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96章 再好也没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牧依依和珍妮一直还在寻思谁才是真正的送花人,今天却意外见到了真人,但这也意味着有些事就要摆到明面上了,秦牧依依又不傻,知道齐维瀚对自己是怎样的感觉,问题是虽然她并不讨厌秦维翰,但对他也并无男女的感觉。

    秦牧依依哪里会想到只是一次出手相救,人家齐维瀚就念念不忘了呢,巧的还是正好投其所好送了那稀有的蓝玫瑰。

    初稳见两个人一直就有故事,便忍不住挪揄起来,其实他此次约秦牧依依的目的也就是介绍齐维瀚给她认识,她还年轻,应该多结交一些优秀的男士,而不是把自己封闭起来,不能因为那些不好的过往,就把自己一生的幸福都葬送了,而且他相信,倘若她肯敞开心扉,齐维瀚定是那个能让她在空中跳舞的人。

    初稳是好意,但这事还是要看主角的,倘若秦牧依依坚决不肯向前迈动脚步,他也没办法不是。

    见初稳对齐维瀚和自己的事情表现出高度热情,秦牧依依便笑着说,那是不是要一样一样的跟你报备啊?

    “好啊,好啊,别人的爱情我可没兴趣,但詹总的故事我到是关心的很,但闻其详。”听秦牧依依这么一说,初稳很是八卦的直了身子,女人再能干也要有个男人来疼,他和齐维瀚认识多年,对他的人品很了解,倘若他们可以结成连理的话,那是再好不过。

    在清楚了秦牧依依的遭遇后,因着吴芳琳初稳对秦炎离颇有微词,虽然他也知道秦炎离不知情,但就是恼他的很,故此这些年就算秦炎离怎么“巴结”他,他都对他没有好脸色,以至于秦炎离问他:“哥,我做错了什么,你明说?我改进还不成。”曾经是初稳给了他鼓励,莫名怎么就变了呢?

    “你错在辜负了我妹,而且这是怎么也弥补不了的了。”这是初稳丢给秦炎离的话,他再恼也知道吴芳琳是秦炎离的母亲,倘若说出事实,难做的只会是他,但该受的他必须要承受。

    秦炎离承认初稳说的没错,自己确实是辜负了秦牧依依,可现在就算他想弥补也弥补不了不是,唯有用余生的孤独来惩罚自己了,其实,他也很清楚,虽然自己一直认定她没有死,但她再也不回来了却是事实。

    初稳恼怒秦炎离,秦炎离对初稳倒是一直尊敬的很,人前人后都是以哥哥来论。

    “初总,这么八卦的可不像你的作风。”秦牧依依嗔了初稳一眼,她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他还当真,花是送了,她也收了,可关乎情却是一点都没有,她爱的门已关,不会轻易打开。

    “不聊八卦之事,怎挨有涯人生,我只是一个俗人,自然有俗人的做派,不过,我也只关心你的八卦,别人请我听我也没兴趣的。”初稳弹了弹自己的眉毛。

    “我没想到原来初兄和詹总这么熟,看来倒是我错过了什么。”一旁的齐维瀚道,据他得来的消息,嫣然集团也是今年才进军A市的,之前一直是在国外发展,而根正苗红的初稳从不和外国人做生意,两个人如此的熟稔到是让人很好奇她们是不是很早之前就认识。

    “你错过的就太多了,不过,无可奉告。”初稳甩了甩自己酒红的短发,是啊,他和秦牧依依有太多的故事,是别人不能知道的。

    “看来我只有羡慕的份儿了。”齐维瀚耸耸肩,无妨之前的时光我没有参与,以后有我的存在就好,当然,此时的齐维瀚并不知道,他早早的就迟了一步,因此此生注定了和秦牧依依无缘。

    秦炎离也是约了人才会来这里,进来一眼就看到了秦牧依依,还是因为那份熟悉,才会一眼就捕捉到。

    她笑的很美,就是这笑容和秦牧依依也是相似的很,秦炎离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不自觉的将两个人串联到一起呢,明明两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看詹嫣然和初稳有说有笑很是熟稔的样子,他颇为好奇,怎么这么短的时间他们就这么熟悉了,嗯,还有那个齐维瀚,完全是一副看恋人的眼神在看秦牧依依,难道他们两个......

    嗨,是什么关系那都是人家的事,自己搁这儿操什么心啊,秦炎离发觉自己刚刚那刻有点摆不平了,那个女人不是秦牧依依,人家有交友的自由。

    既然遇到了,虽然初稳对自己不感冒,但初稳依旧是他尊重的哥哥,秦炎离还是决定去招呼一下,于是他趋步上前。

    “哥,詹总,齐总,你们都在啊。”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齐维瀚秦炎离也是认识的,只是极少打交道罢了。

    秦牧依依点头微笑了一下却没有吭声,初稳却是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完全视秦炎离为空气,秦炎离已经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却也并不在意,谁让自己辜负了人家的宝贝妹妹呢。

    “是秦总啊,你好,一起坐吧。”到是齐维瀚热情的招呼。

    “老齐,詹总可是璀璨的钻石,绝对值得下功夫收藏,别说我没提醒你,有些人或物错过了便是一生,到时候你就等着抱憾终身吧。”初稳拍着齐维瀚的肩膀道,他这话是故意说给秦炎离听,是你小子没用才会把这么好的女人给弄丢了。

    “初兄说的事,既然是值得的就该尽全力。”齐维瀚附和着。

    “我约了人,你们聊。”秦炎离知道初稳因为秦牧依依的事现在很不待见自己,还是不要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了,但是莫名的初稳的这番话让他很不舒服,看样子初稳是有意撮合齐维瀚和詹嫣然。

    秦炎离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不舒服,人家一个未娶一个未嫁谈情说爱也是正常的,只是,因为这个人是詹嫣然,为何自己总有怪怪的念头,难道就是因为那份相似?

    “好的,既然秦总约了人,那有机会再聊,秦总随意。”齐维瀚点点头,秦牧依依也礼貌的点点头,唯有初稳眼角都不带看他一眼的。

    “初兄,你和秦总是啥情况,人家哥可是喊的亲切,你这脸也是拉的够长,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啊,这么一看人家秦总还是挺有涵养的。”待秦炎离走了齐维瀚道,他知道初稳爱恨分明,不喜欢的就是不喜欢,但也没听说秦炎离和初稳有什么过节啊。

    “你这意思是我没涵养?涵养也要分人的吗,明明不喜欢还假装热情那是虚伪,我初稳什么时候是那种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人?”初稳翻翻眼,若不是因为秦牧依依的事,他和秦炎离会成为很好的兄弟,但秦牧依依险些没了命,他就不能不恼他,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算什么男人嘛。

    “我只是好奇秦总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实话实说,我看人家对你到是尊敬的很。”齐维瀚道

    “实在是不喜欢这个姓,你说那个秦桧众所周知的超级大混蛋,姓什么不好非要姓秦,看到他就想到了混蛋秦桧,如此自然不可能给他好脸。”初稳胡编乱造。

    “合着普天下姓秦的还都得罪你了,好在我是姓齐不是姓秦,不然我也成了你愤怒的对象,詹总,吃菜,某人正在愤桧,估计吃不下东西。”齐维瀚夹了一些菜放到秦牧依依的碗里,初稳说的对,以后是要下下功夫了,这么好的女人不能放任了,错过了便再不可能遇到。

    秦炎离虽然是坐到了别的位子,但眼睛却总是忍不住望向他们这个方向,当然,目光停驻最多的自然是秦牧依依身上,那时秦牧依依总是一袭白色居多,这个詹总却独爱红色,但看上去红色到是很适合她。

    齐维瀚不停的帮秦牧依依布菜,自己到是吃的很少。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秦牧依依从小在这个城市长大,习惯了这里饭菜的味道,在国外这些年也一直在吃中国菜,但总觉得不是她想要的味道,如今回了A市到是可以尽情的一饱口福,好在她是吃不胖的体质,不用刻意去管住自己的嘴。

    “现在时间还早,我正好有两张午夜场的电影票,我呢,要回去老婆孩子热炕头,就麻烦你带这位美丽的詹女士去看了,也让她感受一下A市人命的热情。”初稳将票塞到齐维瀚的手中。

    “初兄事业家庭都这么顺风顺水,让我这样单身的情何以堪啊。”齐维瀚摇头。

    “你也算是凭实力单身,好了,詹总就交给你了,今天可是个美丽的夜晚。”初稳对秦牧依依挤挤眼。

    “初总这是把我做了人情不成?”秦牧依依压低声音道,她知道初稳的用意,虽然齐维瀚很绅士,但秦牧依依真的没有想要开始一段恋情的想法,如此反而会觉得是负担。

    “我是觉得你的生活太单调了,余生要和有趣的人一起,才不辜负每年的春夏秋冬。”初稳再度对她挤挤眼,秦炎离已经是历史了,不能因为他孤独终老,而且他觉得齐维瀚一点也不比秦炎离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