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女巫祖 > 第六百二十章 超级领地对干之领地出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尸娘子手中存在着上万的不死大军。25shu网

    人们在听到那日日游荡于街道的尸娘子成为守护者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心想,领主如此做那尸娘子必然是有其特殊能力的吧。

    自从尸娘子与虫瓢出现后,困木的精神是一日比一日好。

    一人一虫之间的相处倒是很和谐。

    这一日,困木被干支之叫到了身旁,询问他这段时间以来对于自身能力的运用有何进展。

    干支之言明。‘

    “你身上的力量是一种很可怕的力量,若是将其彻底挖掘出来,你的实力将深不可测。”困木听闻很是高兴,碧绿的眼睛温润如春风。

    “谢主子。”

    “谢我作甚,我说的不过是实话。等你将潜能彻底发觉出来的那一天,你更应该感谢的是你自己。”

    干支之似是不经意间的说道“要知道自身的强大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出身,样貌,非议。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

    “只要强大,你就会是真理。”

    干支之不知困木是怎么想的,但是从那后困木就像是疯了一般的修行。与林郎凑到了一块。

    至于为何两人凑到了一块。

    听说林郎是想利用困木的特殊能力来锻炼自己的身体机能。

    他觉的也许以后会再次碰到有如此技能的人,或者会陷入如此恶劣的环境。到时候巫力没有任何的作用,就只剩下肉体。

    他要将修士的技能再次拿出来,他还要去请教青峰战斗技巧。

    青峰的就是修士中最厉害的剑者。

    就像监狱中振奋人心的激情演讲,还有日常的心灵鸡汤。对于内心心存意志的人来说,会结结实实的听到心内,并且成为心中的力量。

    这个时代言语道理更容易成为心中的力量。

    困木在尸娘子的身上找到了他所看到的共性,但是困木还不是适合出去的时候。

    因为在外界人的眼中,尸娘子虽然是异类,但是是那使劲把心压一压就能接受的存在。而困木他的外表太过独特,是人们所不能接受的。

    干支之不怕人们会因此攻击领主府邸,攻击她。

    她怕的是困木的心再次因为现实而出现裂缝。

    唯有强大后,才会真正的无所畏惧,这是困木当前的枯木所需要做的。

    到时候她会安排合适的场合,合适的暗哨,黑市的扮演者,合适的鼓动着。引导人们的言语流向,引导困木一步步走出内心的困笼。

    力量不该局限于身体。网身体不过是皮囊。

    正如联觉告诉她的,灵魂才是最重要的内在。

    联觉也同样告诉干支之让她去寻找增强灵魂力量的巫法,但是幸运的是,干支之早在最初的时候就已经找到了。

    她的巫法便是吞噬他人的灵魂。

    就如复生傀儡的夺取。

    必有报应。

    她想,这也许本就是她的归宿,是她的路,也是她的机缘。

    夺取,不惜一切。

    吸收完百万灵魂后,她能感受到她的灵魂变的更为的强大。

    白色的薄膜在瞬间笼罩整个干之领地。

    千里之外的荒郊野岭上交配的蟑螂,树叶上的水滴,土地下根系发出的饥渴的叫声,以及几里地之外客栈老板数银子的声音。

    还有不远处客房内林达善摇晃药剂发出的声音,与已经走到领主府门口的窃私领主……

    她收回神识“窃私领主又来了。”

    窃私领主正要让门口的黄水进去通报一声,就听到门内传出的声音。

    “进。”

    窃私领主讶异。

    干兄怎么知道他来了?他可还没说话呢。

    他心里不断的嘀咕,但还是想着正事,赶紧进去了。

    “干兄你不是一直让我帮你看着点上边几家的状况吗。我这已得到消息可就来给你说来了。”他一进来就讨功劳。

    “什么消息?”

    在窃私领主一进来的时候,门口的侍从已经布置好了酒案,并且上好了酒樽与酒水。

    窃私领主大步坐在酒案上,咂摸了一口酒水,漏出享受的模样后,这才开口。

    他正襟危坐“上边几家要对你出手了。”

    干支之表情未变“哦。”

    她也坐在酒案旁,给自己倒了一杯。

    窃私领主看见她这不急的样子,他有些着急。

    “你怎么不急,就不问问怎么对你动手?”

    干支之也咂摸了一口。似是在品尝酒水的味道,看到窃私领主头上都要冒烟了。

    她放下酒樽。

    “如今我是神选之子,他们为了家族也不会明面上对我出手。只能间接动手。”她一挑眉“这所谓的动手无非就那么几种手段。最常用的一种就是强权威胁小兵出动先探探情况。”

    “这小兵必然是要靠近敌军的才最好出手。大领主肯定是不会轻易被威胁,威胁过了过说不定就投靠我这个神选之子了。”

    “为防增大我这个敌人的势力……”

    “所以,这所谓的动手,大概就是怂恿我干之领地周边的小领主们对我动手。”

    窃私领主一下就不急了。

    他现在需要喝口酒压压惊。对面这人直接是成精了。

    他是能知道为啥这人能够悄无声息的将十六个领主给处理掉,而且在他都没有得到消息的情况下就将十六个领地给占完了。

    一句话她能给你猜出整个全过程。

    别人才想一件事情,对方已经快把你八辈祖宗给全猜出来了。

    窃私领主领主心想这奖励看来是要不到了,他还是下次再来吧。

    起身时他听到背后人说“下次说急事前先说事再品这美酒。”

    窃私领主身体一僵。

    他何其聪明,一下就知道对方内里的含义了。

    原来他进门时候的一系列动作已经表明了消息的急性还是慢性,重要还是不重要。

    若是非常紧急的事情,他该是先说话而不是先喝酒,然后利用喝酒的时间来吊对方的胃口。

    对方也因此猜出了他未说完的话。

    当真好厉害的心思。

    窃私领主心想,以后他若是想要隐藏什么,便是动作都不能随性而做了。

    如此厉害的同盟他这心还漂移不定个啥。那超级领地的竟然还想怂恿他当前进的小兵来进攻他干兄。

    他干兄这么厉害!

    呵——当他傻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