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66章 我能说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答应和尹伊秀结婚,所有的人都是满意的,开心的,但谁又在意他秦炎离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所谓的父母之命都是老黄历了,没想到他也会落个听从母亲安排的下场,不从便是不孝。

    “是,您是为了我好,可您的这种好我真的很不想要,我想有自己的选择,但我生在了秦家,身为您的儿子就注定了有很多不可能。”秦炎离看着吴芳琳,眸色中尽显无奈。

    “你生在秦家,身为我儿子,但我自恃从不曾强迫过你什么,你自己选择学校,自己放弃出国,有哪次听从了我们的意见?对你我们已经很放任。”吴芳琳挑眉看着秦炎离,若不是你选择秦牧依依,我想可以一直放任下去。

    “我喜欢依依,您却非把尹伊秀推给我,我不想结婚,但为了你们,为了孩子,我却不得不娶她,结婚可是一辈子的事,我能说什么?妈,您说,我能说什么?”秦炎离不住的摇头。

    倘若真的是为我好,倘若我和依依的事您不阻拦,那现在您的儿媳是秦牧依依,我会很开心,父亲也不会住院,如此也就不会有什么坠崖的事,他也只是发泄一下,秦牧依依的离开已经让他身心俱疲,现在还必须要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轩儿,你这是在怪妈妈吗?是,我是想把伊秀推给你,可你要不是整一个孩子出来,我会强迫你和结婚吗?你以为你睡了人家姑娘就能拍拍屁股了事?而且,我相信就算依依在她也会赞同我的选择,毕竟那孩子是你。”吴芳琳道。

    “是啊,为什么要整一个孩子出来。”秦炎离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起身,都是他的错,现在又怨念别人干吗,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若不是自己喝的不省人事,又怎么会整出这桩事来。

    “轩儿,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见秦炎离不是上楼而是往外走,吴芳琳问道,有些路已经走了,必须要坚定的走下去,她绝不允许自己的计划半途而废,因此就算面对自己的儿子也必须狠心。

    或许对吴芳琳说,母亲这个词远没有自己的感受重要,更或者是,就是因为是母亲才希望他能按自己安排的路去走,在看她看来自己替他选的才是最好的,如此也有错吗?

    “出去转转。”秦炎离头也不回的说,实在是觉得胸口堵的慌,他要出去宣泄宣泄。

    车子一路疾驰来到快乐吧的停车场前,初稳带他来过一次,他便记住了这里,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发泄场地,对着沙袋拳脚并用的持续了二十分钟,秦炎离颓然的坐在地上。

    依依,你到底哪里?能不能带点信息给我?一个多月了都没有秦牧依依的消息,难道她真的......秦炎离最不愿意承认的就是这一点,他总是在每一个睡不着的夜晚努力的去回忆他们的过往。

    越是甜蜜也是哀伤。

    秦炎离和尹伊秀结婚的消息占据了娱乐报,商业报的大幅版面,并配有两个人的照片,男的俊逸,女的甜美,这都是吴芳琳安排的,她就是要让全A城的都知道,秦炎离和尹伊秀结婚了。

    女人嫉妒,男人羡慕。

    秦炎离的车刚驶出车库,正准备提速,猛的蹦出一个人来,直接拦在车子的面前,秦炎离忙踩了一脚刹车,车子险险的停住,望去,拦于车前的却是左恋恋,这个女人,还真是的,总是来这一招可有意思,倘若他已经提速了那还不把她撞飞出去?

    “左小姐,下次出场的时候能不能换一种戏码,每次都是这一出,你演着不累,我看着都累。”摇下车窗,秦炎离不悦的说,之前因为种种,相处不是很愉快,但自从左恋恋离开,又好心告知秦牧依依结婚的事,他对左恋恋的态度改关了不少,今天这一拦,又恢复期初的水平了。

    “你以为姑奶奶想演,若不是你那帮狗腿保安拦着我进不去,我也不想拿生命试你的车轮,我的命很值钱的。”左恋恋不屑的说,左明浩因为听了秦牧依依死了的消息,突发脑溢血住了院,到现在都还没好利落。

    这账都还没算呢,好么,秦牧依依的事这才过去多久,他秦炎离就要婚娶了,还这么大张旗鼓的,真当她们左家的人都是软柿子了。

    之前左恋恋因为嫉妒秦牧依依,想法设法接近秦炎离试图从她身边将秦炎离抢走,凭什么她就要比自己优越,比自己生活的好,而且还有这么出众的男朋友,奈何,秦炎离不上套,最后还落个被赶出秦氏的下场,那时对秦炎离和秦牧依依是生了恨的,但后来和江云墨接触后,左恋恋被江云墨慢慢的感化,她发现秦牧依依当真是对她很好的。

    正是因为觉得秦牧依依对自己好,也发现秦炎离和秦牧依依是真心相爱,当然还有一部分是属于自己的私心,所以秦牧依依偷偷结婚的事她才会通知秦炎离,原以为他们可以长相厮守下去,谁知却发生了秦牧依依坠崖致死的事,好,是秦牧依依命不好,如此这事也就过去了,却让在报纸上看了这个,这下左恋恋不干了,这是拿秦牧依依太不重视了。

    自古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他秦炎离曾经对秦牧依依那般呵护疼爱,这人才走多久就另结新欢了,男人还真没几个好东西,越想越来气,左恋恋便冲来秦氏,就算不能改变什么也要恶心恶心他。

    “既然知道自己的命值钱,以后就好好珍惜,没可能会活两次的。”秦炎离道,这张脸和秦牧依依一模一样,可惜她不是她。

    “放心吧,倘若没有你恶心我,我一定会活的很滋润。”左恋恋讲话都夹枪带棒的。

    “说吧,什么事?”秦炎离知道左恋恋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她来此定是有什么事。

    “你到是很有自知之明,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我姐姐尸骨未寒,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秦炎离,我还真小瞧你了,原来你也是那种捺不住寂寞的的人,但我告诉你,我姐姐心善,我可不善,我会诅咒你们,天天吵架,夜夜噩梦。”左恋恋将手里的报纸砸到秦炎离的脸上,哼,自己好好看看吧,薄情汉。

    秦炎离将报纸展开看到上面的文字和照片不由得皱了眉,若不是左恋恋跑了来他都不知道他和尹伊秀结婚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好么这么强的轰炸,是怕他反悔不成?

    “秦炎离,要不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啊,要知道你是这种人,当初我姐结婚就不该告诉你,她顺利结婚了也就不会落个这样的下场,我姐这才走多久,你就攀上新欢了,我祝福你们性/不和谐,养不出娃,你老婆让你戴绿帽。”说完左恋恋用力的甩了一下头发转身蹬蹬蹬的走了。

    看着左恋恋的背影,秦炎离摇摇头,这丫头的嘴一贯的毒,又瞥了一眼手上的报纸,秦炎离的脸沉了又沉,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秦总,有什么吩咐?”对方问道。

    “帮我把今天所有有关我结婚的新闻都处理了,明天我希望报纸是干净的。”秦炎离道,本来就是被逼的婚礼有什么好宣扬的。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处理。”对方点头应允。

    挂了电话,秦炎离又拨给吴芳琳,自己已经答应结婚了,还非要搞成这样吗?

    “妈妈,报纸的事是不是您的杰作?”电话接通后秦炎离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也只是跟朋友聊天时说了说,谁知道她们会把消息放出去呢,我也是刚知道。”吴芳琳故作无辜的说,自然是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如此才能断了秦炎离的念想。

    “妈,以后不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我不喜欢,我已经按您的要求去做了,能不能让我安静安静呢?就算我求您了。”秦炎离揉着眉心,日子一天天逼近,他是越来越烦躁。

    “知道了,这个怪妈妈,以后讲话会加倍小心的。”知道秦炎离是不甘不愿的态度,吴芳琳也不好跟他硬着来,回头婚礼上给你闹腾个啥,还不是丢的秦家的脸。

    “哥哥,有时间吗?一起喝一杯吧?”秦炎离又将电话打给了初稳,现在也只有他能懂自己的心了。

    “也好,正好我也有事要问你。”初稳回应着。

    今天的报纸初稳也看到了,这秦牧依依的事才过去多久啊,秦家就开始这么大肆的筹办婚礼,有没有考虑过秦牧依依亲属的心情?

    初稳一直没间断对秦牧依依的调查,但却没有一条可用的消息,但他能肯定一点,秦牧依依并没有坠崖,至于那个尸体已经被火化,因此已经无据可查,是不是真的秦牧依依,初稳觉得也是需要打一个问号了。

    初稳觉得倘若这一切真的都是吴芳琳操控的,那么她还真是个人物,可以计划的这么天衣无缝,他查了这么久都没查出一个头绪来。

    秦牧依依或许是真的没有死,只是,等初稳确认了这一点奔过去,秦牧依依却失踪了,然后便再无她的消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