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三三言情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十六章:线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www.33y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之前做什么了?对于银羽公爵遇害,我对此深表惋惜。”

  苏晓当然不会惋惜银羽公爵的死,在布布汪的监视下,至少有四伙刺杀者与这家伙有关,如果不尽快弄死这家伙,天知道后续还有多少刺杀者。

  “就算银羽公爵的事和你无关,你部下的士兵私闯帝国议会大殿,这里是圣城,轮不到伍弗的部队守卫这里,你部下的士兵和城卫军直接发生冲突,共九百人。”

  王女·沙耶托也知道深究银羽公爵那件事没用,所以她开始质问苏晓越权,如果这件事落实,足够她将苏晓赶出圣城。

  “九百名士兵和圣城护卫军发生冲突?有这种事?我只是让我的随身护卫带人进入议会大殿,至于你说的大规模冲突……”

  苏晓的话还没说完,嘈杂的喊声从大殿门外传来,一名护卫军快步跑到沙耶托身旁,低声与她说了什么。

  “让他,进来。”

  沙耶托此时的神情,似乎是随时准备扑上前,拧断苏晓的脖颈。

  一名身穿银色甲胄,满脸胡茬的男人走进大殿,他单膝跪在苏晓身侧。

  “大人,属下该死。”

  来人是位千夫长,帝国的军衔相对简单,统帅,军团长,万夫长,千夫长,百夫长,之后大队长,中队长,小队长等。

  “你做了什么?”

  “属下……率人和城卫军发生冲突。”

  “什么原因?”

  “昨晚,属下与亨廷顿军团长发生不快,我在城西被毒打了一顿,属下心中不平,所以今早……”

  单膝跪地的千夫长话还没说完,沙耶托就开口打断。

  “你扛得住吗,想好了再说。”

  沙耶托双手挽起头上的银发,扎起。

  “王女殿下,的确是我的个人原因,请赐罪。”

  “好。”

  沙耶托拔出腰间的细剑,抬步来带那名千夫长身前,突然间,她单手掐向那名军团长的后颈。

  沙耶托手中的绯红能量刚涌入那名千夫长体内,可谁想到,这千夫长的身体一软,居然瘫软下去。

  在沙耶托的命令下,医生立刻上前,正好有五名医生在场,他们在抢救银羽公爵无效的后,马上来抢救这名千夫长,得出的结果却让沙耶托很意外,这位千夫长居然是死于惊吓过度。

  一名曾在边塞驻守的千夫长,居然惊吓过度死了,用屁股想也知道其中有问题,但不容争辩的事实是,沙耶托捏住了这名千夫长的后颈,对方马上就死了。

  人在受到严重惊吓时,大脑会指令肾上腺分泌大量‘儿茶酚胺’,儿茶酚胺是种神经介质,包括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促使心跳突然加快,血压升高,心肌代谢的耗氧量急剧增加,过快的血液循环如洪水般冲击心脏,使心肌纤维撕裂,心脏出血,导致心跳骤停,致人死亡。

  如果沙耶托知道人为什么会吓死,她或许还有反驳的机会,这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沙耶托,你杀了我的人,他虽然会被判处死罪,但不应该由你来执行吧。”

  苏晓当然知道这名千夫长是怎么死的,作为回报,对方的长子会在伍弗手下做事,军队内的次子被委任万夫长,唯一的女儿与一名军团长的长子联姻。

  候选人中有三个,伍弗指名推荐这位千夫长,对方的肺部在前线被刺穿,最多活不过四十岁。

  “一个上过前线的千夫长,被我吓死了。”

  沙耶托低着头,肩膀轻颤,她在笑,笑的择人而噬。

  银羽公爵的尸体很快被送走,连同那名千夫长一同,这些都要经后续检查。

  从始至终,所有事看起来都和苏晓有关,可如果仔细调查会发现,这两人的死因,与苏晓没直接关系。

  苏晓与银羽公爵间,只是单方指认通奸,说诽谤?玛姬·维尔莉的确有孕在身,谁都不能断定孩子是银羽公爵的,但谁也拿不出证据说不是,毕竟常与玛姬·维尔莉接触的,只有少数几人。

  至于外面与圣城护卫军发生冲突的士兵,那名千夫长一个人抗了,这是个人恩怨,苏晓只是‘恰巧’让几名士兵带人进入议会大殿,这可以算是行为不当,但要定个什么罪名,这就不好办了。

  那些是苏晓的护卫,更要命的是,帝国议会大殿算不上官方部门,硬要定罪,最多算是擅闯王女·沙耶托的地产。

  寻常人这样做,的确吃不了兜着走,但苏晓也是王族,这就是另一回事,况且苏晓就在大殿内。

  议桌旁从五人减少到四人,布卢默始终在思考什么,王女·沙耶托则是盯着苏晓,看那目光,随时准备将苏晓擒住,至于小公爵,他自从看了那段影像就开始魂不守舍。

  “诸位,今天的议会要讨论什么?如果没其他事,我还要去调查是谁在暗中刺杀我。”

  苏晓满脸笑容的看着布卢默,这就是下一个,显然,银羽公爵不是那名违规者。

  “也不算是重要的事,银羽公爵治下的财政出了问题,现在…已经没必要讨论这件事。”

  布卢默心不在焉的开口,这老狐狸已经在考虑如何吞下银羽公爵名下的财产,银羽公爵手中没有兵权,但他掌握着很多资源,矿产、各类日常所需、金属等,都是由银羽公爵掌握。

  “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

  苏晓起身欲走,沙耶托突然开口说道:

  “银羽公爵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你,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相比布卢默,沙耶托的行事风格明显干脆很多,她被誉为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黑之王的夺权者。

  “……”

  苏晓没说话,只是向大殿外走去,沙耶托没再说什么,银羽公爵刚死,沙耶托的部下已经开始蚕食银羽公爵名下的财产,比老狐狸布卢默更快。

  四名夺权者不可能坦诚合作,毕竟王座只有一个。

  走出议会大殿,苏晓深吸了口气,虽说银羽公爵死的很干脆,但后续的报复绝不好应付。

  看到苏晓走出议会大殿,老神棍与佐斯等人迎上前,呆毛王不知何时也到了。

  “怎么样?”

  老神棍低声询问。

  “除掉了一个,银羽。”

  “这么快?”

  呆毛王也听到苏晓的话,明显有些意外,也不免好奇苏晓是如何在短时间内除掉名夺权者。

  “过程呢?”

  呆毛王话音刚落,就发现苏晓已经走出段距离。

  “剧情比较复杂,而且没字幕,不适合你观看。”

  苏晓看着自己的手心,在他手中,有一块缓缓消散的无色甲片,这东西的气息他有些熟悉,很可能是违规者留下。

  这东西,之前在小公爵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