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11章 恢复记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看到秦炎离和秦牧依依的“亲密”关系后,尹伊秀心底的弦彻底崩塌了,原本对秦炎离只存了恨,现在却是生了报复的心,是,就算你因着秦牧依依那女人对我没感情,我认了,如今不过是一个容颜和她相似的女人,这么短的时间你就投去了橄榄枝,这是对她极大的侮辱。

    好吧,秦炎离,我要让你知道别人的感情是不能随便践踏的,以后的路请多加小心,出了事故那便是你咎由自取。

    尹伊秀给高?F浩打了电话,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高?F浩是犹豫的,尹伊秀便用孩子做威胁,高?F浩只得答应。

    人啊,就怕存了算计,吴芳琳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选的人,会在背后给她一刀,表面的风平浪静,实则是暗滔涌动,这段时间尹伊秀的表现非常,对两个孩子也是难得的亲,看到尹伊秀这个样子,吴芳琳自然是欢喜的不成,日子总算是按她希望的在进行,只要那个千允蝶不蹦达便是一片祥和。

    秦牧依依试着敞开自己的心和齐维瀚接触,即便齐维瀚对她可谓是热情似火,但她总是燃烧不起来,反而让她有负担,最后索性避免见面了,既然不能给,还不如让人家寻找别的机会。

    “嫣然,我是不是达不到你的心里标准?”在n次邀请都让秦牧依依以各种理由拒绝后,齐维瀚问道,都不年轻了,若是可以的话自然就是要谈婚论嫁了,但看秦牧依依的态度该是对他没有感情的。

    “对不起,我想,我给不了齐大哥想要的答案,不是因为齐大哥不好,是我还有没有调整好,在感情上我受过伤,现在还是无法接纳任何人。”秦牧依依如实的说。

    “好的,我明白,看来我不是能打开你心锁的人,嗯,虽然很想能和你成为恋人,奈何,我有心你无意,但我们依然很好的朋友,对吗?”齐维瀚虽然有些失落,但他也清楚感情是勉强不来的,他只能错过最好的人。

    “当然。”秦牧依依点点头,齐维瀚是好人,没理由不成为朋友。

    因着詹嫣然给自己输过血,秦炎离对她莫名的就多了一份情愫,连他自己都说不清。

    在尹伊秀的授意下,高?F浩开始挺而走险,虽然他知道这样的行为除了违法还有悖道德,但她肚子里有自己的孩子,他只能放任了她,秦炎离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那次和秦牧依依一起去帝都会刺激了她,并导致她打秦氏的主意,而那份股份转让书也成了掣肘他的最大缘由。

    学校已经选好址,秦牧依依所有的经历都用在了学校建设上,她想打造A城最优质的学校,优良的师资配备,然后采用中西相结合的教育模式,中方的硬性和西方的个性让孩子都能做自己的主人。

    “老爷呢?”屋内屋外找了个遍都没有看到秦玺城,吴芳琳问家里的保姆。

    “十五分钟前还看到在院子里的长椅上看书,后来我去忙就没注意了。”保姆道。

    “那这人是去哪儿了呢?”吴芳琳兀自的皱眉,这些年除非家人带着,秦玺城几乎不出门。

    “不知道呢,要不要告诉秦先生?”保姆挠挠头。

    “先等等吧。”吴芳琳摆摆手,说不准是躲在哪里了呢,他也没有独自外出过,现在告诉秦炎离只会让他跟着着急。

    这次吴芳琳还真是想错了,秦玺城还真是独自外出了,原因是他想他家公主了,秦炎离带他去过秦牧依依住的地方,他记住了那条路,那个小区。

    保姆认识秦玺城,也知道他是小姐重要的客人,便直接给他开了门。

    “老先生,小姐不在,你先坐一下,我去给她打个电话。”保姆给秦玺城倒了杯水。

    秦玺城点点头,在沙发上坐下。

    秦玺城刚坐定,千允蝶便推门进来。

    “秋锦......”看到进来的千允蝶,坐在沙发上的秦玺城忙从沙发上起身,向千允蝶奔过去,然后一把握住她的手。

    “秦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说的牧秋锦。”听对方喊自己秋锦,千允蝶已经基本知道他是谁了,她试图从秦玺城的手中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奈何秦玺城握的很紧,千允蝶费了好的的劲才解脱了自己的手。

    “你就是秋锦没错,认错谁也不会认错你的。”秦玺城说完便又来抓千允蝶的手。

    “我说你认错了你就是认错了,姓秦的,是选择的放手,现在又装深情给谁看,最瞧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人,若不是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我就直接找人将你拖出去了,免得脏了我的地。”见秦玺城这样千允蝶甚为气恼,于是双手用力的一推,真是来火,既然那么深情,又何来分手,而且因着他的无情害了多少不相关的人,看着他就来气,还要来抓自己的手。

    没有任何防备的秦玺城给千允蝶这么一推,腿给茶几绊了一下,不知道是地面滑还是年纪大了,秦玺城身子一歪,脑袋直接磕在了茶几上。

    千允蝶没想到秦玺城这么扛不住推,随着接下来的一声撞击,千允蝶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虽然她对秦玺城很是气恼,但这若是出点啥差错,那也不好交代,怎么说他都是病人。

    “呀,老先生,你怎么摔倒了?”听到响声的保姆忙奔了过来将秦玺城扶起。

    “没事,没事,是我不小心的。”秦玺城起身。

    “呀,您的头破了?我来打120。”看到秦玺城的额头有血,保姆惊慌失措的起身,这位老先生可是贵客,这来一趟好搞出伤来,回头小姐肯定怨念。

    “不用打120,去把医药箱拿来,我来帮他处理。”一旁的千允蝶道,保姆怕是忘了她的职业,刚刚她看了,不是什么大创伤,在家里处理一下就行。

    “谢谢你,刚刚失礼了,你和秋锦长的很像,那时我脑子不是太灵光还请你不要介意。”待千允蝶帮秦玺城处理完伤口,秦玺城很是诚恳的说,这一磕虽然磕出了伤,却也把他磕正常了,她们是很像,却不是不同的两个人。

    “千允蝶,嗯,牧秋锦是我同胞的姐姐,你恢复了?”见此时的秦炎离和刚刚相比有了威严之风,而且讲话的语气和刚刚也大不同,千允蝶问道,刚刚那一磕真的有可能把他磕醒。

    “是我对不起你姐。”秦炎离一脸歉疚的对千允蝶道,那时自己太懦弱,才会遵从了父母的决定。

    “是,你不仅对不起我姐,更不对起她女儿,你知道这些年她都遭遇了什么吗?”知道秦玺城清明了,千允蝶气也来了,有些话必须要对他说,让他知道自己都造了什么孽,他才是万恶之源。

    “依依怎么了?”秦玺城皱眉,他知道吴芳琳对秦牧依依不亲,他生病的这几年,那丫头一直都没露过面,秦炎离说她去了外地,现在她回来了,却要让自己瞒着她的身份,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要隐瞒?

    “我觉得你更应该去问你那可敬的老婆大人,优雅的外表下是怎样一颗恶毒的心,若不是那丫头拦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但我相信恶有恶报这句话。”千允蝶一脸厌嫌的说。

    “小姨,您乱说什么呢?”这时正好推门秦牧依依问道,保姆给她打了电话说秦玺城来了,便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我阐述事实呢,这些原本就是那女人所为,不过罪魁祸首是这个男人,真不知道他们的心都长成啥样。”千允蝶指着秦玺城道。

    “小姨,行了,您别说了,爸爸是病人。”秦牧依依扯了扯千允蝶的衣袖小声的提醒着,所有的事他又不知情,又何必给他增加负担呢,就让他开心一天是一天好了,此时的秦牧依依还不知道秦玺城记忆恢复的事。

    “依依,对不起,爸爸病了,不知道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告诉爸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的脸和声音是怎么回事?你的身份又是怎么回事?而且,为什么还要让我瞒着他们?你都告诉爸爸。”秦玺城伸手拉住秦牧依依的手,他只以为吴芳琳不待见,并不清楚吴芳琳对她做了那样的事。

    “爸,您都恢复了吗?”听秦玺城这么说,秦牧依依一脸惊讶的看着秦玺城,这也太意外了吧,当初她希望千允蝶能为他诊治,但千允蝶不肯,然后听了詹?O瑾的一番话又觉得颇有道理,她也就放弃了治疗的想法,现在却是什么都清楚了,难怪千允蝶刚刚才会说那样的话。

    “是,我恢复了,丫头,倘若妈妈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就怨念爸爸好了。”秦玺城道。

    与此同时,吴芳琳开始沉不住气了,这都过去三个小时了,还是找不到秦玺城,这么大一个人到底去哪里了,无奈之余只得将电话打给了秦炎离。

    “什么?爸爸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听吴芳琳这么一说,秦炎离立刻起身,好好的,怎么不见了,他能去哪儿呢?这么大年纪了还玩离家出不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