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军政从来不可分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军政从来不可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有人都一下子愣住了,王元德抓着脑袋,指着北方的那一个马群,说道“不是在这里嘛,他是从阴山出发的,也是走的最慢的一路,毕竟是端了魏国的汗帐,阴山一带,相当于我们的建康,是拓跋魏国最为繁荣,富庶之地,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水草最为丰美之地,慕容麟之所以放弃追击拓跋?,转攻阴山,就是要得这些好处!”

  刘裕点了点头“所以,元德你的看法,就是慕容麟带了太多的战利品,离黄河也最远,所以走的最慢?”

  王仲德笑道“难道不是这样吗?兵棋上显示,他是拖在最后面的。”

  刘裕叹了口气“龄石,你也这样看吗?”

  朱龄石的眉头一皱“我也一直奇怪这点,慕容麟在突击阴山汗廷的时候,一日可是两百里的速度,别的燕军各部都在抢漠南各部牛羊丁口的时候,只有他是直捣汗廷,可是偏偏拓跋?又不在阴山,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从军事角度来说,拓跋?的军队并不在阴山一带,而其主要的部众,也在南下并州之前就转到漠北了,阴山不过是一片空地,最多打几个游荡到这里的仆从部落罢了,有何必要值得他这样大动干戈呢?”

  刘裕满意地点了点头“龄石,你终于想到这点了,不错不错。”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人群后方响起“因为,慕容麟看中的不是那些牛羊,马匹,丁口,他要的,就是阴山汗帐本身。”

  众人循声看去,不少人本能地掩住了鼻子,有人不满地嚷道“喂,到粪郎,你怎么来了?”

  刘裕站起身,只见一条三十多岁,孔武有力的汉子,穿着小兵的衣服,持着大戟,站在人群开外,他双眼一亮,此人正是当年在寿春时见过的老熟人,彭城民夫队长,到彦之是也。

  刘裕哈哈一笑,排开众人,走上前去,朱龄石的眉头一皱,在刘裕身边一边走一边低声道“师父,哦,不,刘大哥,这人可是个挑粪出身的杂役啊,前不久才提升为小兵,你这样对他,有损你的地位啊。”

  刘裕停下了脚步,指着到彦之,说道“龄石,当年在寿春的时候,你跟在我的身边,亲眼见过这位到兄弟是如何带着民夫的兄弟们奋战,保住城池的,一个人在世人眼中的地位,不应该由他的出身所决定,在我看来,到兄弟忠诚耿直,也颇有军事才华,绝不应该视为杂役,他现在和我们一样,都是大晋的将士,到粪郎这个称呼,我不想再听到。”

  周围的众人面露惭色,齐声行礼应诺,到彦之的眼中泪光闪闪“寄奴哥,还是你好,看得起我姓到的。”

  刘裕笑着拉住了到彦之的手“你以前挑过粪,我也挑过粪种田,不仅挑粪,还天天踩粪呢,我们都是农家子弟,至少祖辈也都务过农,没必要这样看不起别人,现在都是军士,就应该靠着军事的本事,比个高下。”

  有人不服气地说道“那还请到兄弟为我们展现一下军事才华吧,刘大哥这样看中你,你总得露两手给我们看看哪。”

  到彦之把手中的大戟递给了身边的一个同伴,走上前去,指着沙盘上阴山的方向,沉声道“慕容麟是慕容垂所有儿子中,最有野心的一个,也是对草原最熟悉的一个,听说这次拓跋?率兵援救慕容永,慕容麟明知其出兵,却不去攻击,以至让拓跋?全身而退,这说明两人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以慕容麟的王爷之尊,断然不会为了一个敌国君王而给自己惹麻烦,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慕容麟想要的,不止是王位,兵权,而是燕国的皇帝之位。”

  此言一出,所有人脸色大变,王元德不信地摇着头“慕容垂早就立过太子了,就是慕容宝,怎么可能轮得到慕容麟?”

  王仲德也说到“就是,再说这个慕容麟以前和他母亲一起,在前燕的时候出卖过慕容垂,差点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还害得慕容垂最心爱的结发妻子大段氏也因此惨死狱中,慕容垂后来被迫投奔前秦,有国难回,就是给他害的,事后慕容垂虽然只杀了其母,饶了慕容麟一命,但也断然不可能把江山给他。他的所有儿子都有这个传位的可能,只有慕容麟没有!”

  朱龄石突然说道“二位王兄弟说的都很有道理,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慕容垂会给慕容麟重兵,让他多年来独当一面呢?”

  王元德的眉头一皱“那是因为慕容麟本身很有才华,尤其是将才,当年慕容垂围攻苻丕的邺城时,刘库仁派公孙表率军袭击慕容垂的幽州后方,燕军屡战屡败,几乎让慕容垂一度准备放弃围攻邺城,全力对付公孙表,最后还是慕容麟领兵相抗,打退了公孙表,机缘巧合,又适逢刘库仁遭遇叛乱,被手下所杀,从此慕容麟才有领兵的机会,但即使如此,也只是让他镇守北方,防备草原,象是在南方针对丁零,张愿的作战,仍然没他的份。”

  刘裕笑了起来“这就是了,慕容麟有才,不用可惜,但其性格狡诈,不可依赖,所以又不能重用,于是,慕容垂只能让他领兵来防守草原方向,直到上次,拓跋?建国之前,慕容麟领兵奔袭,本想一举将之消灭,结果却改变了主意,转而与拓跋?联盟,事后,慕容垂没有处罚他,而是加以提拔,让他总领北线一切军务,升为赵王,你们可知,这又是为何呢?”

  所有人都来了兴趣,看着刘裕的眼睛中,充满了求知的渴望,齐齐地拱手行礼道“愿听刘大哥指教。”

  刘裕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环视左右,他缓缓地说道“因为,拓跋?是盖世英豪,大漠苍狼,非慕容麟这头狡猾的豹子不能制。这二人如果互相牵制,则燕国北方无忧。退一步说,如果慕容农等其他儿子去北方建功,那可能会对慕容宝的太子之位形成威胁,只有让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即位的慕容麟去,才不会威胁到慕容宝,所以说,军事即政治,诸君需要牢记这点。”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