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80章 我的爱情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想到自己对吴芳琳的承诺,秦牧依依不得不对秦炎离狠心,从此以后她必须要将自己的爱深埋心底?而且她必须要做到对秦炎离心硬如铁,谁知秦炎离不配合,于是秦牧依依忍不住对秦炎离吼了起来。

    臭小子,为什么纠缠?就不能按她说的做吗?如此她心里也好受些。

    “秦牧依依,说,吴女士都跟你说了什么?信不信我现在就去问她。”秦炎离黑了脸,秦牧依依的反常只说明一点,她和吴女士的谈话内容并没有实情相告。

    “倘若真的要有什么,我还会站在这里?都成事实妈妈还能怎样,总要给她一个适应的时间吧,你要是懂事就别去给她添堵,她需要安静,我也需要安静。”为了安抚秦炎离,秦牧依依顿时缓和了语气。

    “想着我你能静的下来?别让我知道你揣了事。”秦炎离伸手敲秦牧依依的脑袋,总感觉不对,但秦牧依依的话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漏洞。

    “是,我是揣了事,是谁信誓旦旦的说有惊喜,最后却变成惊吓,我的心脏不大,承受力不强,要是哪天傻了一定是你害得。”秦牧依依翻翻眼。

    “我也没见你聪明过啊,但我还不是一样迷你迷的要命。”秦炎离贴在秦牧依依的耳边轻轻的吹了口气。

    暖而痒的感觉险些让秦牧依依把控不住,妖孽,当真是妖孽,自己努力在装,让心变冷,他却煽起情来了。

    “此时不适合煽情,正恼着呢,让我安静安静行不行?要不是你信息有误,又怎么会有这样一出,真是丢死人了。”秦牧依依一脸怨念的看着秦炎离。

    对不起,我的爱人,原谅我,只能骗你。

    “确定真的没有瞒我什么?”秦炎离斜眼看着她,说的合情合理,可为什么就是有怪怪的感觉呢?

    “长这么大,我有骗过你什么吗?又能骗的了你什么吗?就算想我也要有胆儿才行,你的脾气比暴怒的狮子强不了多少,我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秦牧依依嗔了秦炎离一眼。

    以后后是怎样的局面秦牧依依无法得知,是不能会按既定的前行,是不是自己能掌控的局面,她就更加的不知道,她知道的就是,必须按吴芳琳要求的去做,没有选择。

    在爱情里,最大的悲哀不是不爱了,是有爱却不能爱。

    “还算有自知之明,行,今天就先放过你,明天我送你去美容院,终于可以在太阳下亲吻你了。”秦炎离俯身在秦牧依依的唇瓣上咬了一下,现在吴芳琳已经知道他们俩的事,就无需再遮遮掩掩。

    “太阳下?省省吧,我怕紫外线。”秦牧依依故意挪揄着,是啊,再好的爱情倘若不能晒在阳光下与人分享,就好似是没有名份的小三,挺不直脊背。

    只是啊,从此以后她不仅不能晒在阳光下,就是在黑暗中都不能再牵手了。

    “别胡思乱想,早些休息,要是想我了,就来找我,我随时等你扑来。”秦炎离弹了一下她的脑袋道。

    “知道了知道了,可真是??隆!鼻啬烈酪澜??瞥雒磐狻

    “一个人睡真的可以?没有我的手臂当枕头真的可以?没有我的怀抱听不到我的心跳真的可以?”秦炎离死皮赖脸的霸着门框挤眉弄眼的看着秦牧依依。

    “可以,可以,当真可以,我的床一直被你霸占,今晚终于可以想怎么睡就怎么睡了,让身体彻底解放,去啦,去啦。”秦牧依依继续轰赶政策。

    “冷血的家伙,我还以你会看我作用这么大的份上留我下来。”秦炎离瞪了秦牧依依一眼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

    是,我是想留下你,但情况不允许,为了让吴芳琳舒心,我只能伤你的心,但希望你知道,伤了你,我会比你伤的还重。

    门在关上的瞬间,秦牧依依的泪又不受控的淌下来,害怕秦炎离听到,她用力的憋着。

    怎么做?她该怎么做?今晚是先把秦炎离糊弄过去了,可明天呢?后天呢?大大后天呢?秦炎离那个人精可没那么好骗。

    吴芳琳说会尽快帮她安排相亲,并尽快办理婚事,如果可以,最好就是明天,她真的嫁了,她和秦炎离的纠结也就彻底结束了。

    当然,秦牧依依并不会知道,若是秦炎离不同意,她的婚根本就结不成。

    “小西......”蒙着被子,秦牧依依拨通了果小西的电话,不开心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他。

    “怎么了美人?感觉情绪不对呀,不要告诉我,你们家那位有外遇,我最讨厌这样的戏码,与其谈这个还不如谈谈我们的友情。”听筒里果小西挪揄着。

    “他要真的是有外遇到好了。”秦牧依依道,倘若秦炎离真的变心了,她会痛,但不会痛的纠结。

    “哼,一看就是被爱囚禁了的,说吧,什么事,捡重点。”果小西放下手中的设计稿,现在两个人都忙着自己的事业和爱情,见面和电话的时间当真是少了很多。

    “妈妈知道我们的事了。”说这话时,秦牧依依的眼泪又淌了下来。

    “太后知道了?为难你了?”果小西问道,他知道秦牧依依对吴芳琳的惧怕,也知道吴芳琳对秦牧依依的不喜,更加知道她对自己儿子的期望有多高。

    “小西,我们不能在一起了,再不能在一起了。”秦牧依依抽噎着,心痛,真的好痛。

    “美人,别急,别急,是怎么回事慢慢说,咱们一起想办法好不好?”贱秦牧依依哭泣,果小西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定是吴芳琳说了什么,不然秦牧依依也不会委屈成这样。

    在外人眼里,看到只是秦牧依依身份的光鲜,没人知道她活的有多小心翼翼,为了讨好吴芳琳她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吃喝站立行都规规矩矩的。

    当然,不管秦牧依依怎么努力却并未换来吴芳琳的疼爱,总是凉凉淡淡的,越是如此,秦牧依依越是在意吴芳琳的感受,好在秦玺城和秦炎离对她很好,不然他真会把她拐跑。

    “小西,没有办法,什么办法都没有,妈妈不同意,怎么都不同意,她要我相亲,让我嫁给其他人。”说这话时委屈的不行的秦牧依依哭的更欢,在果小西面前她从来都不隐瞒自己的情绪。

    “什么?你都和她儿子睡了,她还让你嫁给其他人,没人性,简直是没人性,不行,我必须要替你说句公道话,相爱怎么了?你哪点儿比人差了,秦炎离那小子怎么说?”果小西气呼呼的说。

    再不喜欢秦牧依依那也是自己养大的,再者说,要和她过一辈子的是秦炎离又不是她,不喜欢,分家好了,常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人还是自己的儿子,让秦牧依依嫁给别人的话怎么想的出来噢。

    “不能让他知道,不能让他知道的。”秦牧依依不停的摇头,这事要是让秦炎离知道了那还不闹个天翻地覆的,到时候他们母子有了嫌隙,那她的罪孽就更重了,所有的所有只能她一个人承担。

    “为什么不能让他知道?你们相爱,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你把事情从头到尾的根我陈述一遍,我看看能不能帮你。”见秦牧依依抽噎个不停,果小西也急的不成,都恨不能现在就冲过去。

    就算不能和吴芳琳理论,也可以给秦牧依依一个温暖的怀抱,但他也知道,冲过去也没用,根本就进不了秦家的宅子。

    于是秦牧依依便把整个过程陈述给果小西听,她知道谁都帮不了她。

    “太后这么做也太阴险了吧,知道驾驭不了自己的儿子,就给你施压,你缺心眼吗,为什么要答应她?”果小西气呼呼的说,这都什么事,都知道两个人相爱了,还硬要拆散。

    “不能拒绝的,她对我有恩,确实是我的错,我该一直坚守的,不该让这样的事发生。”秦牧依依道,倘若要求她的那个人是秦玺城或许她还会为自己辩驳,可换做是吴芳琳,她却只有点头的份儿。

    “她对你的恩,你可以换其他方式报答,不该是放弃你的爱情,大不了撕破脸。”果小西道。

    “那是我的母亲更是秦炎离的母亲,我怎么能那么做。”秦牧依依摇头。

    “你呀,就是太善良,我觉得秦炎离不会这么任你折腾的。”果小西也摇摇头,以后怕是有的闹腾了。

    第二天秦炎离醒的比以往都早,不是秦牧依依不习惯,反而是自己不适应的很,已经习惯了拥着秦牧依依入眠,怀中突然落空怎么都睡不着。

    床单成了他蹂躏的对象,翻过来滚过去,感觉到处都不舒服,几次都想冲去秦牧依依的房间,但最终都忍住了,答应了要给她安静一晚的,明天一定要找补回来。

    哼,看来自己睡一个床确实是舒坦的很,听着秦牧依依那边一点点动静都没有,秦炎离恨恨的想,继续在床单上发泄,如此折腾到后半夜才勉强闭上了眼。

    秦炎离跳下床便奔去秦牧依依的房间,趁着时间还早,搂着她再睡一会儿,门没锁,可床上却空无一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