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94章 花有花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确实因为自己的疏忽,驾驶员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关乎生命,所以即便对方的话说的有点难听,秦牧依依还是选择了息事宁人。

    秦牧依依想要息事宁人,但有人却不答应,不等对方重新发动车子,后面的车子直接撞了上来,而且是故意撞上来的。

    突然的状况,让秦牧依依有点不知所措,车子是因为她被逼停的,那这样的相撞会不会算是她的责任呢?就算自己走路没注意。

    因着秦牧依依的误闯,驾驶员本来就火气冲天,现在还被撞,脸都成紫茄了,于是打开车门直奔肇事车辆冲去。

    见这阵势,秦牧依依不知道是走还是留,走吧,会不会显得不道德?不走吧,倘若双方有什么肢体冲突,那她该怎么办,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也没想到事情会变复杂了。

    被撞的驾驶员用力的敲了敲肇事车辆的车窗,停顿了十几秒,车门才慢慢的打开,接着从里面缓缓的走出来一个戴墨镜的男子。

    “你是怎么开车的?眼瞎了不成?这么大的车子停在在这儿看不到啊?”被撞的车主指着肇事男子道。

    “我要是真眼瞎,你现在就到阎王那儿报道了,你该感谢我视力正常,让你还能有气说话。”秦炎离摘下墨镜,染了霜意的眸子瞪视着对方。

    “你什么,什么意思?”不知道是因为身高的劣势还是秦炎离本就迫人的气势,被撞的车主明显没有刚刚那一刻嚣张。

    欺软怕硬是多数人的“优点。”

    “意思就是,你-活-该。”秦炎离冷声的说,一个男人竟对女人大呼小叫,也配男人这两个字,何况那个女人还是他的,自己欺负可以,别人,门都没有。

    只是撞了一下他的车子,已经是很客气,若是搁在以往,怕是早打的他鼻青脸肿的了。

    “得,我认倒霉,我认倒霉还不行吗?”看着秦炎离眸中的阴冷,被撞的车主摇头道,被撞是小,回头惹上麻烦就没必要了,这碰到一个硬茬儿,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就当破财消灾好了。

    看到肇事的居然是秦炎离,秦牧依依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必须火速离开现场,给他发现就问题了。

    自己魂不守舍闯到马路中央,回头难免要被他教育一番,当然,这都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不能和他单独相处,于她而言现在的他是高危人物。

    如此想着秦牧依依不声不响的穿过马路,向对面走去,这车来人往的,想必秦炎离也不会注意到自己。

    果然是太天真,秦炎离之所以撞上前面那辆车,就是因为听到了驾驶员羞辱她的那些话,她却还天真的以为只是巧合,秦炎离并没有看到自己。

    “这是准备去哪儿?看到我招呼都不打也就算了,竟然还想溜之大吉,还真是有良心。”秦牧依依没走几步,头发就被扯住。

    “放开,这人来人往的像什么样子。”秦牧依依打落秦炎离的手,并故意板起脸,看这样子怕是想躲也躲不成了,当然,她也不会给他好脸色。

    “少废话,跟我上车,别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这几天你想蹦达也蹦达了,怎么着?还想蹦达出地球啊?觉得我太宠你?”秦炎离黑着脸。

    为了能和她一起出门,他比平时起的都早,却还是没有早过她,然后打她电话竟然不接,几个意思,想甩他怕是没那么轻松吧,他不是不清楚秦牧依依,所以压根就不相信什么倦了的说法,但具体是什么他又猜不出。

    秦牧依依到是很想蹦达出地球呢,如此也就一身轻松,这不是没那本事嘛。

    “秦炎离,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自以为是啊?你有你的想法,同样,我也我的选择,为什么你非要强迫我呢?何况这是在大马路上,还请你顾及一下彼此的面子,你走吧,我可以自己走的。”不想被围观,秦牧依依压低声音道。

    一直盼着能在太阳底下分享自己的爱情,现在是站在太阳底下了,却是承受分开之痛。

    “面子对我来说没有女人重要,女人都跑了,我还要面子干吗,说吧,是主动跟我走,还是被动的被我带走?哼,秦牧依依,我跟你说,还别刺激我,不然我可不管这是在哪里。”秦炎离冷哼一声。

    有问题,咱解决,有怨气,咱发泄,打骂任你挑,想要冷暴力那绝不不答应,秦炎离才不信爱说没就没了,当然,就算没了,他也要把她圈在她的世界里,就是这么霸道的,她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格。

    “你一定要如此吗?”秦牧依依瞪视着秦炎离,为什么每次都要是自己妥协,就不能让自己一次吗?

    “你也执意如此吗?”秦炎离回瞪着她,不要问我是不是如此,我会有什么表现全在于你的举动。

    “秦炎离,你就放过我不行吗?我真的倦了,我懒,我笨,我不喜欢折腾,我喜欢简单的生活,可你让我觉得累,求你了,放过我不行吗?我只是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仅此而已,你为什么就不能成全呢?”秦牧依依低声的恳求着。

    “少跟我说什么狗屁成全,开心一起开心,倘若下地狱那也一起,放过,不可能,别随便编一些我就会信,我只给你5秒的考虑时间,5秒后你便无权选择,你也知道我可是什么都做的出的。”秦炎离的声音异常的森冷,他在说这话时微眯了眼。

    女人还是那个女人,可感觉却变了,秦炎离甚至有点辨不出她说的是真心话还是违心的,女人的心何以变化的这么快?

    不都说是男人更喜新厌旧吗?怎么到他这里换了,他还一腔热情,她到说自己倦了,自己的表现就那么差?是,他缺少浪漫细胞,也罕有温润,但他整颗心装的都是她,为了她,他已经改变了很多。

    “你赢了,我上车,上车还不行吗,但是先说好了,直接送我去店里,我还有事。”秦牧依依气恼的说,她绝对相信秦炎离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人,到时候觉得丢人的怕是只有她了,

    “还算识相。”秦炎离睇了秦牧依依一眼,每次非要他说出发狠的话,才会乖乖的跟他走,早早的就点头不是很好。

    秦牧依依兀自的撇嘴,不成全行吗?回头会让她当街难看。

    “这是要去哪儿?不是说送我去店里的吗?你怎么不守信?”见路线不对,秦牧依依问道。

    “是你自说自话,我有点头吗?去哪儿?别问这么傻的问题,就算是天涯海角你也要陪我去,秦牧依依,你没的选择。”秦炎离嗔了她一眼,在家里她不给他机会,那只好找个地方喽,他们之间的事必须要说清楚。

    其实,又怎能说的不清,不是不爱,是有爱不能爱,秦牧依依必须武装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负心的人。

    “就不该信你。”秦牧依依气恼的说。

    “你不用信,跟着就好。”秦炎离的语调依旧没有转暖,他很讨厌现在的状态。

    秦牧依依何尝不讨厌,可讨厌又能如何,她真心没勇气违背吴芳琳的,何况,现在人在车上不跟着行吗?她总不能跳车吧,反正秦牧依依已经想好,不管秦炎离做什么说什么,只要她摆明立场不动摇就行了。

    又行驶了一段时间车子总算熄了火。

    “下车。”秦炎离看了秦牧依依一眼率先打开车门下了车。

    秦牧依依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下车,不然秦炎离也会把她扯下来,何苦呢。

    从车里下来,秦牧依依才注意到这是西郊的桃林,这个季节桃花开的正艳,放眼望过去,一片粉嫩的世界,空气中是淡淡的花香。

    “早就想带你来了。”秦炎离背对她而站,眼睛望着前面的桃林,他知道秦牧依依喜欢仙人掌和蓝玫瑰,也知道她最爱一片一片花红,更知道她喜欢这种粉嫩的感觉,,她说粉嫩,会让人想到美好。

    其实他对花没什么兴趣,觉得爱花很娘气,但他的女人喜欢,然后他便也强迫自己去喜欢,慢慢的到也觉得花儿确实有灵性。

    曾经秦牧依依对秦炎离说:有一个男人从来不懂得花前月下,却可以叫出许多花的名字,只是因为他的爱人喜花,于是他就记住了那些花名。

    那时秦牧依依还缠着他的脖子问:你会是为我记花名的人吗?

    当时他的回答是:我疯了不成。当然,他也就是故意这么说,只要她喜欢,他会去努力做成她需要的样子。

    因着秦炎离的这句话,秦牧依依一天都没搭理他,还说他是不能托付终身的人。

    “美是美啊,可惜花期很短。”秦牧依依淡淡的说。

    花是有花期的,开时潋滟,引人驻足,获得赞美,但谢败的样子总是让人心生厌恶,弃之不阅,盛开便也预示凋零。

    但好歹也潋滟过,可他们的爱情呢,一直偷偷摸摸的从不曾有潋滟的时候,本以为可以转正了,哪知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

    “如果将它们收入心底,那它们的花期便一直在。”秦炎离兀自的望着那片桃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