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93章 风是柔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牧依依正准备休息,便收到秦炎离的信息,看窗外?他在搞什么花样?

    顿了顿,秦牧依依还是走到窗前,伸手扯开窗帘,窗帘扯开的同时便见窗前垂了一只布偶,一副憨憨的姿态,玩偶的胸前挂了一个牌子:真的一点都不想我?字体苍劲有力,如此硬朗的笔锋,却是这样绵软的句子。

    秦牧依依愣愣的看着这几个字,想,怎么会不想,想的厉害,可想又有什么用,他们不能在一起这是事实,所有的想念也能是在无人的夜,而这想念也会成为安慰自己的一种形式。

    对于吴芳琳的要求秦牧依依没有勇气反驳,当然,她也不会反驳,她就如这个憨傻的玩偶,任由吴芳琳牵制,然后慢慢的让自己变得无心。

    无心也好,不烦不恼,万事皆空。

    很快又有一个布偶垂了下来:关于我们的爱,当真可以舍弃?后面跟了一连串的问号。

    不,不会舍弃,只是不得不放弃,而这放弃也只是表面的,她对他的爱不会有丝毫的改变,他已经占据了她整个心房,也从没有想要移除的想法。

    接着第三个布偶也垂了下来,赫然的三个大字:为什么?不再煽情,只剩质问,曾经的情浓意浓不是假的,可为什么说变就变?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你?

    是啊,为什么?秦牧依依也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吴芳琳会反对?为什么他们的爱没有出路?为什么她放不下?为什么秦炎离要纠缠?

    有谁能给她答案?

    第四个布偶紧跟着垂了下来:我爱你。这三个字印在一棵鲜红的心上。你在我心里,我在你眼里,可我们却不能相吻相拥。

    看着这三个字,秦牧依依的双眼顿时就湿润了,再怎么假装不在意,这三个字还是硬生生的砸在了心底,我爱你,太厚重的三个字。

    我的爱人,我的爱,我也是爱你的呢。只是,别试图动摇我。

    在泪光中窗前的玩偶变得模糊,然后模糊的景象竟然堆积成秦炎离的模样,他正深情的凝视她,该是有多想他才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无奈的扯了扯唇角。

    咚咚,咚咚,闷闷的敲击声,秦牧依依用力的抹了一把眼泪,循声望去,却见秦炎离倚在窗前,正在轻扣玻璃窗。

    刚刚没有看错,当真是是他。

    没做任何犹豫,秦牧依依伸手便去开窗,当伸出去的手碰到到金属搭扣时,金属的质感让秦牧依依猛的一惊,她这是要干什么呀?

    不,不该这样的,她已经答应了吴芳琳要以姐姐的姿态存在,这样的结果只会是纠缠不清,她必须要狠下心。

    如此一想,秦牧依依伸出的手直接扯住了窗帘,然后用力的合上,生生的将秦炎离阻隔在了窗帘和玻璃之外,泪如决了堤般。

    她不是坚强的人,尤其是面对自己的爱情,但她必须要学会坚强,毕竟孤军奋战的日子还在继续。

    秦牧依依抱膝蹲在地上,任由那咚咚之声响彻耳边,无视,无视,秦牧依依不停的提醒自己,终是怕惊扰到秦玺城和吴芳琳,秦炎离停止了敲玻璃的动作。

    秦牧依依甚至听到了他的叹息声,该是感叹她的无情。

    我的爱人,不要怪我狠心,既然要断就不要揪扯不清,我已经不再属于你,也希望你能快些认清这一点。

    本想好好的睡一觉的,这样闹腾一番又成了失眠的状态,闭眼,睁眼,再闭眼,再睁眼,反复不停的做着这两个动作,到最后秦牧依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合上一会儿眼。

    为了避免和秦炎离见面,也不想让吴芳琳看到自己的样子,天刚放亮秦牧依依就起来了,她认真梳洗了一番后便拎了包出门。

    四月的天气温度适宜,吹过来的风都是柔的。

    一身红衣,一顶遮阳帽,两条麻花辫,修长的身材,本以为是位青春洋溢的美少女,走进一看才知是奶奶级的人物。

    “阿姨,您很美。”也不知道是受什么驱使,秦牧依依竟忍不住靠了过去,秦牧依依真的觉得年龄也无法消减她本身的魅力

    “谢谢,姑娘,是有什么烦心事吗?”红衣奶奶面带微笑的看着她,岁月的痕迹刻在脸上,却只觉得可爱。

    “我的表现有这么明显?”秦牧依依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脸,她自恃自己没有带了愁容出门,这位奶奶又是如何看出来的呢?

    “脸上的快乐别人看的清楚,心里的苦痛又有谁看的到呢?我知道你有心事。”红衣奶奶点点头。

    “是啊。”秦牧依依点点头,奶奶说的很有道理,有谁知道她心里的苦呢?

    但,明明心里苦着,面上却要阳光着,因为我们活着多数不是为了自己。

    “有些事是必须要经历的,姑娘,祝你好运,断肠人在天涯啊。”最后低喃喃了这么一句,红衣奶奶兀自的摇摇头,然后离开。

    断肠人在天涯?看着红衣奶奶的背影,秦牧依依凝眉,是说她吗?

    不知道是纯属巧合,还是奶奶可以窥破先机,这句话最后还真是应验了。

    因着时间尚早,秦牧依依便漫无目定的走着,来来回回常走的路,原来也会有迷失的时候,此时的秦牧依依就发现不知身居何处了?

    “依依,你怎么在这儿?”秦牧依依正在努力的辨别方向,便听到有人唤她,转身便看到推着婴儿车的许娉婷,做了母亲的愈发的有韵味儿。

    “娉婷姐,真的是很久不见噢。”秦牧依依上前,看着婴儿车里的一团粉嫩,她忍不住俯身触了触孩子的小脸:“宝宝好漂亮啊,好羡慕你。”

    自离开乔其天的公司,除了婚礼的那天,秦牧依依便再没见过许娉婷,听说她回老家养胎去了,现在到是连娃娃都生了。

    “想不想自己也来一个?当真很可爱的。”看着车里的宝宝,许娉婷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幸福之色。

    “婷姐在说笑了,这个对我来还有些难度。”秦牧依依笑着说,还不知道会走怎样的路,孩子是可望不可即的。

    “你这么漂亮,又这么善良,难度何来,依依,真的很感激你,是你的成全才让我有了现在的生活。”许娉婷握着秦牧依依的手道。

    当初若不是她的退让和鼓励,她也不会勇敢的迈出去,若不迈出去,便不会有现在的一切。

    “和我无关,婷姐的幸福是自己争取来的。”看的出许娉婷很满意现在的婚姻生活,也是,像乔其天那样的人,本就是好丈夫的典范。

    “嗯,你也要幸福,不然,我都会觉得老天爷是瞎了眼。”许娉婷觉得好人就该有好报,像秦牧依依这么善良的人没理由不过上好生活。

    不过,老天爷当真是瞎了眼,才会让秦牧依依有爱不能爱,有家不能归,人生若浮萍。

    “谢谢娉婷姐,我一定会努力的寻找我的幸福。”秦牧依依用力的点点头,虽然不能和秦炎离长相厮守,但只要能看到他,能知道他的一切,她也就知足了。

    秦牧依依的要求当真不高,但就是这么不高的要求都无法得到满足,往后的很多年,她都无法和秦炎离相见。

    两个人正聊着,秦牧依依包里的手机开始闹腾个不停,见是秦炎离的电话,秦牧依依选择置之不理,必须要冷处理,只要她配合,事情就永无止境。

    铃声断了,但很快又叫嚣起来。

    “是男朋友吗?两个人闹矛盾了?我是不是有点八卦?呵呵,没办法,一个家庭主妇的无聊就体现在八卦上了。”许娉婷不好意思的笑笑。

    “是曾经的,现在没关系了。”秦牧依依到也没有否认,想必乔其天并没有将自己和秦炎离的关系告诉她,所以许娉婷才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抱歉,我不知道。”许娉婷很是歉疚的说。

    “没事的,谁还没有个前任啥的,嗯,时间不早了,我要去店里了,常联系噢,再见娉婷姐。”秦牧依依说罢摆摆手。

    “好的,常联系。”许娉婷也挥挥手。

    手机还在不停的叫嚣着,秦牧依依索性调成静音,虽然不停的提醒自己不用理会,不用理会,但心中还是烦躁的不行。

    不知道是因为红衣奶奶的那句话,还是因为许娉婷脸上荡漾的幸福,更或是这不停闹腾的手机,总之莫名的燥,于是她加快了脚底的步伐。

    “怎么?找死不成?你想死,但别拖累别人。”随着刹车声和谩骂声,一辆轿车险险的停在了秦牧依依的脚边,这时的秦牧依依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马路中央。

    “对不起,对不起。”秦牧依依退后几步,一脸歉意的说,这都什么事,爱情没了,难道连命也不想要了不成,当真是出息了。

    “不要以为生的美就无敌,阎王专收美女的,再这样下一个就是你。”对方恶毒的说。

    虽然这话听着极不顺耳,但毕竟是自己的错,秦牧依依也不好计较什么,确实,自己丢了命,还让对方摊上事也是该骂。

    秦牧依依不想计较,可有人不乐意,只听砰的一声响,后面的车子直接就撞了上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