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20章 我还承受的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梦让吴芳琳猛然惊醒,睁眼却见千允蝶正好整以暇的站在她的床前,瞥了一眼时间,时针正好指向九点,来的到是很早。

    “你来干嘛?你该知道我并不欢迎你,难道没有人告诉你这样擅闯是有失礼貌的?”吴芳琳兀自的皱了下眉,她很清楚,这个女人自然不会是好心到来探望她,但她已经立在这儿,她也只能面对。

    曾今秦牧依依一直是她心头的结,好不容易解决了,释放了,没想到几年后这个女人却时不时的来给她添一下堵。

    “你,刚刚该不会做噩梦了吧?也是,做了那么多亏心事能睡的安到是怪了,以后你怕是不安的时候就更多了。”千允蝶微微探身,死死的盯着吴芳琳的脸,她呢,很闲,闲到要来找点乐子,而她的乐子自然是吴芳琳。

    想到秦牧依依所遭受的一切她就无法平复心底的怒意,她又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千小姐,你是不是该管好你的嘴?我不跟你计较但并不代表我就任由你胡言,倘若你还执意如此,我也不会放任了,别把别人的宽容当软弱。”吴芳琳沉了脸,就知道这个女人来此没好心。

    “是吗?我到觉得我一直在说实话,是你不愿意承认,宽容?秦太太的宽容就是把别人的孩子不当人。”千允蝶一脸嘲笑的挑眉,她还好意跟自己说宽容,怕是猪都会笑了。

    “千小姐说话要凭证据。”吴芳琳脸色十分难看,虽然她矢口否认,但秦牧依依的事确实是在那里,即便不是她直接造成的那丫头的死亡,但她是真的死了,但这不怪她,倘若她听从自己的不去招惹秦炎离,她也会妥妥的把她嫁了。

    “嗯,想要证据,那你不妨看看这些,我想这些你或许会感兴趣,嗯,需要交代一句的是,看了千万别激动,虽然这里是医院,闹抢救也就不好玩了,平常心对待就好,一如你这些年你都能如此心安的过生活。”千允蝶说完将一摞报纸扔到吴芳琳的面前,她脸上挂着笑,她就是要笑着刺激吴芳琳。

    像吴芳琳这种人一直优渥惯了,还没有谁能这样对她,第一次吃瘪,心里肯定会一直疙瘩着,就是让她背负了压力。

    吴芳琳发觉自己真想上去撕烂千允蝶的嘴,这个女人的嘴巴还真是欠的很。

    千允蝶来的早就是不想让吴芳琳错过最好的新闻,现在满城都知道秦氏易主的事了。

    “那怕是你要失望了,没点承受力,怎么出来混,倘若你想用秦氏的事来刺激我,那我可以告诉你,不可能,这点挫折我还经受的住。”吴芳琳冷声的说。

    再觉得失落也不会在千允蝶的面前表现出来。

    “看来你已经知道秦氏落到我的人手上,有句叫什么来着,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这算不算是报应呢?”千允蝶的笑容更深。

    “千小姐,你倘若再胡言乱语,就请你离开我的病房,我从来都不欢迎你这样的客人。”吴芳琳带着十分的恼意,从昨天到现在,离婚的事,秦氏的事就一直堵在她的胸口,这个女人还非要来插上一腿。

    “好啊,我从来不怕与人正面过招,你想做什么尽管做,这是你的权利不是吗?我来呢,也是好意,没想到你会气急败坏,嗯,你好好休养,我就不打扰了,若以后还有什么好新闻,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谢谢的话就不用说了。”千允蝶说罢优雅的转身,目的达到了就行了。

    是,秦牧依依不会有任何行动,但她千允蝶不行,她会时常的来恶心她一下,不会要了她的命,但日子也踏实不了,如此也就够了,她也没想过一定要她死。

    见千允蝶出去,吴芳琳气恼的将柜子上的东西扔到地上,这个女人可以对她处处牵制,自己却对她无计可施,这才是最为恼人的。

    那些报纸无一例外头版头条都是讲的秦氏易主的事,越看吴芳琳的火越大,她吴芳琳一直被人尊崇,现在成了落败的凤凰。

    “轩儿,你不是说自己可以吗?那今天的报纸又是怎么回事?”若说千允蝶的羞辱她还能忍受的话,那这些大大小小的新闻简直就是将她逼到了悬崖边,秦氏一直是A市的龙头企业,现在易主了,她的脸面何在,以后自己在圈子里还怎么混?

    “妈,报纸的事我也是才知道,这原本也是事实,您老就看开些吧,新闻总是有过去的时候,不用太介意的。”秦炎离宽慰着,他也没想到今天的报纸到处都是有关秦氏的新闻,显然,这消息是有人故意放出去的。

    放消息的人是会是谁呢?

    与此同时秦牧依依也看到了这些新闻,不用想都知道定是千允蝶所为,她一直为自己鸣不平,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报复吴芳琳一下的机会,她又怎么会错过呢。

    虽然秦牧依依觉得千允蝶这么做不妥,毕竟秦氏是秦家几代人的心血,但她也知道千允蝶是为了自己好,她又怎么忍心去怪她。

    “爸,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秦牧依依拨通了秦玺城的电话,当初秦玺城将股份转到她的名下,她却利用这个直接侵占了秦氏,不知道秦玺城会不会对她失望。

    “傻丫头,说什么对不起,这样很好,公司给你我更放心,不要有压力,努力做好,让秦氏蒸蒸日上,爸爸会鼎立支持你。”秦玺城道,那丫头吃了那么多的苦,而且几乎丢掉性命,现在只是得到了秦氏,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倘若可以自己都愿意放弃生命去换她那几年。

    “爸,您就再等等,秦氏我一定还回去。”秦牧依依道,接下来她会慢慢的游说千允蝶将秦氏还给秦炎离,该刺激的也刺激了,霸占的事还是免了吧。

    “丫头,不要说什么还不还的话,你是合法获得,爸爸没有任何意见,你和炎离都是我的孩子,对你们我是一样的。”秦玺城知道这孩子心善,其实公司给她还是给秦炎离对他来说没有区别,现在她正好得到了,交给她,秦玺城也放心。

    “爸......”秦牧依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吴芳琳对自己做了那样的事,但秦玺城对她的疼爱是真的。

    “丫头,爸爸相信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余生就按自己喜欢的去做,不用考虑任何人。”秦玺城交代着,她还不知道那一对孩子是她的骨肉。

    “爸,我知道,您一定要健健康康的。”秦玺城的话又让秦牧依依满眶的泪,从小到大这是唯一一个真心对她好,对她付出不求回报的人。

    秦玺城刚挂了秦牧依依的电话,秦炎离便走了进来。

    “你小子进来怎么不敲门?”秦玺城瞪了秦炎离一眼,想到他做的事,就有把他腿打断的冲动,若不是这小子,那丫头也不用遭遇那些,还真不愧是他的儿子,同样是辜负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我肯定是敲了,是您没听到而已。”秦炎离径直的走到父亲的跟前,嗯,他觉得他们父子需要好好的谈谈。

    “你出去,我没有什么要跟你说的。”秦玺城黑着脸。

    “可我却有话要跟您说,爸,我知道您的记忆都恢复了,虽然我不知道您一直瞒着的理由是什么,但我觉得你这样瞒着是没有把我当您儿子看。”秦炎离直本正题,他需要知道的也是这个。

    “你对我的决定是不是很不满?我指的是股份转让的事。”既然秦炎离已经知道,秦玺城也就没有再继续装的必要。

    “既然您那么做了,定是有要那么做的理由,我没有任何不满,父亲能恢复全家人都会高兴,但显然您却不想让我们知道,这我到有些不满的。”秦炎离道,一家人何须隐瞒。

    “我有必须要这么做的理由,轩儿,或许你管理公司算得上成功,但对于家庭你却是糟糕透顶,既然心系那丫头,就不该被你妈妈左右了思想,还白白的把伊秀那丫头也搭了进来,娶,是你点头娶的,那就该对人家好,现在这又算什么?”秦玺城质问着。

    曾经他也因为家里的缘故放弃了自己的爱情,但对待家庭他是负责的,谁知道吴芳琳会计较他对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的念念不忘呢。

    自己已经很失败,没想儿子比他还失败。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是啊,现在算什么呢,倘若当初他足够坚持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最起码,尹伊秀不会白白的耗费了几年的光阴。

    “好好珍惜身边人,再也不要错过了。”有些话秦玺城不能明说。

    “妈妈那儿,您准备一直瞒着吗?”秦炎离问道,这件事他觉得还是秦玺城自己去讲的好,不然吴芳琳肯定有心结,原本她的心结就够重了。

    “近期,我会找她好好谈谈。”秦玺城看了秦炎离一眼,他需要一些天来消化吴芳琳的所为,不然他怕是说不出好听的来。

    “也好,您和母亲也是该好好谈谈了。”秦炎离点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