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素手匠心 > 第三百八十五章 雪芜归处(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雪芜明白祖父这番决定真心实意为自家好!他爹娘怎么扛得住伯忠的如潮汹涌的恨意?实在忍不住硬着头皮劝他:“爹,祖父与大伯说得有理——”

    “孽女!”程澶拂袖大骂,“都是你不中用,害得我丢尽脸面不说,现在还想毁我仕途?!”

    雪芜当即不敢吱声。

    老爷子气得白眉倒竖!老二怎么还看不不清形势?他的仕途已经让雪芜给毁得干净,知耻而退,总算还能给程家留点脸面!谁晓得他竟这般不知好歹!一时语气里俱是疲惫:“该说的我都说了。既然你一意孤行,随你吧!”

    当天夜里,在几名家丁的护送下,雪芜离开了京城。

    英国公府立即得到了通报。

    “想逃?”

    短短几日,伯忠的面颊削瘦,眼角眉稍满是戾气。

    “世子?要不要派人劫了她?”

    “不必!”伯忠唇角一挑,“自会有人替我先招待她的!”

    雪芜回乡的这一路,吃尽苦头!不时的遇上各种意外,马车就毁了两三回,又遇贼人劫道,简直步步惊心!雪芜担惊受怕,半路发起烧来!随行押送她的婆子没好气的帮她找了个大夫诊治,开了几剂药后,烧是退了,但雪芜那娇美的脸上竟长出无数脓包,流脓流血!历经月余才收口结疤!

    当她照着镜子,看着自己嫩白的肌肤竟变得坑坑洼洼,深深浅浅的斑痕彻底毁了她曾经无双的美貌,再也支持不住,在不断的尖叫声中疯狂的打砸着眼前的一切!

    她的美貌是她最大的倚仗,失去了倾城的容颜,她生不如死!

    两个婆子懒得劝她!心知必张伯忠报仇来着,还真狠心!猫捉老鼠戏弄了她们一路,最后来了招绝的!

    然而雪芜毕竟舍不得死!

    待她浑浑噩噩的抵达江西老宅时,已是个瘦骨嶙峋,相貌寻常的中年病妇。

    老家的人憨实。程老爷子交待,她是族中罪妇,无须优侍,和族里的普通妇人一般安置就好。族里的长辈便安排了间昏暗狭小的屋子,黄泥砌成的坑床,一袭旧棉胎的被子,入眼没一个完好无缺口的茶碗——两个婆子脚都没地放,雪芜竟然连眼皮子也没抬。

    摒着呼吸,一婆子幸灾乐祸的道:“大小姐,这屋子是破旧了些,但时至今日您也不能要求太多对吧?我们呢,已经将您安全送到老宅了。今后啊,您就好自为知吧!”

    扔下这句话,她们逃也似的离了小屋。到了外边,一个劲的深呼吸:“可是出来了,憋得我哟!”那屋子里一股酸臭味,也亏雪芜没有夺路而逃!

    程雪芜面无表情的关紧了房门,打开自己唯一一只箱笼,摸了摸两件旧棉衣,感受到里头的银票和金银锭子还在,脸上微露出一点笑意。这是她经年的积蓄,数额不小!足以她在这种乡下地方,偷偷摸摸的过上不那么苦的日子。

    她想到方才族里的七老太爷分了她两亩水田,也不指望她明日就跟着下田种地,先挂在祖父的二弟家,让他们帮着种起来,到时候两家收分成,不至于饿死她。但是,从明儿个起,二爷爷家的三个媳妇,要带着她养鸡喂猪,割草烧饭,做一个真正的农家女了!

    雪芜摸着面颊,脸毁了,她还有其他本事!就凭她,还搞不定区区的农妇?只要给她机会,她必能逃出生天!

    察言观色能说会道,姿态放得极低的雪芜果然如期收拢了身边的人,个个对她怜惜有加。但她得意了没多久就发现,是该她做的活计,一件也逃不掉!每天从早忙到晚,哪怕腰抬不起来,也得扛着猪食把族学里的猪给喂饱了!

    仿佛收到过警告,族里没有人再会对她的娇弱无助施与同情。不到半年,她的肩膀厚了,腰板粗了,肌肤失去了光彩,乌发起毛,手指粗糙,指甲里的脏物怎么也清洗不干净!她惊恐的发现,再不用多久,自己就要和村里的普通村妇没多少区别了!

    好在,她终于发现了合适的目标!

    族学里的老秀才姓黄,有个年方十六的小儿子,长相清秀可人。偶尔见到自己干活时,露出了怜悯的神色。

    当他无意间发现,这个农妇竟然饱读诗书,出口成章,是只落难的凤凰时,震惊得无以复加!

    雪芜只是凭直觉,先行布下了一枚棋子。她坚信,这枚棋子很快就能发挥用处!

    因为她良好的劳作态度,七老太爷对她的管控渐渐有所放松,但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村里那些娶不上老婆的光棍,总爱在她面前晃荡!虽然不敢动手动脚,但想到他们的意图,雪芜便全身打战!好在她的身边有七老太爷安排的人盯着,让那些人无从下手。可从二爷爷家的几个嫂子那儿打听到,还真有不少人想娶她做老婆呢!虽然脸上长了许多麻子,但并不影响其他用处不是?

    嫁一个泥腿子,三年抱两?

    雪芜冷笑!祖母的惩罚,果然诛心!

    她本想过个两三年,等京城里的人忘记了自己后,再作打算,可现今这情形,程家是真要让她一辈子就做个农妇了!

    好在春雷过后,竟让她发现了一线生机!

    开春时,附近野山林里密密麻麻的春笋、各种珍贵的菌子是村民难得的赚钱机会。今年第一场春雨后,村里的妇人孩子个个背着竹蒌天才亮就已经在山里挖笋了!

    雪芜混在村民中,她已经能够熟练的使用各种小农具,一把铲刀飞快的刨去泥土,挑出只嫩笋,扔进背后的箩筐内。

    一连五日,随着挖笋采菌,不动声色间雪芜已经将这坐山林外缘大致的情况摸了个遍,又从村民口中打探了些地形。仗着她过人的记忆力,回去用木炭画了图形。傍晚去族学喂猪时,偷偷将一张布条压在了一块石头缝里。

    又过了几日,她穿上箱笼里那件厚实的棉衣,再套了件破旧的外衫,背着竹篓继续上山挖笋。与村民说笑间,她渐渐的进入密林深处,身边的越来越少,她的步子越来越快。直到她寻到一座断崖前——她回顾四周,只闻风声。

    放下竹蒌,从里取出只半旧不新的布鞋,扔在了崖边。又用力扯下裙子上一块布往崖下一抛,看着它挂在崖上斜出的树枝上!随后,她挑了块大石,费尽力气扔落山崖,同时发出惨叫:“啊——”

    在尖叫声引来村民之前,她飞快的逃进了山林深处!村里猎户的媳妇说了,里面有好几处木屋是猎户歇脚用的!她只要躲上一两日,便能重获新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