再则秦牧依依也重获新生有了更好的生活,还是保持现状的好,毕竟吴芳琳在,他们很难走到一起,让秦炎离和吴芳琳闹翻怕是秦牧依依也不愿意看到的吧。

    但初稳却忘了一个情字,情在,线便斩不断,最终两个人还是有了交集。

    “我知道迟了,但现在我真的想知道,还请哥哥如实相告,她是不是并没有坠崖?”秦炎离问道。

    在来之前秦炎离大胆的推测过,母亲不喜欢秦牧依依,并试图让她嫁人从而拆散他们,结果他大闹婚礼,使她没能嫁成,母亲虽然表面不再说什么,但暗地里一直有着计划,因此在知道秦牧依依怀孕后便将她藏匿起来,并谎称坠崖,以便让他死心,因此不管他怎么搜寻都无果,为了能让他彻底放下这件事,便又带回了她的骨灰,事实,她根本就没有死,还生下了孩子。

    其实,秦炎离真不想是这样的结果,只愿是自己胡乱的猜测,毕竟操纵这一切的是他的母亲,倘若真的是那样的话着实残酷,可除了这样怎么去解释孩子的身世问题呢?是他的骨肉没错,但母亲却不是尹伊秀,不是尹伊秀,那么唯一和他亲近过的女人便只有一个秦牧依依,孩子的母亲只能是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