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35章 意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及秦尹俩家的关系,秦玺城要求秦炎离对尹伊秀负责,各未婚嫁,凑在一起也合适,秦玺城逼婚,秦炎离自是不肯,于是便把秦牧依依扯了出来,听秦炎离说更该负责的是秦牧依依,一脸愣然的秦玺城不明白这和秦牧依依有什么关系。

    “好了好了,就是这么点事,还是我来处理吧,回头事情没处理好,你们两父子到先闹腾起来,笑话不笑话。”吴芳琳忙插嘴道,她只想借助秦玺城的威严来促成秦炎离和尹伊秀的婚事,但看这架势,倘若秦炎离一直扯着秦牧依依,想必秦玺城的天平定是会偏向她的,回头反而适得其反,毕竟秦玺城看秦牧依依看的很重,怎么舍得她委曲。

    “秦炎离,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负责,负什么责?你对那丫头做了什么?”秦玺城自然不会就此息鼓,只要和秦牧依依有关的他都很重视。

    要说秦玺城,业内的人士都知道在工作上属于拼命三郎的类型,其实,只有秦玺城自己知道,当初遵从父母的意愿娶吴芳琳为妻,为了忘记心底的哀痛,他只能用没日没夜的工作来麻痹自己。

    因着秦玺城的勤奋,秦氏不断的壮大,即便如今的秦氏已经成为行业的领头军,但秦玺城却丝毫也不懈怠,工作好像成了多年的习惯,也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能暂时忘记有牧秋锦这个人,正是他这种忘我工作的态度,使得他并不清楚秦牧依依和秦炎离的关系已经发展至深,更加不知道吴芳琳正想法设法将秦牧依依从自己的生活中拔出。

    虽然和吴芳琳并非是因爱结婚,但秦玺城却给了吴芳琳必要的尊重,他知道自己不是称职的丈夫,但却相信吴芳琳会是个持家的好女人,所以很放心的将内务交给吴芳琳处理,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孽情会连累到秦牧依依,自己给了她一个家,却未能许她一世的幸福。

    “哪有做什么,你儿子最擅长的就是惹是生非,好了,时间不早了,该去公司了,我帮你喊司机。”吴芳琳打着圆场,这事要是说起来如滔滔江水,回头那尹伊秀的事还不黄了,她可不想让自己的计划泡汤。

    “我在问他,你不要插嘴,你,把话给我说清楚。”秦玺城指着秦炎离道,既然说到了自然要搞个明白,上次秦炎离就胡言了一番,但秦玺城并未往心里去,今天又说到那丫头,他有必要把事情搞清楚。

    一旁的尹伊秀恨恨的看着三个人,什么情况,这正说着她的事呢怎么又扯到秦牧依依的身上了,那个人还真是有点阴魂不散。

    “是,早就想跟您老说清楚,但您老人家不愿意听不是,现在我就告诉您,我爱的人是秦牧依依,我要娶她,这也是我不能娶尹伊秀的原因,您老听明白没,您一直疼爱的女儿不就的将来就会成为您媳妇。”秦炎离大声的说,上次他要坦白来着,被秦牧依依一否认,秦玺城完全没当回事,现在索性说明白,如此他也就不会逼自己娶尹伊秀了。

    随着秦炎离话音的落下便听到啪的一声,秦炎离的脸上挨了秦玺城重重的一巴掌。

    “爸,你?”秦炎离一脸不解的看着秦玺城,原以为自己说出真相会获得他的应允,却不曾想换来的是这样一巴掌,而且用力之大,饶是他都有承受不住的感觉,立于原地的吴芳琳和尹伊秀也着实愣了神。

    “混账东西,既然你爱那丫头,又怎么做出这样的事,真是气死我了,看我不打死你。”说罢秦玺城冲上来又接连给了秦炎离几巴掌。

    “老秦啊,你这是干什么?”吴芳琳上前扯住秦玺城的手臂,她没想到秦玺城会动这么大的怒,而且她猜测不出,这是对她有利还是无利。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你爱上谁我不反对,但是让那丫头伤心就不行。”秦玺城怒意十足,曾经自己就辜负了牧秋锦,难道自己的儿子还要辜负她的女儿不成?倘若没有尹伊秀这件事怎么都好说,但现在事情发生了,而且以尹昊天的脾气,岂能容忍自己的女儿受这样的委曲,到时候依依那丫头该怎么办?

    “我们会结婚的。”秦炎离一脸笃定的说,在爱上的同时就下了长相厮守的心,现在也明了话,结婚便是迟早的事。

    秦炎离压根就没想过要娶尹伊秀,她愿意放弃固然好,不愿意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秦炎离并不介意成为别让眼中的渣男,只要在他爱的那个人眼里自己走够好就够了,他的余生又不是为别人活。

    “我看就等着发昏吧,要是让我知道你伤了那丫头的心,看我会不会要了你的命,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秦玺城恨恨的说。

    “我......爸......”秦炎离正准备解释,却见秦玺城直挺挺的向后仰躺下去,秦炎离一个箭步冲过去伸手抱住他的身体,庆幸没有摔地上,不然后果不敢想象,此时秦玺城的嘴角抽搐,身体也不停的抖动着。

    “老秦,你怎么了?”吴芳琳握着秦玺城的手,怎么会这样?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秦炎离冲着尹伊秀大声的吼着。

    此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尹伊秀颤巍巍的拿出手机,却发现只是简单的三个数字她都按不好。

    “把手机给我。”秦炎离喊道。

    救护车很快就一路鸣叫着驶了来。

    早上秦牧依依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秦炎离的手机,依旧是关机,奇怪了,若说昨晚手机没电关机了还可以理解,可这个时候他该起床了,怎么还是关机的状态呢,嗯,等迟些再打打看吧。

    端起水杯正准备喝一口,谁知手一滑,杯子直接落地,只听砰的一声响,玻璃杯瞬间四分五裂,那些碎片散落一地。

    秦牧依依兀自的摇摇头,自己还真是不小心,拿个杯子都拿不住,她低头去捡拾那些碎片,笨笨的她又被划破了手指,艳色的液体顺着手指低落到地板上。

    难怪秦炎离总说她笨,她确实是笨的可以,这样锋利的东西怎么能直接下手去拿呢,处理了伤口,收拾好地上的残骸,莫名的秦牧依依就觉得胸口空落落的感觉。

    都说女人容易伤春悲秋,可现在是夏天啊,好好的怎么就心情很低落呢?秦牧依依觉得自己是非常阳光的那种,即便被吴芳琳逼迫着却相亲,她也没有厌世的想法,可今天却是莫名的不安和失落。

    再度拨打秦炎离的手机依旧是关机中,这当真是奇怪的很。

    “怎么闷闷不乐?是出了什么事吗?”安媛熙很是关心的问道,难道真如她想的那样吴芳琳又使出了什么幺蛾子,就说那个女人没那么简单。

    “没事,就是觉得这里慌慌的。”秦牧依依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的位置道。

    “是不是婚前恐惧症啊?”安媛熙调笑着。

    “熙姐又在说笑了。”秦牧依依笑了笑。

    “吃五谷杂粮的人,怎么可能天天都阳光,偶尔的情绪低落也实属正常,这样好了,我来帮你做一下放松,很快便烦恼全无。”安媛熙道。

    “也好。”秦牧依依点点头,最近确实是顶了很大的压力,虽然吴芳琳答应了她和秦炎离的事,兴奋归兴奋,但要没负担那是假,毕竟吴芳琳不喜欢她,她之所以点头完全是因为秦炎离相胁的缘故,以后她要更努力的表现才行,自己能不能做到吴芳琳的满意是关键。

    想到以往的二十几年她是再怎么努力都换不来吴芳琳的喜爱,以后她能做到吗?只是想想就觉得头大。

    安媛熙在香薰炉里滴了两滴安神的精油,然后开始帮秦牧依依按摩,才二十几岁的年纪,双肩却异常的僵硬,可想而知她柔弱的双肩承受了太多本不该她承受的。

    “妞儿,你要记住你是女人。”安媛熙无声的叹息,当初觉得她是生在金窝里的人,有着别人无法齿及的优越感,接触了才知道,豪门深似海,人心更叵测,远不及普通人家的普通儿女来的幸福。

    她拥有了别人不能拥有的,同样也承受了别人无法承受的,出生决定了命运。

    “我一直记着呢。”秦牧依依笑嘻嘻的回应着,因为自己的爱情,安媛熙没少为她担心,如此厚重的友情何以为报,只愿她的余生能有多幸福就多幸福。

    “所以,只要想着自己就好,不用考虑太多,我们只活一次啊,而且还是有限的时间,如此没理由虐待自己的。”安媛熙摇头,这丫头太善良,善良的过了头。

    “我知道了熙姐,我会试着改变。”秦牧依依点点头,事实是多年之后她不是改变,而是直接蜕变。

    “但愿你不只是应付我。”安媛熙知道以她的性格多半不会有任何改变。

    在精油和安媛熙的按摩下,秦牧依依的身体放松下来,就在她的上下眼皮正准备重叠的时候,一旁的手机不停的喧嚣起来。

    秦牧依依悠的睁开眼,伸手拿过手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