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07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初稳以问秦炎离缘由相胁,秦牧依依只得对初稳吐露实情。

    秦牧依依酝酿了一番正准备开口告诉初稳,一旁的手机到先行闹腾起来,只是声音秦牧依依就知道打来电话的人是谁。

    速度还真是快,看来是已经知道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才会第一时间就敲了电话来。

    “看吧,看吧,这就是你阻扰的后果。”秦牧依依很是怨念的看了初稳一眼,拿起电话。

    “妈妈,有事吗?”秦牧依依小心翼翼的按下接听键,巴望着巴望着,还不是期待的样子,她能怎么办,她也很努力的了,事情眼看着就落成了,谁知道半路冒出一个初大帅哥来。

    “我在家等你,有话对你说。”吴芳琳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温度。

    “好的,我现在就回去。”秦牧依依诺诺的点头,心里早有个悲凉的声音再不断的吟唱。

    这样的事该如何跟吴芳琳解释呢?如此的巧她会不会认为是自己故意而为呢,但事实是她真的不知道会在这里遇到初稳,更加不知道初稳会来那样一通让人误会的话。

    秦牧依依知道初稳也是为了她好,并无恶意,毕竟他不知情。

    “哥哥,抱歉啊,我现在要回家。”秦牧依依边说边起身,吴芳琳的命令就如同圣旨,何况这件事确实是有点严重,吴芳琳要是不生气那到是奇怪了。

    “发生了什么事?我送你。”见秦牧依依一副紧张的样子初稳也跟着起身。

    “不用了,哥哥该是有约,你忙你的,我自己回去就可以。”秦牧依依道,显然初稳不可能是随便逛到这里的。

    “别??拢?惚任业脑蓟嶂匾??撸?湍慊厝ァ!背跷炔怕氏瘸?趴谧呷ァ

    秦牧依依知道初稳不是说着玩的,也就没有再反驳。

    “是不是那小子的母亲反对你们的婚事?不用否认,我知道一定是,这种戏码我见多了。”坐上车,初稳道。

    越是有家世背景的人,思想越迂腐,在婚姻里爱不该是最大吗,对于自己疼爱的人,他的快乐和幸福不该是最重要的吗?却是有很多人直接把名誉利益摆在里第一位。

    生在这样的家庭,不知道是该喜还是悲,你享受着普通人羡慕的优越感,却也要承担着普通人无法理解的家族责任。

    “哥哥,你这么厉害,以后不敢靠近你了,能不能也让我有点神秘感,这在你面前都成了透明的了。”秦牧依依笑着说,初稳当真是厉害,一语道破。

    “你不知道哥哥的眼睛就是x光啊,让所有阴暗无处遁形,所以别试图瞒着我什么。”初稳丝毫的也不谦虚。

    他常常就是这么高调的。

    “哥哥,有些事情你心里明白就行了,我不想搞得鸡飞狗跳的,就算我求哥哥了,好吗?”秦牧依依一脸乞求的看着初稳。

    秦牧依依并没有否认,初稳是聪明人,想瞒也不一定能瞒的了他。

    但别人不是她,无法理解她的心情,那种对吴芳琳警威到唯命是从的心情,就像那种,明知道是毒药,吃了就没命,但倘若是吴芳琳的交代,秦牧依依也会毫不犹豫的吞下去,有些症结是从小就养成了的。

    “那小子呢?吃闲饭的吗?就看着你一个人蹦?。”初稳的声音里透了不悦,身为男人倘若都无法保护自己的男人的话,那就根本不配男人这两个字。

    男人要如山一样的给心爱的女人依靠,有他在,女人只要想着如何微笑就好。

    “不能让他知道,哥哥也知道他的脾气,倘若他要是知道了,还不闹翻天,这不是我希望的样子,何况那是他的家人,我不想他因为我和家人决裂。”秦牧依依说的很认真。

    是,任何一个人在知道她的情况后,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两个人的事,不该由她一个人承担,或者更好的办法就是将这事直接交给男方。

    可以是可以,但倘若你真心爱一个,绝对不会存了威胁,是,为了他们的爱情,秦炎离一定会和吴芳琳闹腾,结果他们是可以在一起了,但这也意味着伤了吴芳琳的心。

    再怎么说他们都是母子,伤了自己的母亲,秦炎离又能开心到哪里,如此他们怎么能心无旁骛的相爱下去,与其是那样的结局,还不如自己承担。

    秦牧依依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和做法对不对,但她知道她必须要这么做。

    “也许你说的有道理,但以那小子的个性,怕是宁愿跟自己的母亲闹腾一番也不希望你做出这样的牺牲的,你以为你能轻松的嫁人?不是我打击你,绝无可能。”初稳道。

    远远的观望的爱情不是好的爱情,爱情就该是足够炽热的那种,即便最后都伤的体无完肤,也不会轻易松手的那种。

    事实初稳说的美错,倘若换做别人,或许会放秦牧依依走,但这个人是秦炎离,这种可能就为零,既然爱了,就做好一辈子相守的打算。

    “我真的结婚了,他还能将我怎样,难道还能逼着我离婚不成?”秦牧依依兀自的望着窗外,城市的街灯分外的妖娆,可惜,她的心已经一片死寂。

    “他不会逼你离婚,他会直接把对方杀了。”初稳道。

    “哥哥,你能不能别吓我,我心脏没你想的那么强健。”秦牧依依收回视线,将目光停留在初稳的身上。

    她想象不出秦炎离在知道她结婚了会是怎样的状态,但以她对他的了解,会一声不吭是不可能的,但闹腾跪闹腾,应该最终还是会选择默认,可初稳的话着实让她怕。

    以往只要自己和哪个男生走的比较近,他,轻则言语攻击,重则拳脚相向,别他欺负的男生可不在少数,也正是因为如此,围绕在秦牧依依身边的男人从多到少,从少到没。

    也就是秦炎离的霸道所为,使得秦牧依依在青春萌动到工作都没能谈一场恋爱。

    那时那些男人也只是表示一下友好,还没有更进一步,就已经被秦炎离修理,倘若她真的嫁人了,成为别的男人的女人,他是不是真的会如初稳说的那样?

    “我可不是吓唬你,你敢这么做,就要有足够的心里准备,倘若你不想他犯罪的话,最好掂量一下自己的行为。”初稳挑眉,当然他的话确实是掺了吓唬的成分,杀人是不会的了,打残的可能性比较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