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女配修仙回来了 > 第一百九十章 人生难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符?之道若是彻底没落,那么相关修行人,还有什么前途归路?别看问心城、铁林城、万妖城城主们,并不是主修符?之道。他们的卓远见识,立刻想到了,若是天地间从此没有了符修,那么,不是他们乘机而起,霸占仙盟,而是被妖族吞并,落得被奴役的下场!

  谁也承受不住这个打击啊,谁没后代子孙,谁能眼睁睁看着孩子们这么凄惨?

  得做点什么!

  可是问题是,怎么做?要怎么做,才能逆转乾坤?

  “莫非,寒澈是为了提醒我们,才故意动用了几大宝镜?不然,何必引我们入局!平白增添难度!“

  许是女人的直觉敏锐,九尾动了动唇,似有不同看法——她怎么觉得,那镜外人目光纯粹,就是一门心思探究春熙在符母巨塔上做了什么。

  准确的说,是探究春熙,而非符母!不然,何必把重心放在春熙身上,过去那些为符母贡献过灵光的人,贡献的是什么灵光?对符母有什么影响?

  这也是影响符?之道的关键吧?怎么都一下概括,没有细文了?

  九尾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

  但寒澈、春熙,两个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人,怎么说服别人相信,寒澈是为了春熙才动用几大宝镜的?难道说,“未来他们会相识“。也许吧,可能是真的,但那都是之后的事情。

  相比于现在面临的符修危机,之前的解释更能让人信服——寒澈是为了大局,才故意如此!

  毕竟是关系天底下所有符修,也是关系天下大势,人族生死。个人的恩恩怨怨,都是小事。大家必须团结起来,应对这场从未出现过的危机。。

  九尾压下心思,随即发现自己身份微妙——身为半妖,本来就难以取得人族信任。靠着散漫性情,和长袖善舞才在几大仙城中如鱼得水。现在符修危机明显,此消彼长,若是仙道势力减弱,妖族势力大盛,她该偏向那一边?

  毫不犹豫,她选择了人族。

  “我愿留在浮空岛,一年四季观察变化!我想乾坤岛既然是符母的藏身之地,周围海域,以及岛上肯定有细微变化。有我在,至少能得到最确实的资料!“

  “你……“

  厉岫岩都沉吟了,没有立刻回应。

  九尾心中暗叹,面上却一副哀婉模样,“我已回不得上瑶岭了。那里不是我的家,反而有我的仇家。我回去,还得小心翼翼防范各处的明枪暗箭。

  再说,我这么多年,都生活在问心城、万妖城,我的朋友,我的家业都在这里,早就习惯这里的生活。若可以,我是希望一直维持现在的状态,直到那一天我归葬母神的怀抱。“

  这番话说得直白,差点就直接说她是半妖,为妖族效命又能得到什么?比得上她在仙城过的自由自在么?

  众人想起九尾的出身,知她在妖族有几个厉害的“姐妹“——纯血妖族,根本容不下九尾的存在。想来,她暂时也不会彻底倒向妖族。

  等哪一天,符母彻底消亡了,符?之道彻底消失,那又难说了。当然,那都是后话了,暂时不用忧虑。

  问心城厉岫岩、万妖城万林致、铁林城许铁耘、符仙门林圣智,以及归真派、八音阁等人结成了“自救自卫“同盟,除了今次参与的因果镜知晓隐秘的,不可与外人知道。

  同盟之后,第一个难题出现了,群龙不可无首!

  谁来当这个盟主?

  按道理来说,符仙门门主林圣智,最受符?之道变化影响,应该是恳切改变的。他当盟主,很有必要。只有他才能保证全心全意为符?之道投入!不计代价!

  但万妖城万林致立刻否决了,“怎么,觉得我们这种兼修的,不配为符?之道努力么?还是我们的心不诚?若是嫌弃,我们即刻退出,大家各自按自己的办法努力好了!“

  林圣智看出来了,他若是当这个盟主,只怕万林致不仅不会尽力,还是生出各种事端,扯后腿。只能主动退位让贤,表示自己无意。

  最后选出厉岫岩为盟主。他做事公允,且为人性格,深得众人信赖。

  寒?澄?泵酥鳌

  这就是背景关系了。旁的人,势力只在南域和几大仙城,寒?橙茨艿鞫?衿槭兰业陌荡αα俊??羰怯行枰?幕啊

  选出盟主之后,两人都表示,要为符?之道尽全力。

  若是别的,还有人会说两位盟主是姻亲关系,会不会暗中以公谋私之类。可这次的结盟,需要付出奉献多,收获获益很少。再说,就厉瑚瑛和寒澈两人……婚约能持续多久,还很难说。

  万妖城万林致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他之所以不让林圣智当盟主,当然有自己的原因。

  春熙,这个原以为是蚂蚁、虫子一样的小家伙,不知不觉,竟然能影响未来天下大势了。虽然不知未来的寒澈,是怎么知道春熙进入乾坤岛,还靠近了符母贡献过灵光,可春熙和万妖城有仇,这是世人皆知的啊!

  再者说,春熙是什么大度的人吗?听听因果镜中,她对思成说过的话,那是恨不得整个万家都去死的地步!

  万林致此刻的后悔,是之前还心慈手软了,顾忌太多,不然就算当着旁人的面又如何?直接取了春熙的性命,也省得未来诸多烦恼了!

  未来有机会,他一定不会优柔寡断……

  不要以为万林致公私部分,春熙以一己之力匡扶过符母虚影,挽救了岌岌可危的符?之道,他是感激。但感激和报仇,没有一点关系。感激的同时,他还是要杀掉春熙,以绝后患的!

  心思敏锐如厉岫岩、许铁耘等,都是知道始末的,大致猜到万林致的念头。但他们有不同看法。许铁耘觉得,春熙立下大功,值得赞赏。

  这份赞赏,值得帮她一两回。

  至于之后?那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这天下立过大功,有大功德的人多了,该死的时候还不是要死?况且春熙年纪轻轻,就透支了未来的灵光,想来将来成就有限,不值得和万林致翻脸……偏帮个一二次就够了。

  而厉岫岩想到的是他的女儿瑚瑛。

  他做事公允没错,但他也有自己的私心啊!

  他的私心就是女儿瑚瑛!偏偏瑚瑛很喜欢春熙,她们两个非常要好。以春熙的性格,也不会对没有任何威胁的瑚瑛怎样。所以,得好好培养春熙!帮她防着万林致的暗害!

  将来她出息了,关键时刻出手帮个瑚瑛一两次,他也就回本了!

  唯一担忧的,是她成长的速度太慢,比不上瑚瑛衰老的速度。那样,他可就是白费心机了!

  “不对啊,春熙为符母贡献了灵光,应该有所补偿吧?“

  逆转阴阳,最先看到的画面是,春熙已经巨塔虚影中出来了,面容苍白如雪,步伐踉踉跄跄,还受了冲击肺腑受伤,呕吐不已,痛苦的忍不住流泪。怎

  怎么看,也不想有所收获的样子?

  “我在她身后的衣袂看到了一抹彩虹的曦光。她应该去了天门。“

  登天门?

  天门在遥远的北域!距离乾坤岛足足有上万里!

  不过符母的话,眨眼之间送谁到万里之外,也是轻易而举的事情。

  旁人要拼命努力,九死一生的才能上去的天门,春熙不费吹灰之力,就上去转了一圈?诚然,让人羡慕忌惮,不过想想她为符母做出的贡献,也罢了!

  “就是不知道,她收获多少。“天门上,有无数创造了自己修法功诀的前辈高人,烙印上了独门绝学。后人若登上天门,若是有机缘就能得到数百年前,甚至上千年前的高人传授。

  当然,若是有人自信,能将自己的功诀烙在天门上,那么就会得到大量的功德,从根本上改变体质。

  想当初,袁圣音就是想凭“寒香界“烙印在天门上,从而改变自己衰老的身体,重得青春。

  “多或者少,就看她自己的机缘了!得的多,是她应得的。获得少,那也怪不了任何人。“

  不提长辈们的结盟和盘算,乾坤岛上,来参加这次寻幽探秘的年轻一代们,开开心心的围坐在一块,吃着烤鱼,喝着美酒,不亦乐乎。

  马上就要结束了,明日就是离岛之日。

  可以预测,有生之年能让所有人都聚在一块,几乎不可能了。那还不尽情喝酒欢唱?

  蒋玉笛和梁霄在遗迹中发现颇丰,且两人都不是吝啬之辈,主动公开了所得。其他人或多或少的,也透露了一部分。

  “看过了壁画,才知道剑门是后来居上,两千年前只有符修存在!“

  “何止啊。按壁画上的内容,连星门也是在一千五百年前传下来的。那位穿着神秘,看不清容貌的女子,不知是星门那一位先祖,浑身光耀闪闪,传下星辰之道,可谓功德无限!“

  “音门居然是八百年前传下的,难怪蜗居一角……“

  “阵修就更可怜了,五百年前只有几副图纸,是符修的辅助修行方法。还是最近三百多年,靠着齐风仙尊挑战诸仙门,以阵法伤了许多高手,才得以兴旺发达!“

  “若不进乾坤岛,我等一辈子也不知道这等隐秘啊!“

  年轻一代们,为知道历史的谜题,而欢快不已。八音阁的宁新池,虽然不大高兴别人提及音律之道的语气,仿佛落入下层似地,但对本身修行的音律之道多一分了解,他还是开心的。

  向天一也差不多,不过他的心态还好。在他看来,阵法之道只是从前没有大放异彩的机会,这才托齐风仙尊的东风。便是没有齐风仙尊,将来也会因为某人某事而席卷天下,让天下人都知道阵修的厉害!

  差不多所有失踪的弟子,都如数出现了。谈论着各自的收获,这是最后一日的和平时间。

  但是,还有两个人未出现。

  其中一个,就是让符仙门弟子无比担忧的春熙。

  她是第一个失踪,也是最后也不曾回来的。到底落入什么样的遗迹,什么时候能返回?若是超过明日,那海水退却,想要离开就得经过乾坤岛危险重重的外围,一个不小心,就是性命不保啊!

  蓝凤西齐光等人为她提着心。

  一夜篝火未熄。

  待到天亮,春熙还是没有回来。

  “怎么办?继续等,还是先走?“

  “你们先走一步,我随后——“

  “不必。我们先去第一个安全落脚点等,若是春熙能在海水退却之前到达,我们就乘坐千里舟离开。若是不能,等待也没意义了。“

  就凭他们几个的修为,还不可能度过乾坤岛的外围。

  那样的话,只有请师门前辈出手了。

  这一次,所有人都乘坐“白云符“低空飞行,看着海水涌动,清澈的能看到底下的建筑,心情比来时更为舒畅。

  “春熙还没回来吗?“

  “没有。“

  “哎,她到底怎么了?要不要给她发飞讯符。“

  “还用你说,我已经发了。“

  “那她怎么回的?“

  “她说她心情不好,找了个安静地方哭一会儿。哭完就出来,不会耽误离岛的时间。“

  “还心情不好?哭一会儿?“听到这句话的蓝琳儿气得扬了扬拳头,“等我见到她,看我怎么打击她!羞辱她!真是太可恶了!什么时候了,也不管别人担心不担心!“

  乾坤岛外围被海水包围,带来的不仅是仙盟弟子,原来妖族也虎视眈眈。

  曾经阻拦过千里舟的红泽海主,率领数百妖兵妖将,站在众人离岛的必经之路上。

  “呸!红泽海妖,你到底想干什么?知不知道,我们人族有一句俗语,好狗不挡道!“

  红泽海妖压根不理,只是朝人群中相貌并不出色,但气韵动人的藤子榆道,“还想见你哥哥吗?“

  藤子枫,就是除了春熙以外,另一个还未归队的。藤子榆早就惴惴不安,担心兄长出事。一听这话,立刻红了眼,

  “你对我兄长做了什么?“

  “他在乾坤岛内,我能对他做什么?“红泽海妖指了指海水和岛屿的相连部分,表示他没有过界。

  “我们妖族,不得命令,是不会踏足乾坤岛的。这是妖神令!谁也不敢违背。“

  “不过,不进入,不代表我们不知道岛上发生了!比如你哥哥……“红泽海妖咧开嘴大笑了一下。

  半空中结界裂缝撕开,被分尸的藤子枫落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