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59章 我的公主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初稳的提议秦炎离选择了拒绝,他知道初稳的良苦用心,他是忙人,没理由占用人家太多的时间。

    “你能这样想我很开心,都说不了不要跟我客气,其实吧,我是假借陪你之名,给自己放个假而已,所以不要觉得是在占用我的时间。”初稳拍了拍秦炎离的肩。

    “我知道哥是为了我,今天也闹腾的差不多了,就到此为止吧,哥,还是要说声谢谢。”秦炎离很是诚恳的说。

    “既然你这么说,也好,我送你会回去,不管什么时候想喝酒了都可以找我。”听秦炎离这么一说,初稳点点头。

    “轩儿,你回来了?”看到秦炎离回来吴芳琳起身迎了过来。

    “爸怎么样了?”秦炎离看了吴芳琳一眼问道。

    “还记得问问你爸,我以为你心里只有那丫头呢,你爸还不是老样子,从早到晚一句话也不说。”吴芳琳一脸怨念的说。

    “我去看看他。”秦炎离道。

    吴芳琳点点头。

    刚吃过晚饭的秦玺城还没有睡,正靠在床背上翻看画册,秦炎离进来他连头也没抬一下,专注的盯着手里的东西。

    “爸,今天都做了些什么?”秦炎离紧挨着秦玺城坐在床边,在进来之前他努力的让自己的脸部线条变柔和一些。

    秦玺城无声。

    “爸,院子里的太阳花开了,娇艳的很,我记得您好像最喜欢太阳花。”秦炎离握住父亲的手。

    从秦炎离有记忆里,一楼的窗前就种了一大片的太阳花,秦玺城常给它们松土浇水,一到每年的夏天就娇艳的开放,秦玺城闲暇的时候就喜欢站在花前发上一会儿呆,那时出于好奇秦牧依依还问过秦玺城,为什么会喜欢花,还喜欢这种再普通不过的花,在她看来,男人多半都不喜欢花花草草的。

    当时秦玺城的回答是:因为它很顽强啊,即便经历了寒冷的冬季,来年依旧绚烂。

    于是包括吴芳琳在内,都以为秦玺城之所以喜欢太阳花,完全是因为它的顽强,从而用以激励自己,却没人知道,因为牧秋锦最爱太阳花,秦玺城喜欢完全是爱屋及乌,当然,自牧秋锦走了,这花也便成化成了思念。

    秦玺城依旧无声。

    “爸,您仔细看看,认真想想,看看有没有一点能想起我?”秦炎离扶住秦玺城的双肩,虽然他也知道有些事不能操之过急,但好几天过去了秦玺城却是一点起色都没有。

    “公主,公主去哪里了?”愣愣的看着秦炎离一会儿,秦玺城缓缓的开口。

    “公主?什么公主?”显然秦炎离一下子没懂秦玺城问的是什么,这里哪里有什么公主,难道他说的是画册里的人物。

    “公主,公主在哪里,在哪里。”秦玺城从画册里抽出一张照片递给秦炎离。

    “爸,您是在问你女儿是吗?爸,您记得她是吗?您记起她了是吗?”捏着手里的照片秦炎离问道,照片是秦玺城和秦牧依依的合影,那是秦牧依依大学毕业那天他为他们父女俩照的,也不知道秦玺城从哪里翻腾出来,秦玺城总算是有些记忆了,公主是他对秦牧依依的爱称。

    有一次当着吴芳琳的面,秦玺城喊秦牧依依我的公主,吴芳琳冲秦炎离撇嘴道:“你说你爸酸不酸,还我的公主。”那时秦炎离还开玩笑的说:“妈,您该不会吃醋了吧?”

    “公主,公主呢?我的公主呢?为什么不见我的公主......”秦玺城指着秦牧依依不停的问秦炎离。

    “爸,您的公主......”秦炎离不知道该怎么跟秦玺城说,现在他只记得她,倘若现在告诉他您的公主掉悬崖下面了,现在生死不知,如此是不是太残忍了。

    “她在哪里,在哪里?”秦玺城摇晃着秦炎离的胳膊。

    “她,她出远门了。”顿了顿秦炎离如是说,就先骗骗他好了,等他完全恢复了再告诉他真相好了。

    “坏丫头,出远门都不告诉我,看我还理不理你。”气呼呼的说完这话,秦玺城便又继续盯着手里的画册不出一声,完全视秦炎离为空气。

    “对,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没了人影,您老一定不要理她,不仅您不理他,我也不理她,您好说好不好?”秦炎离附和着,心莫名的又痛了一下,依依,你到底什么情况啊,走的那天你不是还打电话问爸爸的情况吗?现在爸爸唯一想起的人是你,但你人在哪里?你知道我和爸爸都很想你吗?

    “你是谁?怎么认识我家公主的?你要敢欺负我家公主,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听秦炎离这么一说,秦玺城扔下手中的画册,怒瞪着秦炎离,那感觉下一秒就要来掐他的脖子一样。

    “我是您,您女婿呀,也就是你家公主的爱人,难道您忘记了不成,爸,我可以郑重的向您保证,我可没欺负您家公主,都是她一直在欺负我。”秦炎离苦笑了一下道,好么,眼里只有他家公主,自己亲儿子都不记得,好在他还不至于吃醋,这要是给吴女士听到了怕是又要酸半天了。

    “我家公主才没你这样的爱人,你小子以后少给我招惹她,一看就不像好人,你走吧,我要睡觉了,看到你心烦。”秦玺城来个直接逐客,说完便躺倒在床上以背相对。

    “行行行,我走,您老睡个好觉,我不招惹她,不招惹她还不行吗,让她永远做您的公主。”秦炎离摇摇头,竟然遭自己的亲生父亲嫌弃,他怎么就不像好人了?还真是宠女狂魔,想到秦牧依依,秦炎离的眼神暗了又暗,怎么走着走着就成了这样?说好的美好的结局呢?

    从秦玺城的房间出来,吴芳琳正独自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了,看那样子应该是在等他。

    “妈,找我有事吗?”犹豫了一下秦炎离抬步向前,他多少也猜出吴芳琳找他无非是关于那个骨灰盒如何处理的事,是啊,这也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事。

    “和爸爸聊了一会儿?是不是还是一句话都不说。”吴芳琳并没有直接切入话题,想到今天他激动的情绪,她在斟酌着该怎么把这事说出来,现在秦玺城什么都做不了,也不能太逼秦炎离,他性子爆,回头不好收尾。

    “是。”秦炎离点点头,本想告诉吴芳琳秦玺城有记忆了,但想到他只是记得秦牧依依,话到嘴边秦炎离又生生的咽了回去,免得吴芳琳不开心,毕竟他们才是最亲近的,可秦玺城最先记起的却不是她。

    “轩儿,妈妈能理解你的心情,可事情已经这样了,咱能不能面对现实呢?”吴芳琳看向秦炎离小心翼翼的说,那个东西总不能一直在家里放着吧,虽然里面只是一些香灰,但感觉总还是挺慎人的。

    “妈,您想要说什么不妨直说。”秦炎离看了吴芳琳一眼,现实是让他承认秦牧依依死了,可这个是他最不愿意承认的。

    “我是说关于那丫头的葬礼,你打算怎么处理?总不能一直就这么放着吧,倘若你不同意我也不好随便处置。”吴芳琳无奈的摇摇头。

    秦炎离走没多久尹伊秀便赶了来。

    “阿姨,听说依依姐死了,这是真的吗?太让人震惊了,我都不敢相信。”尹伊秀一把抓住吴芳琳的手急切的问道,虽然这样有点不厚道,但秦牧依依的死亡着实让她开心了一番,从此她和秦炎离的世界里再也没有她,想想就让人愉悦。

    “是的,没想到会成了这样。”吴芳琳点点头,即便是尹伊秀她也不会实情相告,这样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虽然很惋惜,但这也是命,阿姨也不要太难过,要注意你的身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告诉我,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在确认了秦牧依依当真是死了之后尹伊秀心里美滋滋的,但也不好表现出来,没办法,活着的人有几个是不自私的呢,没有了秦牧依依,她才能稳赢,才能没有障碍的幸福。

    “阿姨知道,谢谢你,伊秀啊,不要急,阿姨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这些天轩儿心情不好,你就先不要招惹他了,等过些天他慢慢的就接受了。”吴芳琳拉着尹伊秀的手交代着,现在秦炎离正是伤心的时候,回头尹伊秀去招惹他,只会落个不好的下场。

    什么都会输给时间,即便秦炎离再怎么爱秦牧依依,但现在她死了,他总不能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的人一辈子都单着吧,而且倘若他知道尹伊秀有了他的孩子,他不可能因为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连孩子也不要,因为吴芳琳根本就不担心秦炎离会不娶尹伊秀,所以这些天他要闹腾就随他闹腾,等时间差不多了,该干嘛还得干嘛。

    这个计划吴芳琳是早就盘算好,但一直放在心底,连尹伊秀都还没透露。

    “阿姨,我知道的,这些天我就乖乖的在家呆着,什么都不做,给离哥哥静一段时间。”尹伊秀不住的点头,她又不缺心眼儿,自然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招惹秦炎离,不然一准儿敲马腿儿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