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50章 这是被囚禁了不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觉得诡异,秦牧依依便想出去探个究竟,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打不开房门,是自己太笨还是这门有什么机关。

    秦牧依依对着门研究了半天也没发现机关在哪里,进来的霎那,她听到有落锁的声音,难道是被人从外面锁上了,好好的要上锁干吗,为什么这么多不可理解的行为?

    “请问外面有人吗?能帮我把门开一下吗?”秦牧依依用力敲击着门板,如果有人在应该会帮她开门的。

    但她接连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回应,除了她敲击门板的声音,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如死水般的沉寂,那个引领她们来的黑衣人呢?离开了不成?

    秦牧依依更用力的敲击门板,依旧寂静无声,怎么会这样?人都去哪儿了,黑衣人不在尚且可以理解,那吴芳琳呢?她又去了哪里?上个厕所也无需这么长的时间啊,何况她知道自己在这里等她,却迟迟不肯出现。

    好吧,这里本就安静的诡异,倘若外面没有人,就算是她把手敲破了也起不到任何作用,还是别费力气了,只能安静的等人来,最起码吴芳琳是会来的。

    如此一想,秦牧依依只好又坐回到沙发上,再继续翻阅杂志,这里除了一些中文杂志,还有一些中文书籍,不然她还真要无聊死。

    时间在一点点滑过,具体过去了多久秦牧依依也不知道,这里没有任何现实时间的东西,等待总是漫长的,她感觉仿佛过了一个实际那么久,门口依旧没有任何动静,难道他们忘了她的存在?他们忘了可以理解,那吴芳琳不该忘啊,在这里呆久了,便有了一种被囚牢笼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欢喜。

    放下书,看向四周,她这才注意到若大的房间却只有一扇极小的窗。

    秦牧依依端了板凳踩上去用力伸手才能够到窗棱,嗯,倘若楼下有人,她的呼唤他们应该听的到,这里是医院啊,总会有人经过的吧,只是,那窗如那门一样怎么推都推不开,好吧又是白费力气。

    在经历了两次失败,且迟迟没有人出现,秦牧依依有点不淡定了,为什么会有被囚禁的感觉?怀了难不成吴芳琳也被人囚禁了,所以才迟迟没有归来,倘若真的是那样的话她该怎么跟秦炎离交代啊,自己还真的是愚蠢,那时陪吴芳琳一直去好了,两个人在一起也有个伴。

    此刻的秦牧依依还在为吴芳琳担心,却不知道成了这样正是拜她所赐。

    当初黑衣人让她们交出包和手机想必就已经预谋好了,是自己没经验大意了,一直在秦炎离的护翼下,从没经过事的她,才没多个心眼儿,现在秦炎离不在,一切只能靠自己,不,他不能坐以待毙,得想想办法。

    秦牧依依正想着如何才能出去,却听到门口有动静,接着便听到开锁的声音,该是有人来了。

    有人来就好,但愿是她想多了,不管经历了怎样的假想和煎熬,只要结局是好的只要吴芳琳安然就行了,否则她真的无法面对秦玺城和秦炎离的。

    门自外面被推开,一个胖胖的皮肤黝黑的女子端了一个餐盘进来,旋即门便又自动关上,都等不及秦牧依依奔过去。

    “你是医生吗?”秦牧依依愣愣的看着端着餐盘的女子向自己靠近,她觉得自己的问话真的很幼稚,这一看就不是医生,但她还是存了一丝希望。

    “请用晚饭。”对方操着生硬的中文道,然后将餐盘放置在秦牧依依的面前,有点喂宠物的感觉。

    “我想知道和我一起来女士去了哪里,我要见她,所以我现在必须要出去。”秦牧依依起身,现在她哪里还有心情吃饭,来看病的,病没看也就算了,现在吴芳琳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自己还囚在这里出不去,等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活的,她需要搞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请用晚饭。”黑胖的女子面无表情的说,对于秦牧依依的问话置若罔闻。

    “你能不能告诉我和我一起来的女士在哪里,我现在要出去找她。”秦牧依依以为对方中文水平有限或许没听懂,便又扯着嗓子重复了一遍。

    “请用晚饭。”黑胖女子仿似机器人般重复了这句话。

    “我说了我要找人不要吃饭,你到底有没有听明白?”秦牧依依显得有些气恼,她发觉再好的脾气给她这么一来也淡定不了,现在是吃饭的时候吗?就算看不到吴芳琳,但要知道她的情况啊。

    “请用晚饭。”黑胖的女人一点都不为所动,依旧重复着这句话。

    “好吧,不怪你,是我的错。”秦牧依依无奈的摇头,看来对方只会说这一句,算了,难为她就是难为自己,于是秦牧依依走到门口,边说边比划,意思是让对方把门打开,她要出去,秦牧依依觉得自己的手势她应该看得懂。

    是,对方确实是看懂了她的手势,也明白了她要表达的意思,却并没有过来给她开门,而是站在原地做了一个动作,那就是摇头,然后又指了指餐盘里的饭道:“请用晚饭。”拒绝的很明显。

    秦牧依依发现自己都要给这四个字逼疯了,难道她没吃过饭嘛,非要一直强调吃饭这个字。

    “你好,饭等下我会吃,现在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开下门,我要出去找个人,我很担心她,我知道她没事就放心了。”秦牧依依放缓了语气,没办法,人在矮檐下不能不低头啊,或许自己态度好点她就会同意了呢。

    显然秦牧依依是想的美了,因为对方直接来了句:不能。冰冷的没有一丝的商量余地。

    要不要这么没人情味儿啊?帮帮她会死啊?秦牧依依兀自的翻翻眼。

    “好,我不出去也可以,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和我一起来的那位女士去了哪里?我只想知道她的情况。”见出去的想法落空,秦牧依依只好同她了解情况,或许她知道呢,只要吴芳琳安然,她多少也能放点心,看他们对自己的态度,想必也不会太为难吴芳琳的。

    秦牧依依天真的以为,自己担心吴芳琳,吴芳琳也同样担心她,唉,都是自己没用啊。

    她真的是把吴芳琳看的太高尚了,吴芳琳才不会担心,她都已经安排好,只等她在这里顺利的把孩子生出来,如此秦牧依依的任务也就完场了,至于她未来的路,那只能看她的运气了,A城将再不允许她的出现。

    “不能。”回答秦牧依依的便又是相同的两个字,冰冷的音调,让人有如入冰窟般。

    好么,请用晚饭那四个字是不说了,现在换这两个字了,要不要这么惜字如金啊?又要不要让人奔溃啊?

    “你除了会说请用晚饭和不能还能说点别的吗?你说的不累我听着都累。”秦牧依依气恼的瞪了对方一眼,这都什么事,好不容易等了一个能讲话的进来,却发现一点作用都没起,真是前所未有的挫败,这外国人还真难沟通,唾沫星子满天飞都没有一条能满足她。

    “我觉得你还是乖乖吃饭,不要白费力气,你将要在这里呆很久,不吃,饿的人只会是你。”黑胖的女子看了秦牧依依一眼,也不知道是同情她还是鄙视她,说了这样的一句。

    “呆很久?什么意思?”秦牧依依一脸愣然的看着对方,为什么她的话让她发毛,难道她真的被囚禁了,可是,为什么呀,她和这些人无冤无仇的他们凭什么囚禁自己,再说这里的医生不是吴芳琳的朋友介绍的吗,倘若她们有什么问题那她的朋友也脱不了干系不是。

    他们是为了什么,钱?倘若真的是为了钱,那必定会联系秦炎离,只要秦炎离知道他们的情况,那问题就好解决,但倘若不是为了钱呢?她除了一条命也实在没有什么可以给他们的了。

    “就是你理解的意思,如果你不想饿死就乖乖吃饭。”黑胖女子看了看她脸上露出不屑,好像秦牧依依的问话有多幼稚一样。

    “如果我不吃呢?”秦牧依依斜眼看着对方,她发现待真的确定自己或许被囚禁了,反而没有刚刚那般的心慌了,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心慌只会乱了她的思维,倘若真的被囚禁,那么她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出去,所以,她不能先乱了阵脚。

    “那随便你,如果你不想你的孩子因为你的拒食而胎死腹中,你想饿就饿着好了,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最终杀死他的人是你。”黑胖女子双收一摊,那意思是,你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替人办事而已。

    “孩子?什么孩子?胎死腹中又是什么意思?”秦牧依依皱眉,这个女人能的话怎么这么奇怪,搞得好像她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似的。

    黑胖女人的话让秦牧依依一脸的茫然,她就是想要孩子才来这里的,她是那么的喜欢孩子,谁知,不仅没见到医生,还搞的这么乌龙,最为关键的是现在吴芳琳还下落不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