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四十九章:你是个天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石柱的残片散落遍地,圣女站在已断的石柱前,没因大主教死亡而喜悦,依然安静的站在那。

    通过圣女的治疗,以及饮下的恢复品,苏晓的伤势稳定了一些,这还不够,铁匠的战力很强,最起码也是不朽之人那一梯队,甚至可能比齐斯更强。

    考核任务的三天期限,苏晓准备用一天养伤,伤势大致恢复后,再开教堂的门。

    巴哈与布布汪正在教堂内侧寻找,看大主教是否留下有价值的物品。

    半小时后,布布汪与巴哈从长廊内走出,巴哈找到半截圣枪,布布汪找到一本破破烂烂的书籍。

    仅剩半截的圣枪,应该就是圣女的那把,前半截已不知哪去,剩余这后半截,圣女搂在怀中一会,就双手递给苏晓。

    “白夜大人,您比我更需要它,请让它继续战斗。”

    苏晓接过半截圣枪,看了眼圣女,圣女很少主动开口,可她心中却什么都懂。

    收起圣枪,苏晓打量手中的旧书,翻开后发现,这其实本笔记,拼接起来的日记,前几页的纸张很粗糙,到后面,纸张越发精良,上面记载着大主教的故事,以及厄运镇的变迁,内容为:

    霜月·末秋季:‘我果然是天才,高温会让水蒸发,很常见的现象,但我要称这种气体为‘热白流’,额,有些怪,或者叫‘热蒸’?好像是在烹饪食物,不如叫蒸汽?对,蒸汽,我果然是天才,哈哈。’

    银冬·初冬季:‘差点死掉,只差一点,就告别这个美丽的世界,蒸汽‘蓄压’后很危险,我把祖母的汤锅都炸到邻居家房顶,那上面……好像还有祖母的袜子,我到底做了什么。’

    银冬·中冬季:‘这就是代价,已经一个半月没吃到祖母做的土豆浓汤,汤锅被我炸飞了,我能感觉到弟弟妹妹们那哀怨的目光,会好起来的,有我在,一切都会好起来。’

    银冬·晚冬季:‘蒸汽取暖不可行,最开始的确很暖和,蒸汽散了后,比之前更冷了,祖母冻的流鼻涕,神灵保佑,希望她老人家别患病。’

    生春·复苏季:‘祖母不在了,瘟疫带走一切,收容院被隔离,又只剩我一个人,我可能也会死去,只能用麻布和灰炭记载这一切。’

    复仇季:‘瘟疫不是偶然,小镇是遭到袭击,我要加入救赎者教会,一定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用我发明的蒸汽爆炸,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复仇季:‘荒谬,神灵怎么会出现在小镇上,每次钻研蒸汽学,我都忍不住质疑神灵是什么东西,他,它们似乎是一些很丑陋,却强大的生物,为什么我不能成为神灵?还是算了,这想法和复活祖母一样荒谬。’

    灼夏·虫鸣季:‘太可怕了,那些人太可怕了,我,不敢去复仇。’

    杀戮季:‘强大终将强大,弱小只会遭到欺凌,我是约伯亚·萨狱克奥,今天,我的挚爱永远离我而去,神灵的救赎?可笑至极。’

    灼夏·虫鸣季:‘成功加入救赎者教会,真是丑恶的家伙们,原来神灵也有善与恶的区分,善良的女神已死,这些白痴居然信仰恶神,一种名为古神的恶神。’

    灼夏·虫鸣季:‘古神至高无上!’

    灼夏·虫鸣季:‘我或许应该做一名戏剧演员,那古神居然让我成为大主教,它活不了多久了,这是机会,取代它?还是算了,那太疯狂。’

    毁灭季:‘小镇有了新的称呼,厄运镇,就算是领主,也要跪扶在小镇外,期盼我见他一面,恶神已死,没什么能阻止它的力量蔓延,最近已经能感觉到,厄运镇正被剥离。’

    毁灭季:‘领主把他的女儿送来,她的眼睛和你真像,索娅,但她不是你,就凭这双眼,让她成为圣女好了,纯洁不容侵犯的圣女。’

    毁灭季:‘真是莫名其妙的传言,我居然被称为救赎者,阿鲁斯·莱克,齐斯尔曼,圣女,还有名铁匠,这些人的潜力不错,一对姐妹也勉强可以,就这些人吧。’

    毁灭季:‘我让小镇居民们看到了希望,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他们竟指责我,真是群可笑的……蚂蚁,奇怪,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怎么会把人比喻成蚂蚁,古神之力会侵蚀意识?我好像忘记了什么,那东西好像叫……蒸汽?大概是这个称呼吧,还有个称呼是,祖父?不对,应该是女性的称呼,算了,不重要的回忆。’

    毁灭季:‘我,既是神灵,但不够完美,那个叫奥卡兹的少年很有趣,计划就从他开始,外面的世界由你来掌控,奥卡兹,我允许你自称奥卡兹大帝,自傲吧,蚂蚁,你得到了神灵的认可。’

    毁灭季:‘圣女在哭喊,不愿接受洗礼,她满是泪水的眼睛看起来很熟悉,算了,一个工具而已,工具不能有力量,但是,为什么这双眼如此熟悉,身为神灵的我,居然感觉心脏在刺痛。’

    神灵季:‘只需等待,凡人对未知的好奇,是很容易利用的东西,先给他们秘纹,那些无用的蒸汽草图,几百年后再给他们,不过这是谁勾画的草图?印象中好像是名少年,他曾生活在收容院,还有个疼爱他的祖母,奇怪,一只蚂蚁的事,我居然记得这么清楚,不过我古神·约伯亚·萨狱克奥认可你,不知名字的少年,你是个天才。’

    日记到此为止,上面记载着一名少年如何成长,爱情、仇恨、权力,最终,成为半个古神,在那时,大主教忘记了曾经的挚爱,也忘记,那发明蒸汽学的少年,其实就是他自己。

    如果小镇没有古神降临,苏晓确信,这个世界的蒸汽科技水平会相当发达,甚至以超凡蒸汽代替电力、石油等能源,缔造一个绚烂至极的文明,大主教绝对是时代的引领者。

    将笔记烧毁,苏晓靠坐在墙边小憩,他要休息几小时,再将铁匠放进来。

    不知不觉间,苏晓睡去,当他醒来时,发现教堂内已被收拾干净,遍地的石块被重新拼接成石柱,大主教、齐斯、怨愤孤儿的尸体,也被安葬在祭坛正下方的洗礼池内,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融入池水中。

    活动左臂,肩膀处的伤势已经不痛,这时就算不能全力战斗,战略性撤退还是没问题的。

    在苏晓的示意下,阿姆撤去教堂门上的冰层,打开插锁后,开启教堂门。

    轰隆隆~

    两扇金属巨门缓缓开启,铁匠正站在门外,而在他身后,是堆积成山的尸体,全是被古神之力波动引来的怪物。

    滴答、滴答。

    黑红色血迹顺着铁匠的手滴落,他看了眼阿姆,就像教堂内走去,那双眸子已经不再浑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